第7章 虎扑体育cba|中国有限公司----漫游在影视世界(1/75)

虎扑体育cba|中国有限公司 !

她把头转向李大妈说:“我马上回来。不要告诉阮,漫游。”

“奶奶,漫游你要去见谁?”

“一个朋友。”江予菲没有多说什么。他打开后门坐了进去。

车子启动很快,不一会儿就走了一段距离。

“你带我去哪里?”江予菲问前排的人。

“我到了就知道。”米砂淡淡道。

江予菲的心里忐忑不安,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车停在一个偏僻的地方,那里只建了几栋别墅,是A市的新开发区,但是高层还没建起来。

江予菲不知道米砂带她来这里做什么。

米砂指着远处的一栋别墅说:“如果你看到它,萧郎就会被关在那里。”

江予菲看起来很惊讶:“你怎么知道?”

“你的行动都在我们的监视之下。我们知道什么?”

她说“你”...

“你是说,阮田零把他关起来了?”

“聪明。”

江予菲想辩护,但他不能辩护。

事实上,她也知道,萧郎很可能在阮天玲手里...

“想知道萧郎现在怎么样?”米砂转头问她,江予菲抿唇没说话。

前者递给她一台ipad,“自己找找。”

江予菲的视线落在屏幕上,一个房间的画面出现在屏幕上。房间里有一张床,一个人躺在床上...

那个人是萧郎。

江予菲拿起电脑,用复杂的眼神看着监控画面中的人。

她从来不知道有一天萧郎会变成这样...

他脸色苍白,瘦瘦的,好像只剩下骨头了。

令江予菲困惑的是他的眼睛被纱布包裹着。他的眼睛怎么了?他还戴着氧气面罩?

他怎么了?

米砂及时解释道:“他中毒了,眼睛、耳朵和喉咙都被毁了。现在他除了触摸再也感觉不到任何东西了。”

江予菲吃惊地抬起头:“你说什么?!"

米砂淡淡地笑了笑:“我说他现在又聋又瞎又哑。甚至很有可能连生命都难以保护。”

江予菲瞳孔微缩,心里的滋味很复杂。

“谁伤害了他?!"

“你还得问?”

“你是说阮天灵?!"江予菲冷笑道:“不可能,不是阮田零干的!”

“你很相信他。”

江予菲淡淡地说:“阮,不屑这样做。萧郎这样做不好。如果他讨厌他,可以直接杀了他,而不是用这种手段折磨他。是邱,只有他的才华喜欢用毒,喜欢折磨人!”

啪啪-

米砂赞赏掌声。“是的,裘一白做到了。可是现在,这个罪名只能落在严的头上了。”

“什么意思?”

米砂笑而不语,她的目光落在电脑屏幕上,江予菲紧随其后。

她看见两个黑衣保镖和盛迪一起进来,后者扑向萧郎,愤怒地咆哮道:“这是谁干的?!"

保镖没有出声,但盛迪转过头,凶狠地问道:“你对我的少爷做了什么?!"

“放心,他不会死的。只要你配合我们抓剩下的,我们少爷会治好他的身体。不然你就等着他收尸吧!”一名保镖冷冷说道。

祁瑞刚特意给她留了一个宽大的位置。

埃文在床中间。

埃文看着她,视世对她微笑,视世他的小手向她移动。

“你和我离婚了,我们不能睡在一起……”

“我没对你做什么。”齐瑞刚笑了。“你放心吧,孩子在这里。我还有这个名声。”

"为什么你不能出去把埃文从我身边抢走?"莫兰问他。

齐瑞刚好笑地问:“那你为什么和我抢埃文?”

“来睡觉吧。我知道你不能担心你的孩子。其实你不用防备我。”祁瑞刚突然轻声说道。

莫兰突然有点动摇。

祁瑞刚不再管她,自顾闭上眼睛睡觉。

莫兰很纠结。不知道该不该留下。实际上,她不应该留下来,但是她不能忍受埃文。

没人知道埃文对她有多重要。

埃文是她的命根子,一段时间见不到他,她会很想他。

就像她吸毒一样。她不能没有他...

莫兰站了一会儿,最后走过去,在埃文昏昏欲睡的视线下坐下。

她抬起手,抚摸着小家伙的头。埃文的手无意识地抓住她的袖子,然后他没有放手。

莫兰心软,最后妥协决定留下。

躺在床边,莫兰关掉灯,轻轻拥抱埃文,闭上眼睛,浅睡。

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祁瑞刚在黑暗中睁开眼睛...

那天晚上,祁瑞刚对她什么也没做。

莫兰睡得很香。当她睁开眼睛醒来时,床上只有她和埃文。齐瑞刚已经起身离开了。

不要一早醒来面对祁瑞刚,莫兰松了一口气。

但从那天晚上开始,祁瑞刚就光明正大的和莫兰睡在一起了。

虽然我什么都做不了,但能再和她睡一张床,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其实莫兰也意识到了她和祁瑞刚之间的变化。

这时候她才明白,自从给了祁瑞刚机会,祁瑞刚就像一股无孔不入的空气,慢慢渗透到她的生活中。

而她,在他不激烈的攻击下,也在慢慢让步,妥协。

比如他们晚上一起睡。

如果她不妥协,也许祁瑞刚会自动搬出她的卧室。因为她的妥协,祁瑞刚不但不会搬出去,反而待的更理直气壮。

莫兰悟出了一句名言。

有些事情一定不能妥协。一旦妥协,就没有原则了。

但现在她明白了这个道理,似乎有点晚了...

阮、的画家是中国著名的画家,他的名字叫吴洵。

他最擅长素描,尤其是毛笔素描。用毛笔笔画素描就像用铅笔画画一样。

莫兰很喜欢这个老师,因为每次他讲解,她受益匪浅。

让她佩服这个老师的是,他很年轻,才35岁。

“莫兰,你真的是绘画初学者吗?”吴迅看着莫兰的作品,惊讶地问她。

“是的,我学了一年多了。”莫兰点点头。

吴迅笑了笑:“你的画很好,漫游很有才华。”

莫兰总觉得自己很蠢,漫游很平庸,做什么都不顶尖。

这是第一次有人称赞她的才华。

她没有把吴迅的话当回事:“吴老师,要说才华,真的很有才华,我没有,我最多多花一点时间。”

吴洵看穿了她的心思,笑道:“琦君很有才华,你也不错。况且这个世界从来不缺人才,也不缺勤奋的人。你很勤奋,这是你的天赋。”

莫兰为自己的吹嘘感到尴尬,但他在绘画上更加努力。

因为吴迅说,如果她坚持学习,几年后一定会有所作为。

莫兰一生碌碌无为,渴望发光一次。

自从莫兰跟吴迅学画后,她每天的画画时间就延长了几个小时。

有时候,她太专注了,艾凡都忘不了。

以前齐瑞刚喜欢抢埃文,从而间接抢了莫兰的注意力。

现在他不用抢了。莫兰没时间带埃文。他正在照顾他。

莫兰的注意力大多花在绘画上,这让齐瑞刚很不开心。

“一朵破花,我看你画了好几遍,有必要反复重复吗?!"齐瑞刚抱着埃文站在她身后,语气不善。

莫兰被他打断,叹了口气:“你没注意到每一个都不一样吗?”

“没有发现。”

“那是因为你没有仔细看。这幅画我还没画完。别烦我。”莫兰继续画画。

齐瑞刚故意逗乐身后的埃文,埃文的笑声从未停止。

莫兰无法平静下来,不得不停止绘画。

祁瑞刚突然高兴地说,“艾凡已经好几天没出去了。我们带他出去走走吧。”

“你自己去吧!”莫兰有点不高兴,因为刚才祁瑞刚故意打扰她。

“你在过去的两天里把埃文留在外面了,你没注意到吗?”祁瑞刚指责说。

莫兰看着孩子。埃文看到她时笑了,但他似乎不那么依赖她了。

莫兰心里很痛。她似乎忽略了埃文。

齐瑞刚追求胜利:“要不我们出去吃饭,带艾凡出去走走?”

莫兰已经有罪了。听了他的提议,他自然没有拒绝。

祁瑞刚拿着它跟他们出去了。

莫兰坐在乘客座位上,埃文在她的怀里。当汽车驶近会展中心时,莫兰突然看到会展中心的高楼上有一张巨大的海报。

那是一张关于吴迅即将到来的艺术展的海报。

海报上,吴迅穿着黑色西装,一脸微笑,气质非凡。

“停”莫兰忙着出声。

祁瑞刚不明所以地停下车,莫兰摇下车窗,盯着海报。

祁瑞刚用她的视线。

“那是谁?!"他没有见过吴洵。

莫兰没有回头。“是吴先生。我没想到他会举办画展。”

能在城市会展中心举办艺术展,可见吴迅的知名度。

莫兰的眼里有几分羡慕和向往。

“现在教你画画的那个?”祁瑞刚问。

漫游在影视世界

“嗯。”

祁瑞刚眼睛一黑,视世以为吴迅是个老头!视世

谁能想到如此著名的画家如此年轻...

莫兰记下了展览的时间,决定来和她一起。

她回头爬上窗户:“走吧。”

祁瑞刚没说什么,继续开...

第二天,莫兰问吴迅关于展览的事情。

吴迅笑了笑,给了她一张准考证:“我就是想告诉你这个。如果有空,可以去看看。”

莫兰拿着准考证非常激动:“吴老师,我一定去!”

莫兰回家,午饭后对齐瑞刚说:“我明天要出去。你没事吧?”

齐瑞刚微微一愣:“你也要出去吗?”

“怎么,你在干什么?”莫兰比他更惊讶。

要知道这段时间,祁瑞刚可是天天闲着,刚才她只是随口一问,她一直认定祁瑞刚没事。

齐瑞刚点点头,“嗯,明天我有事要出去。你也要出去吗?去哪里?”

莫兰想,带孩子去看艺术展没关系...

“出去走走,我带埃文出去。”莫兰随口说了一句,没跟他说实话。

是她懒得说,不是不想说。

齐瑞刚微微垂下眼睛:“记得早点回来,不要去任何地方度假。”

"..."莫兰没有理会他的话。

把票放在床头柜上,莫兰去洗澡。

当她洗完澡出来时,她看到埃文独自坐在婴儿床里玩耍,她的嘴似乎在吃东西。

莫兰皱起眉头。祁瑞刚去哪里了?

她来到床边,发现埃文手里拿着一张皱巴巴的纸,缺了一个角落,好像被他吃了。

埃文,你在吃什么?莫兰破了口,把嘴里的纸拿出来,然后拿在手里的那部分。

展开纸张,莫兰看到是什么,立刻瞪大了眼睛。

埃文吃了吴迅给她的展览会入场券!

齐瑞刚从外面进来,莫兰生气地问:“你为什么把戏票给埃文?!"

齐瑞刚有点疑惑:“什么准考证?”

“我放在那里的一张票!”

齐瑞刚突然说:“哦,埃文想要,我没看就给他了。这只是一张入场券。再去买一个。”

吴迅的展览门票早就卖光了。她在哪里可以买到?

而且这个东西价值连城,根本不会有人转手。

莫兰怀疑祁瑞刚是故意的,但他不肯承认,她也没有证据。

“你去哪儿了?埃文为什么要一个人呆在房间里?”

“出去接个电话。我明天要带埃文出去,所以一个人出去。”

莫兰叹了口气:“为什么?”

齐瑞刚神色凝重:“父亲知道我离婚的事。我听说他派人带走了埃文。埃文和我在一起还是安全的。”

“他知道吗?”莫兰变了脸色。“他怎么知道的?”

“我和你离婚不是国家机密,迟早会被人发现的。估计是有人发现了,告诉他的。”

莫兰很紧张:“他真的会带上埃文吗?”

齐瑞刚郑重点头:“是的。”

墨兰想到了齐老人。他确实带走了埃文,漫游但也无视她的愿望...

“我明天不出去了!漫游我带孩子回家!”莫兰赶紧说,然后她就改了口。“不,埃文和我会和你一起出去。你要去哪里?”

“出去谈事情。”祁瑞刚没多说,莫兰也没多问。

祁瑞刚去哪里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和他在一起更安全。

那天晚上,莫兰打电话给吴迅,告诉他她明天不能去参观他的画展。她不停地向吴迅道歉。吴迅说没关系,反过来安慰她。莫兰并没有感到如此内疚。

虽然莫兰对自己不能去参加吴迅的画展很失望,但也没有埃文重要。如果埃文被带走了,她会谈什么生活...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莫兰带着艾凡,跟着齐瑞刚坐车离开。

齐瑞刚说了上次莫兰去度假的酒店的事情。

来到这个地方,莫兰有些怀疑地问齐瑞刚:“我怎么能在这里谈事情呢?”

“这里环境不错。”祁瑞刚只回答了她的一句话。

不管齐瑞刚为什么把谈论事情的地方放在这里,莫兰都没有多少好奇心。

毕竟她不太在乎原因。

齐瑞刚说他们来的有点早,客户还没到,就带着莫兰去附近散步玩耍。

上次莫兰来的时候,大致参观过这个地方,所以觉得没什么意思。

但是齐瑞刚提出玩快艇,莫兰就对它产生了兴趣,她从来没玩过。

穿上救生衣,莫兰抱着埃文,和齐瑞刚一起坐在快艇上。

齐瑞刚把快艇开稳了,速度也不算太快。莫兰和埃文一点也不害怕。

玩了一把快艇,齐瑞刚又带他们去吃海鲜。

他们吃饭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

“你想什么时候谈事情?”莫兰问祁瑞刚。

“两点。”

莫兰气结,既然两点左右,那他们为什么要一大早出去?!

齐瑞刚没等她按,就轻笑一声说:“反正我在家也没事,就想玩玩。上次不是说玩的不够开心吗?今天想玩什么就玩什么。”

正是因为她,他才特意把这个地方定在这里...

莫兰没有指责他什么。现在只有埃文的事情是大事,其他的都是小事。

祁瑞刚开了一个房间,在顶楼,是莫兰最后一次住的那个房间。

他对莫兰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莫兰装作一无所知。

因为时间还早,他们决定在房间里休息一下。

中午莫兰还在睡觉的时候,祁瑞刚起床了。

莫兰困惑地问他:“几点了?”

“快两点了,你睡吧,我下去。”

莫兰精神一振:“我们一起下去吧!”

她不敢和埃文单独呆在这里。祁老人在祁瑞刚不在的时候把孩子带走了怎么办?

祁瑞刚看出了她的心思,安慰她。

“应该没人打扰你,视世放心吧。”

“万一有人来呢?”莫兰问。

祁瑞刚不能告诉她。其实他暂时不会派人。他骗了她。

他想了一下,视世说:“好,你跟我下来。”

埃文还没醒。

莫兰抱着孩子和祁瑞刚一起下楼。

下楼时,祁瑞刚特意要了一个豪华包厢,点了一桌菜。没多久,他遇到的客户来了。

看到这个人是萧郎,莫兰很是错愕。

齐瑞刚笑着解释:“我打算在A市开发一个市场,肖先生也有意向,所以我们决定合作。”

然后他向萧郎解释说:“这个地方不错,所以我会顺便带莫兰和孩子们去玩。”

萧郎问他们:“你们要玩多久?”

“明天回去。”

萧郎想了想,说:“我也给明溪打个电话,正好大家一起玩。”

齐瑞刚很高兴:“那太好了。我们也有更多的时间来谈论事情。”

萧郎立即给李明熙打了电话。没多久,李明熙带着Jojo来了。

莫兰有些排斥,祁瑞刚在这里玩过。

但是李明熙和Jojo来了之后,她没有拒绝,在这里玩了一天也很开心。

萧郎和齐瑞刚谈事情的时候,莫兰和李明熙抱着孩子出去沙滩玩。

莫兰想,如果他们在人多的地方,齐老人是不会发现他们的。

正当他们舒舒服服地躺在沙滩椅上喝果汁时,莫兰看见两个黑衣男子戴着墨镜向他们走来。

戴墨镜的也不是普通游客。

莫兰看到他们径直朝他们走来,第一反应是齐大师派人去抓埃文!

莫兰立刻把埃文偷偷塞给李明熙,急切地对她说:“明熙姐姐,快带埃文去齐瑞刚。埃文的祖父已经派人去逮捕他了!我会阻止他们的!”

李明熙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她没有再问什么,立刻带着埃文和乔乔跑了。

她认为既然埃文的祖父来带走埃文,他们的目标就是埃文,莫兰应该没事。

所以她不在乎莫兰,一手抱着孩子飞快的跑着。

她想跑到一个拥挤的地方,然后打电话给萧郎。

但是抱着两个孩子,她根本跑不快。

在沙滩上跑步也不好。

李明熙跑了一段距离,突然脚下一绊。看到人要倒了,她的手立刻抓住了她和孩子。

“谢谢你……”李明熙抬头一看,吓得脸色发白。

这时,埃文在她的怀里被带走了!

李明熙突然尖叫起来:“把孩子还给我!”

“嘘!”站在她面前的男人伸出手指,压着她的嘴唇。

他戴着墨镜,嘴角翘起一个邪恶的弧度,脸色比正常人略显苍白。

而这个人,也就是李明熙以为自己已经出境,九天之内不会再出现。

龙九天抱住艾凡,轻轻掐着孩子脆弱的脖子:“我现在就想把这个孩子带走,要不要跟我走?”

漫游在影视世界

“当然,漫游这不是你的孩子。你可以无视他的死活。”龙笑了九天,漫游然后转身走开了。

李明熙想呼救,但龙久田被两个黑人保镖围住了。

他们的车就停在不远处,即使她现在呼救,也无济于事。

龙既然到了九天,就不怕鱼死网破。

李明熙最了解他的性格。因此,她不能呼救,只能跟着他离开。

李明熙平静地说:“等等,我和你一起去!”

莫兰想尽一切办法纠缠那两个黑衣保镖,但他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

那两个穿黑衣服的保镖一直都是冷着脸,但突然他们什么也没说就转身离开了。

莫兰·冷冷有点反应不过来。

她回头看了看李明熙,但没有看到他。她想,李明熙一定是回到酒店了,那两个黑衣人一定是因为觉得带艾凡走没有希望了才离开的。

但莫兰紧张地跑回来,希望埃文现在会安全。

推开阳台门,莫兰忽地走了进去。

萧郎和齐瑞刚还在聊里面的事情。

看到莫兰的神色,齐瑞刚皱起眉头:“怎么了?”

“明溪姐姐呢?”莫兰问。

这一次萧郎很紧张。“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他们没回来吗?!"莫兰突然变了脸色。“哦,不,他们一定是被带走了!”

“谁被绑架了?!"祁瑞刚和晓同时问她。

莫兰说了刚才发生的事情。萧郎一听,立即给李明熙打了电话,但李明熙的手机关机,我根本打不通。

齐瑞刚打电话到伦敦询问情况。他真的不顾他们的同意派人把埃文带走了吗?

但伦敦说,他从未送走任何人。

那么是谁带走了李明熙和埃文?

由于不是齐家动的手,怀疑那些人是冲着李明熙来的...

会不会是龙九天?

当初,在李明熙假死赴伦敦后,阮派人接近龙九天,暗中寻找他手中的证据和龙家的一些黑幕证据。

同时,萧泽新在给龙治疗九天的时候,也操纵了龙的身体九天,使得他总是在不知不觉中说出一些秘密。

后来,经过几个月的努力,他们终于找到了龙九天手里拿着的证据,也找到了很多龙家的证据。

萧郎得到这些东西后,他销毁了对他不利的证据,并用龙族的证据威胁他们。

当时,龙的九天身体需要最后的治疗才能完全恢复。

为了龙九天的健康,为了龙家的未来,龙家妥协了。

他们还承诺会退出官场,离开家乡,去外地生活,以后再也不回来。

当时龙族也许下了九天的诺言,龙族真的很快退出官场,离开了国家。

李明熙以为他们的恩怨就这样结束了,这辈子九天再也见不到龙了。

但她没想到龙久田居然回来了...

李明熙把Jojo抱在怀里,盯着旁边的龙看了九天。"现在我在你的车里,你可以给我埃文."

龙九天怀里的埃文在低声哭,视世孩子大概是吓坏了。

他冷冷一笑:“只要你配合,视世孩子就没事了。”

“那你到底想干什么?就说吧,别拐弯抹角了!”

龙敛去九天的笑容,神色突然变得阴霾。

“你伤害了我们龙家失去的一切,你认为我想对你做什么?!"他问尹稚。

李明熙不想再和他讲道理了。

龙家有今天,显然是自己造成的,根本不是她的错。

还有,龙族刚刚失势。这叫失去一切吗?

“我不知道你想对我做什么。”李明胜xi淡淡的说道。

龙九天勾着嘴唇笑了:“我要你的命!”

"...好吧,只要你放了这两个孩子,你就可以夺走我的生命。”

龙九天有点惊讶:“你不怕死吗?”

“那年我差点死掉。活这么多年是值得的。”

“现在你有了丈夫和孩子,我不相信你愿意去死。”

李明熙勾着嘴唇冷笑道:“你以为我是你,所以我怕死?是的,我不愿意死,但我别无选择,也不会怕死。”

龙九天微微勾着嘴唇:“很好,以后可以自己割。”

李明熙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儿,努力忍住眼里的泪水。

也许,这是她和女儿最后一次相处。

“我会自杀,但你要答应我放了这两个孩子,不要伤害他们。”

“我答应你!”龙满口答应了九天。

“谢谢你……”李明熙突然开口感谢他,龙族意外的看了她九天。

“如果你选择跟随我,就不会有今天。”他忍不住说。

李明熙仰起头:“你要是豁达一点,就不必是我,就不会有今天。”

“你以为我非得是你吗?”这条龙发出了9天的嘶嘶声。

“不是吗?不然你那么高,前途光明,为什么还要为我冒险?其实,李明熙算不了什么。你要是看不起我,那你就这么多年不睡觉了。”

“为什么你要为美好的一天寻找自己的惩罚?”

龙唇舔了九天,脸色越来越差。

“我知道你恨我,咽不下那口气。我会死,你以后也要放下这个恩怨。”

龙九天忍不住冷笑,又笑又不屑,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

当汽车到达目的地时,他让李明熙下车。

这里没有人,是有礁石的海边。

空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腥味。李明熙闻到这里的腥味,突然觉得恶心。

龙让她抱着两个孩子走到自己指定的位置,坚持九天,然后让她写遗书。

李明熙按照他的要求迅速写下了遗书。

遗书的内容大致是说,她的死与任何人无关,她只是不想活了,所以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她还在遗书中告诉萧郎要把孩子带大,好好生活。不要为她难过,做什么傻事。

写完遗书,龙将手枪扔给她九天。

“可以自杀。”

李明熙把两个孩子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放开这两个孩子,别伤害他们。”

漫游在影视世界

龙居高临下看了她九天:“放心吧,漫游我对他们没兴趣!漫游”

“我死了,你得想办法让人救他们。”李明熙又说。

龙九天点点头:“好的。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快说!”

“我无话可说,只希望下辈子再也见不到你!”李明熙眼睛里有颜色空洞,她握着手枪,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

龙看着她举起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打了九天。

他从李明熙的眼中看到了拒绝...

李明熙突然冲他笑了笑。这是一个不屈不挠、无悔的微笑。

李明熙无疑是漂亮的。她笑起来整张脸都很好看。起初,他被她的脸吸引住了。

后来因为她傲慢固执的性格,我不想让她走。

当时他就像着了魔一样想征服她。但是现在回想起来,他当时真的很伤心,很傻。

李明熙是对的。他那么高,什么都有。他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女人毁了一切?

龙久天突然觉得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真的不值得!

这个女人看不上他,他也该看不上!

“李明熙,这辈子真的很后悔遇见你!”龙突然说了九天。

李明熙准备扣动扳机。她愣了一下,笑了:“你,你!”

“你毁了我!”龙九天说。

“你也毁了我!”

“你不应该出现在我面前!”

“那是我的错吗?!我从来没勾搭过~引你!”

李明熙的话让龙久田有点想笑。“你这样长大,就是在勾搭我。”

“那是你的肤浅!当时我就想尽办法勾搭~要引肖骁,他没有勾搭!”

龙九天突然沉下脸:“所以你有罪,我要你拒绝,他不要你,你得倒着贴!”

“但我永远不会像你一样,因为我不能伤害对方。我比你更豁达,更潇洒,所以我现在很幸福,我拥有了一切。”

“如果你一辈子都是这样小心眼的性格。那就不要想着生活中的安逸!”

“你是在向我说教吗?!"龙九天冷声问道。

李明熙淡淡地笑了笑:“我就是想骂你,但是我教养很好,不会骂脏话。”

“为了你的死,我原谅你侮辱我。”

“你迟早也会死的。希望你死的时候不要太难过!”

龙九天不屑地不屑道:“说够了,那就去做!如果我不再犯,我不介意杀了他们第一个!”

李明熙的眼睛非常敏锐。她最后看了两个哭泣的孩子一眼,眼睛湿润了。

“妈妈……”Jojo突然给她打电话。

孩子平时爱叫爸爸,很少叫妈妈。当李明熙听到她的声音时,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完美。

她转身离开他们去看她自杀。

“快点!”龙严厉地催促了她九天。

“龙九天,我不恨你,你记得放开那两个孩子,我求你了……”李明熙闭上眼睛,两行泪水滑落在他的眼中。

再见,萧郎,再见,我的孩子...

李明熙握紧手中的枪,用力扣动扳机

萧郎迅速开车去了偏远的海边。

李明熙坐在公路的路边,视世怀里抱着两个小家伙。

汽车停下来之前,视世萧郎推开车门冲了上去。

“明溪,你没事吧?!"他蹲下身子,紧张地看着他们。

李明熙笑了:“我没事,孩子也没事。”

莫兰和祁瑞刚也冲了上来。

齐瑞刚拥抱了埃文。小家伙一看到他和莫兰,就泪流满面。

李明熙向他们道歉:“不好意思,孩子大概是害怕了,不过他没事,不用太担心。”

“明溪姐姐,你没事吧?”莫兰反过来关心地问她。

“我没事。”

萧确定他们都没事,一颗心落回原处。

他张开双臂,把妻子和女儿抱在怀里,突然他为自己的康复而激动。

很长一段时间,当所有人的情绪都平静下来后,萧郎放开了李明熙,问她怎么回事。

李明熙想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龙逼她自杀九天。她当时真的很绝望。她扣动扳机,以为自己会死。

结果手枪是空,没有子弹。

当时她就错愕了,让她错愕的是龙九天说的话。

他说他只想报复她,看她后悔痛哭。但她没有,她选择了从容自杀。

他还说,既然她选择了自杀,他的怒火就发泄出来了。

最后他淡淡地说:“我不恨你,以后也不会再见面了。”

然后龙带着他的人离开了九天。

当时的李明熙一瘸一拐的,但心情很放松。

因为困扰她多年的恶魔终于消失了...

李明熙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下,萧郎的脸色很阴沉。

虽然李明熙和他的孩子没有受伤,但他绝不会允许他们受到惊吓和委屈!

李明熙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想法。她握着他的手说,“萧郎,我们不要再追究过去了。重要的是我们以后都可以安安静静的生活,这就够了。”

萧郎明白她的意思,但他还是很不甘心:“明溪,他一次又一次伤害你,但我不能让他付出两次。你不觉得我没用吗?”

李明熙笑道:“你怎么能没用呢?你选择为我和我的孩子保密。我知道你不是一无是处,你只是做出了更好的选择。”

报仇雪恨的时候到了。真正能放下,开始新生活的人才是最聪明的。

萧郎早已辞掉工作,过着正常的生活。当他们与龙战斗九天时,他们将失去双方。

即使萧郎不甘心,李明熙也会想办法让他放下仇恨。

毕竟龙族已经被放倒九天了,他们真的不需要自找麻烦。

在李明熙被清理之后,萧郎也决定九天内不去麻烦龙族。本来他也打算在国外发展事业,然后偷偷让龙族破产,然后慢慢报复他们。

但是现在,他不想那么做了。

他只是想让妻子和女儿过得好,幸福地度过余生...

遇到了龙九天,大家都不忍心继续玩了,打算回家。

莫兰一路拥抱埃文,他无法停止死亡。

李明xi靠在他身后,漫游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种病不严重,漫游可以治愈."

江予菲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我也觉得可以治愈,但是能治愈多久呢?”

李明熙没有马上回答。

“这个病其实很难治,但是有一条捷径可以很快治好。”

“什么捷径?”

李明熙的脸色有些凝重:“听了你的分析,我觉得你父亲应该是被别人控制了。只有当他完成任务时,疾病才能完全治愈。这是捷径。”

“我听不懂你说的话。”江予菲很困惑。

李明熙说:“也就是说,你父亲不仅致幻,还被催眠了。那个人应该很会控制人的思想。他控制着你父亲的大脑,这让他深深的记住了几个任务。比如杀了你之后,你父亲的病就好了。这也是为什么,你父亲下手之后,就清醒了。”

“那么你是说,我父亲现在没事了?还是要彻底杀了我,他的病就好了?”

“我不知道,也许他已经好了,也许是致幻剂,让他还没康复。不过,他现在有意识了,应该不会再有问题了。”我不确定李明熙说了什么。

江予菲忍不住问:“我是说,如果,如果那个人只让我父亲完成杀死我的任务。他会敌视别人吗?”

“醒着的时候,不应该。”

“你确定?”

“我不知道。其实我只听说过这种催眠,从来没有亲眼见过。”

江予菲突然站了起来:“我明白了,谢谢你,表哥。”

说完,她向外面走去。

出了医院,江予菲站在下面的花园里,给她妈妈打电话。

“嘿,于飞,你爷爷身体怎么样?”南宫一接通月亮,就关切地问。

她的语气有些欢快,看起来心情不错。

江予菲笑着说:“爷爷需要休息几个月,但他是可以治愈的。妈妈,你在干什么?”

“我和你爸爸正在外面散步。这地方空氛围真好,风景也不错。”

南宫像月侧头和萧泽新对视一眼,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

萧泽欣也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江予菲的眼睛闪了一下:“妈妈,爸爸真的康复了吗?让爸爸接电话,我想和他谈谈。”

“好。”

南宫月如把电话递给了萧泽欣。

“嘿,于飞,我是爸爸。”萧泽欣微笑着开口。

“爸,你们都好了吗?”江予菲直接问道。

萧泽新笑笑:“还没有,不过这几天已经好多了。”

他说的是实话。

自从那天差点伤害了月如之后,他的幻觉变得不那么严重了。

虽然还有幻觉,但是他动手的欲望并没有那么强烈。

他有惊人的自制力,所以他能控制睡眠。

江予菲很好奇:“镇上的风景真的更好吗?你的病好了这么多,真让人吃惊。”

萧泽新笑着说:“并不是镇上所有的环境都适合养病。其实主要还是你妈的功劳。”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我妈妈?我妈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你感动的事?”江予菲故意调侃的问道。

萧泽欣握紧南宫月如的手:“你妈妈从未放弃过我,视世我被她感动了。”

“爸,视世你有偏见。”江予菲假装不满的笑道:

“我对你也很好。为什么你没有被我感动过?看来我妈有这个能力。短短几天,你就被她感动了。”

萧泽新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当然,你的所作所为也让爸爸很感动。我被你感动了。”

即使你听不到江予菲的话,南宫月如也能猜出他们在说什么。

她盯着萧泽欣,开心地笑了。

在一双眼睛里,只有他存在。

结果两个人都没注意走路,前面的地形突然变矮了。当南宫号踩到它的脚时,它的身体会倾斜

“小心!”

萧泽欣连忙抱住她,但他也踩了空。

但当他倒下时,他尽力保护着南宫月如。

南宫像月亮一样落在他身上,慢慢地落了下去,缓冲着力道,所以她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只是有些后怕。

“好像一个月了,你没事吧?!"萧泽欣抱着她,惊慌地问。

“我很好……”

吓得身后的保镖,冲上前去帮助他们。

“好像一个月了,你真的没事吗?!你掉哪儿了?”萧泽欣的脸那么白,还是不放心的问。

南宫月如挤出一丝笑容:“我很好。”

然后她的脸色微微变了变,焦急地问:“你呢,你的伤口裂开了吗?”

刚才她摔倒的时候,好像压倒了他的伤口。

萧泽新感觉到了腿上的疼痛,但没有表现出来。

“放心吧,我没事。”

手机掉到了地上,但江予菲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她在那边着急:“爸,妈,你们怎么了?爸爸,妈妈。”

萧泽欣拿起手机笑着安慰她:“我们没事,你放心。”

“你摔倒了吗?”

“嗯。但这里是草地,我们很好。”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爸,我妈刚才说你的伤口,你受伤了吗?”

“哦,不。”

“真的没有?”她显然不相信。

萧泽新神色自若:“我真的没有,只是不小心受了点小伤,没关系。”

江予菲不再问任何问题:“爸爸,你最好回去让医生看看,尤其是我妈妈,不要出事。”

“对,那我挂了!”

萧泽新挂了电话,匆匆赶回了南宫月如。

幸运的是,为了方便南宫月如的尸体,一辆车一直跟在她身后。

此刻,他们只是坐车回去。

说到这里,挂了电话,犹豫了一下,拨通了阮·的号码。

阮天玲在开会,接到她的电话。他微微举起手,一个正在做报告的经理立刻安静下来。

“喂,老婆,什么事?”阮、直接接了电话,把别人当成了空。

江予菲担心道:“我怀疑我父母对我们隐瞒了什么。我爸好像受伤了。找人查查他们是不是出事了。”

“好吧,我晚点给你消息。”

“好吧,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江予菲挂了电话,漫游阮天灵也关了电话。

“继续。”他说话很轻。

经理继续做报告。

阮天玲没听进去。经理一完成报告,漫游就宣布开会。

回到总裁办公室,阮田零打来电话,直接问了一个照顾萧泽新的保镖。

那些保镖都是他的人,藏不住什么。

保镖详细叙述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师傅,肖先生和肖太太叫我们不要透露。”保镖紧张的补充道。

阮,的手指在桌面上轻敲:“下次再敢隐瞒事情,后果你自己知道!”

“对,再也不敢了!”

阮、挂上电话,觉得自己还算好心。

如果一个下属之前敢骗任何东西,那他绝对是地狱般的付出。

哪里会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但是,给他机会并不代表他真的善良。

阮天玲收敛了,拨通了江予菲的号码。

江予菲一直在等待他的消息,结果,这么快就有了答复。

“喂,你发现了吗?”她问。

“嗯。以前我公公婆婆都出事了。”

“什么事?!"江予菲紧张地问道。

阮天玲没有隐瞒她,把一切都告诉了她。

包括萧泽新无缘无故给自己一刀,他差点害了南宫月如的事情,好说。

虽然当时他在房间里,但当小泽新强行入侵,把南宫弄得像月亮一样的时候,其他仆人都不在。

不代表别人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江予菲听了眉头微皱:“发生了这么多事,我父母居然不说出来!”

“我想他们也不希望你担心。”

“但这不是小事!”

江予菲与李明熙所说的邪恶有关,他有调和的疑虑。南宫一也为父亲执行过其他任务。

会不会是强行入侵~把她妈妈的任务交出去?

你知道,如果爸爸那样做了,妈妈肚子里的孩子就没了。

一开始,我父亲拒绝了她,也拒绝了我母亲。

他拒绝了他们,希望他们远离他,不要被他伤害。

江予菲越想越觉得她的分析是正确的。

她的脸色有点苍白:“阮田零,南宫一不是一箭三雕。”

“嗯?”阮天玲没明白。

南宫一是一箭四雕

他下手萧泽新有四个目的。

1.用阮杀南宫文昌。

2.像月亮一样威胁南宫,被赶出家门。

3.操纵萧则新杀江予菲,使阮田零不再插手南宫世家的事务。

现在她为他找到了另一个目的。

利用她父亲对抗她母亲肚子里的孩子。

他不敢攻击城堡里的母亲,但她母亲肚子里的孩子不能留下来。

为了摆脱孩子,他不得不借助她的父亲。

这可能是他最后的手段,以防万一。

毕竟她父亲可能接触不到她母亲。

如果她真的摸了肚子里的孩子,把他杀了,那最好不过了。

而杀了孩子之后,他们只会怪她爸爸。

即使他们发现这是一个阴谋,他们也只会向南宫文昌报复。

就算一开始不找南宫文昌报仇,后来也会杀了他。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总之,视世这就是连环计。

几乎环环相扣。

江予菲越想越可怕。

她从来没有想到南宫这么年轻就有这么深的心思。

“于飞,视世你想说什么?找到什么了吗?”

半天得不到她的回应,阮天玲又出声了。

江予菲回过神来,“阮、,我们都被算计了……”

她说出了她的分析。

阮的脑子很灵活,不需要复杂的分析,只需要她说一点,其余的他都能看透。

另外,我比她看得更清楚。

她的分析不完全正确。

南宫奕确实算了南宫月如肚子里的孩子。

然而,摆脱孩子并没有那么简单。

要知道,成功率太低了,用攻击性来摆脱一个孩子。

最直接的方法是像江予菲一样直接杀死凶手

只有这样,才能更安全的除掉南宫旭的孩子。

阮天玲此前从保镖那里听说,萧泽新特意让仆人给他一把水果刀。

他拿着一把水果刀,痛苦地给了自己一刀。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南宫一是在暗示他在用刀子对付南宫月如肚子里的孩子。

阮天玲觉得自己的分析* *不离十。

只是,他不敢对江予菲说这话。

电话那头的江予菲还在分析:“表哥说,治好我爸爸的病的捷径就是让他完成南宫一建议的任务。

一开始父亲对我下手,虽然没有成功,但也算是成功了,所以他的头脑会清醒过来,不再那么排斥我了。

现在,父亲几乎伤害了母亲,这被认为是完成了任务。

所以他这几天剪了很多,可以和我妈出去走走。

阮,,告诉我,我爸是不是快好了?"

阮田零叫了一声:“也许吧。正好,我要去D市出差,做点事情。我会顺道去看看他们,确定一下。”

“好!”江予菲忍不住了。“记得问清楚,最好多问父亲。”

阮田零笑笑:“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那我就挂了,有什么情况打电话给我。”

“好。”

阮天玲收起电话,神色很是阴霾。

没想到他混了这么久,也没看透一个20岁的男生到底想干什么。

南宫一真的不容易。

本来他是打算不再插手南宫家的事情的,但是南宫一男一定不能轻易放过。

所以如果有机会,他还是会杀了他。

但当务之急是找到萧泽新和南宫月如。

这件事他必须亲自过问,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阮天玲让他的秘书马上订一张去d市的机票。

他去d市,根本不是出差,只是为了把事情说清楚。

不告诉江予菲,是不想让她害怕。

并不确定他心中的猜测。

否则他说,事实并非如此,但会让人怀疑萧泽新真的有这样的想法。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去找萧泽新确认。

夜幕降临

南宫月如和萧泽新吃了一顿愉快的晚餐,准备上楼休息。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结果,漫游阮这个时候来了。

看到他走进客厅,漫游他们都很惊讶。

“田零,你为什么在这里?”南宫如月惊讶的问道。

阮面带微笑,非常尊敬她的两位长辈。

“我碰巧来这里做点事。我听于飞说我公公婆婆今天出事了,所以我来找你。”

萧泽新笑着说:“坐下说话。”

于是他们三个靠着沙发坐了下来。

南宫月如和萧泽欣坐得很近。阮天玲看到他们之间的距离,微微扬起眉毛。

要知道,在南宫月如站在门口和萧泽新说话之前,他是非常排外的。

现在,他们是如此接近。

也许,他的猜测是错误的?

南宫月如笑着说:“其实我和你爸爸都很好。当时我们不小心摔倒了,但是一切都很好。据估计,于飞吓坏了。”

“是的,她不太信任你,我也不信任你。随便进来看看。”阮天玲微笑着。

“回去告诉她我们很好,让她不用担心我们。”

阮,点了点头:“可以。”

然后,他又看了看小泽新:“公公,你的病好像好了吧?”

小泽新有点不情愿地笑了笑:“差不多好了。”

“既然这样,我就安排人送你回去。”

“我和你婆婆要住一段时间。”

南宫月如附和道:“他还没有补完,但是现在他进步很大,每天都在恢复。所以我们打算过一段时间再回去。”

阮,答应了他们的要求,然后对萧泽新说:“公公,有事。我能和你单独谈谈吗?”

萧泽新愣了一下,点点头:“好,楼下有房间说话。”

阮天玲微微点头。

南宫月如没有多问,只是吩咐仆人们给他们送茶。

书房的门关上了——

两人靠着沙发坐下,萧泽新笑着问:“你打算跟我说什么?”

阮天玲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直接和男人说话。

“岳父,我想问你一件事。生病后你脑子里的错觉是什么?”

萧泽新的脸一下子僵住了。

阮,眼神犀利:“请你公公跟你说实话。”

萧泽欣说不出来。他担心如果他说了,他和月如之间的关系会破裂。

他知道自己被催眠了。

但他们肯定会认为他心里有这样的阴暗面,不然怎么会被催眠?

如果月如怀疑他真的想杀死这个孩子,她会怎么看他?

觉得他是伪君子?

一个在前面,一个在后面?

他不想让她误会他,所以不想说。

“你问这个干嘛?”萧泽新问道。

阮、勾着嘴唇。“公公一定知道南宫一的计划……”

阮,没有隐瞒,把自己的猜测都告诉了他。

萧泽新越听,脸色越难看。

他很生气,攥得那么紧,想杀南宫一!

起初他只知道南宫一利用他除掉南宫文昌,赶走月如,对付于飞。

当时他很生气。他怎么能利用他来对付他的孩子呢?

结果我现在才知道,南宫一的计划不止如此。

他还想用他来对付月如!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