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市

作者:范仁仲

我猜阮牧对她很好,也没有不希望她和阮田零在一起的态度。

也许阮牧已经改变主意,同意他们在一起了。

江予菲乐观地想,他很享受这顿饭。

吃完饭,阮把叫到了书房。

江予菲正准备和老人下棋,但阿姨把江予菲带到前面,对老人笑了笑:“爸爸,我有东西给于飞看。你能让钟书先陪你吗?”

阮安国淡淡一笑问:“你看什么?”

阮牧知道公公不信任自己。她笑着说:“只是我珍惜的东西。”

“去吧。”阮安国挥挥手,对钟书喊道:“老钟,跟我来。”

“好的。”钟叔叔笑着走过来。

阮牧带着江予菲向楼上走去。

江予菲紧张地跟在她后面,不知道阮牧要给她看什么。

她说这是她珍藏的东西。应该是很重要的事情。

江予菲猜到并期待着它。

阮牧带她进了卧室,让江予菲在沙发上坐下。

阮穆从保险柜里拿出两件东西,向她走来,坐在她身边。

“先看看这个。”她递给她一份文件形式的报告。

江予菲疑惑的接过来,看到上面写着“第一医院诊断”的字样。

她心里的疑惑更大了。

阿姨为什么给她这个?

江予菲继续往下看,看上去越来越震惊。

“阮田零中毒了?”她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惊喜。

看到她的反应,阮妈妈眼里闪过一道冷芒。

“你不知道这个吗?”她冷冷地问道。

她也知道?!

江予菲解释道:“阿姨,你不知道我的失忆症。我已经失去记忆两年多了。这件事是和他爷爷阎以及医院里的人都知道的。”

“你失去记忆了吗?!"轮到阮惊讶了。

“是的。”

阮妈妈深深地看着她,眼睛里看不出一点端倪。

要么她真的失忆了,要么她太会伪装了。

“为什么会失忆?”

“因为车祸。”

“什么时候的事?”

说的日期,和阮出事的日子一样。

然而,阮牧并不知道阮田零出事的大致日期,只知道他当年出事了。

她心里闪过一丝犹豫不决。也许阮、出事跟有关。

她压下疑惑,淡淡地说:“我不管你是真的失忆还是假的失忆。我就想问问你干了这种事,为什么还敢回来继续和我儿子在一起。”

“阿姨...你是什么意思?”

她做了什么?

江予菲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过去发生的事情不就是这么简单吗?

阮目拿着诊断书说:“你知道我儿子为什么会中毒吗?因为是你毒死了他。”

“我?!"江予菲把脸刷得发白。“不可能!”

她不会毒死人,绝对不可能!

“是你,凌知道是你。当初,田零舍不得放开你,也从未让你离开他。你毒死她是为了摆脱他。然后你就逃了,我也不知道你逃到哪里去了。田零不追究你的责任,我们会放你走。”

..

铜川市

作者:刘秉忠

“哈哈,我不是坏人,坏人是你爸爸。”

楚浩岩哈哈笑道:

安塞尔很聪明,你听他说就明白了。

“楚叔叔,爸爸是故意让你这样对我们的吗?”

“嗯,聪明。”

安塞尔拉着江予菲的胳膊:“妈妈,爸爸欺负我们。”

江予菲笑了:“我以后会教训他的。”

“妈妈是最棒的。”安塞尔笑得眼睛眯了起来。

楚严昊替阮田零说了一句好话:“你爸爸也对你好。你们身份不一样,遇到的坏人自然不是一般的坏人。他想让你知道,你现在没有完全保护自己的能力。”

安塞尔郑重地点点头:“楚叔叔,我知道。”

回到别墅。

江予菲让他们在带他们去吃饭之前打电话给他们的祖父母报告他们的安全情况。

仆人把准备好的食物端到桌上——

食物总是热的。

刚刚上菜,小君齐家就拿着叉子和勺子,在开弓之前。

安塞尔并不在乎一个绅士,所以她一饮而尽。

“慢慢吃,小心噎着。”江予菲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水。

“妈咪...我饿死了……”安塞尔嘴里塞满了食物,发出模糊的声音。

“白天没吃饭吗?”

“吃吧...所有零食。”

安塞尔可怜兮兮地看了她一眼:“而且是两袋面包。”

江予菲故意笑了笑:“看你下次敢不敢一个人出去!”

“妈妈,我再也不敢了。”

“妈咪是不允许你一个人出去的,但是你太小了,走不了那么远。幸运的是,这次什么也没发生。下次要出门,得跟大人说。”

“恩恩,我知道……”

“快吃饭,吃饭睡觉。”

安塞尔吃了一碗饭,并没有那么饿。

“妈咪,我爷爷奶奶呢?”

“我还没告诉他们你的事。奶奶休息了。明天再去看奶奶。”

“好!”

兄弟俩又饿又累。

当他们填饱肚子时,他们会变得昏昏欲睡。

我的眼皮耷拉下来,眼睛睁不开。

江予菲招呼一个仆人,一个扶着一个上楼。

他们浑身是汗,不洗澡不行。

去卫生间把两个都放在凳子上。

“给他脱衣服。”江予菲让仆人给安森洗澡。

小家伙立马醒悟:“我自己来!”

“小主人,让我来吧。”仆人笑了。

“不,我自己来,你出去!”

他不希望别人完全看着他。

江予菲知道他保全了面子,让仆人离开了。

浴室里只剩下三个了——

“那你自己脱吧,脱了洗个澡。”江予菲告诉安塞尔。

“哦。”

君齐家没有这些顾忌。他聪明地坐着,让妈妈给他脱衣服。

江予菲抱着绅士齐家转过身来,安森已经一丝不挂地坐在浴缸里了。

他的手放在弟弟身上,他的眼睑继续下垂——

江予菲把小齐家放进去,在上面抹上肥皂,然后很快就洗好了。

折腾了半天,终于洗好了。

两个家伙爬了上去,撅着屁股睡着了。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

陈辉阳

作者:昙域

两天转瞬即逝。

今天港岛风有点大,天空有点阴沉。原本湛蓝的海面变得深邃,让人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大海的力量,进而实际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海浪变得不耐烦了,白色的花冲到岸边,拍打着一切可以触摸的东西。

张兴明戴着画一样的太阳镜,站在后海湾的大游泳池边,扶着栏杆望着大海。在延伸至海底的木码头上,何正在与新雇的邮轮船员和以及公主工厂的工程师进行32米的交接。

这艘游艇从今天起就归Xi·舒慧所有,并由Xi·舒慧自豪地命名。交接手续完成后,这个英文单词的金属铭牌将在游艇部门官员的监督下安装在游艇的侧中线和尾部,而不是被迫在国内所有船舶的船首侧喷上名字编号,难看到没有限制。

半个多小时后,交接工作完成,公主公司的人员在史蒂文的带领下离开,船名安装在这里。游艇部官员走后,船员登船试航。

张兴明被禁止登机,此刻他正站在那里。李淳和唐鑫以一种自私的方式上船,自豪地向张兴明挥舞着手臂。

船员试航不是首航。试航只是一次没有目的、没有固定时间的航行,让船员熟悉船上各方面的数据,包括急转弯、急停等危险操作。因此,为了张兴明的安全,不允许他上船。事实上,除了机组人员,试航一般是不允许的。

船员们上船后,贺从码头走下来,来到。他半靠在张兴明的肩膀上,看着海面上的骄傲,说道:“太美了。我也想要。你什么时候给我买?”

瞥了一眼何,说:“等你结婚了,保证在婚礼前给你。”

隽隽眯起眼睛,什么也没说。过了一会儿,他说:“等那些船回来,我要给它们起名。不要拒绝。”抬头看着张兴明,张兴明笑着说:“起来,是的,你可以起来了。”

何隽隽对此很满意,说:“那天阳光那么好,你没戴墨镜。你今天放在阴天,是不是太黑了?”

张兴明说:“我忘了那天,我今天已经穿过它了,我得把它打包。”胡安-贺娟咯咯地笑着,抬手摘下张兴明脸上的太阳镜,放进包里。

现在天色越来越暗,海风也比以前大了一点。张兴明抬头看了一会儿天空,说道:“不会下雨的,是吗?”算了吧。我们先回去吧。为什么今天穿这么少,不怕感冒?”他决定回去时,他看到胡安-贺娟应该很冷。今天风很大,胡安-贺娟戴了面纱。

和胡安-贺娟王洪华张启胜走出后海湾的院子,上了车,往回走。几辆车开走后,他们没有离开李淳和唐鑫的车,这样他们就可以得瑟地和七名船员一起去挤了。胡安-贺娟捂着嘴偷音乐。

送胡安-贺娟回采购中心,张兴明仍然没敢上楼,直接回基地。

基地又在建设了。原来四栋楼只占了不到60%的土地。二哥说转角新建三栋楼,一个酒店,一个写字楼,一个综合楼,然后把整个小区的空做成园林景观,增加两个体育场和一个室外游泳池。

开一家新酒店的原因是陈慧芬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后提出的计划。她提出整个酒店部门单独成立一个集团公司,分高、中、低商务旅行五个子公司,即整个酒店集团由五个品牌经营。这种运营模式在欧美刚刚出现,也是后世所有酒店集团的最佳运营模式。

事实上,虽然没有明确的类似重组,但和祥集团一直遵循的就是这种方式。现在和祥总部更像是一个隐藏在幕后的统筹中心,下面的子分部和分支机构独立运作。

陈慧芬在建议后表示:“目前,除了少数酒店和汽车公司,整个和祥系统都使用统一的名称和祥。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冒险的操作。目前,品牌运营似乎没有问题。其实内地人没有品牌知识,同时期也没有竞争对手,但是竞争是不可能的。随着内地经济的不断发展,竞争必然会出现。

随着业务的觉醒,占主导地位的和祥公司势必成为众矢之的,突然遭到各方敌视,对于一个品牌的发展来说,这是得不偿失的,也是很多老牌外资商业公司极力回避的问题。因此,和翔应该利用一个占主导地位的大陆品牌意识低下的这段时间,进行多元化的品牌改革,打造一批品牌来竞争,互相促进,为商业品牌竞争的必然浪潮做好准备,商业品牌竞争从酒店开始,但不应该止于酒店。

比如新的汽车基地建设,不应该按照高、中、低三个档次来划分,而应该按照中国、宝马、奔驰等品牌来划分,这样更有利于后期明显的市场开发,更能凝聚一个品牌的号召力。

商场、超市、酒店、便利店、物业、物流、地产、汽车甚至背后的电脑都适合这种发展思路。各行业的集团管理和品牌运营逐步形成多区域、多品牌并存的模式,形成有效的内部竞争,更好地覆盖各级客户,是一条健康的发展路径,可以有效避免集中攻击的可能。"

其实张兴明前期一直是这样做的,只是因为事情太多,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认知,就像酒店前期的和祥、大辽、半球、24小时营业,商场里的和祥、必和必拓、益达、中联,尚超、万家乐、万隆的和祥。但管理上没有分家,由和祥总部统一进行。

考虑了一会儿,拿起电话,给、何、和二哥打了电话,请四个人过来开会。

等四个人处理完手上的事情来到基地这里已经是中午了,四个人在楼下的食堂吃了午饭来到顶楼的小会议室开会。张兴明很少去开会,有几个人很困惑。

..

高晨维

作者:吴革

“你说什么?”江予菲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我说他不会死的……”

“第一句!”

萧郎叹了口气:“于飞,别这样。”

“你把他放在哪里了?你想对他做什么?”江予菲颤抖着问道。

她无法想象阮是如此的骄傲以至于被他们扣留了一辈子。

他一定很痛苦,崩溃了。

他那么骄傲,怎么允许别人把他的尊严踩在脚下。

他宁死也不被终身监禁?

萧郎没有回答她的话。江予菲冷冷地说,“你认为你真的得到了20%的股份吗?我告诉你,在他绝对安全之前,我不会轻易把我的股份给你!”

吱-

盛迪猛踩刹车,汽车停在路边。

“师傅!”盛迪转过身,皱着眉头看着他。

萧郎也深深皱起了眉头。他看着江予菲:“你这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我给你的转让书是假的。第一本转让书我已经让爷爷签了,所以他签的第二本无效!”江予菲得意地冷笑。

我从她父亲那里学会了这个技巧。

萧郎的脸没有变。他淡淡地问:“你什么时候跟阮安国通气的?”

他们一直在观察她,她不可能有机会和阮安国交流。

江予菲微微拉了拉她的嘴。“你知道我那天为什么同意和阮结婚吗?因为爷爷把他所有的股份都转让给我了,他把他所有的财产都赌上了,就是为了让我信任他。现在,我手里有阮40%的股份!”

所以现在,阮最大的拥有者就是她!

“妈~!”盛迪不禁狠狠咒骂起来。“主人,我们被他们愚弄了!阮安国老人是一军之长,手里没有实权!”

萧郎盯着江予菲,试图从她的表情中看出什么。

但她看起来不像在撒谎...

江予菲冷冷说道:“要想抓住阮氏,我的股份缺一不可!我不信,你对我40%的股份不感兴趣!”

也许20%的诱惑没那么大。

但是40%...相当于阮晋勇的一半。

得到这40%,他们就可以立即抓住阮氏,阮氏会立即改朝换代。

进入他们萧帝国...

然而,他也知道江予菲不会轻易将股份转让给他们。

“你有什么条件?”他明知故问。

“你放了阮,以后你家里谁也不能为难,不然我就把股份给你,不给你。”

萧帖沉默了,没说话。

他对盛迪说:“回去。”

江予菲焦急地看着他。“你怎么看?”

“不知道,我得了解情况才能回复你。”

“你知道什么?”

前排的忍不住冷哼道:“自然,现在还没有田活着的情况!”

江予菲突然怔住。

“闭嘴!”肖冷冷地冲他喊了一声,就不出声了。

江予菲抓起坐垫,艰难地说:“阮田零要是死了...我会遵守诺言的!”

她会付出一切,让他们一无所获!

..

玄幻魔法

延安市

/ 楼淳

江予菲微微睁开眼睛,他的心突然颤抖起来。

阮天玲盯着她,继续重复了两句。

“有多少人在你年轻快乐的时候爱你,崇拜你的美丽、虚伪和真诚。

只有一个人爱你朝圣者的灵魂和你衰老脸上痛苦的皱纹..."

他读诗,但她觉得他是在向她表白。

江予菲垂下眼睛,不敢直视他:“我以为这是叶芝的诗。”

“是的,是威廉?巴特勒?叶芝的诗。”

江予菲既惭愧又没受过教育。太可怕了。她认为叶芝是中国人。

还好我没多说,不然就没面子了。

江予菲尴尬地笑了笑:“我知道这首诗是因为水木·年华的一首歌《我拥有你一辈子》

阮、拿了播放器,年华的《和你在一起的生活》立刻涌出来。

因为我梦见你要离开

我哭醒了

有多少人喜欢你年轻的外表

你能说出谁愿意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吗

你的生命中有多少人来过又回来过

要知道,我跟了你一辈子。

江予菲听了这首歌很感动,不自觉地唱了起来。

阮天玲突然起身拉着她的手,拽着她就跑。

“啊,”她低声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喂,你站住,这里不准野餐,站住!”

江予菲转过身,看见两个保安朝他们跑来。

她突然满脸黑线。他不是说在这里野餐可以吗?

江予菲绊了一下,差点摔倒:“不,我跑不了!”

阮天玲停下来,把她扔了过去。

江予菲尖叫一声,她的人勾住了他的脖子。

阮、哈哈大笑:“我们得赶快,不然就要被抓住了!”

“都是你,你不是说没事吗?”江予菲无语地瞪着他。

阮田零边跑边打趣道:“我把他们的* *包好了,忘了把虾蟹也包好了。”

“汪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小可爱们也叉开腿追了过去。

江予菲觉得他们陷入了困境,就像逃离一样。

她下雪了,忍不住笑了。

阮天玲也笑了,爽朗的笑声很好听。

匆忙进入电梯,江予菲仍然笑着,笑得几乎要笑掉大牙。

她只是笑了笑,忘记了阮田零还抱着她。

“行了,别笑了,你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男人勾着嘴唇,宠溺的笑道:

“不,这很有趣。我停不下来...哈哈……”江予菲笑得忘乎所以,把脸埋在他的怀里。

阮天玲突然收紧双臂,紧紧地抱住她。

江予菲的笑声终于停止了——

男人抱着她的力气很大,仿佛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

江予菲从未被这样拥抱过。

不,在她的记忆中,从来没有人这样拥抱过她。

被拥抱的感觉很奇怪,但是温暖而复杂。

闻到阮、身上的味道,脸红了,心跳加速。

“叮——”正当她不知所措的时候,电梯门开了。

阮天玲抱着她出门,后面跟着一个小可爱。

他从未放开她,而是大步走回她的病房,把她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

武侠修真

黄翊

/ 金丽卿

江予菲淡淡地说:“你和他是朋友吗?”

“朋友?”黛西笑了笑,直接说:“我喜欢他。我想要他。你明白吗?”

江予菲的眼睛微微动了动:“喜欢阮田零的女人多了,不止你一个。”

“我和其他女人不一样。”

“他们都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惊讶于江予菲锋利的牙齿和锋利的嘴,黛西收起了她的轻蔑。

“我是阮最特别的一个。”

笑着说:“你知道我前段时间和颜在一起的经历吗?”

“我们去了C国,C国公主看中了阮。她以为阮天玲会喜欢她,她对阮天玲很特别。结果,阮田零并没有真的见到她。所以除了我,没有女人对他特别。”

黛西有点吃惊,马上笑了。“你太自信了。你不知道阮田零这几天一直陪着我吗?”

“我知道。”江予菲出乎意料地平静。“我知道他和你在一起。”

“他告诉你了吗?”

“我有眼睛。上次在餐厅看到你,昨天在电视上看到你。”

黛西有点惊讶:“你能认出他。”

江予菲卷起温柔的笑容:“他是我的丈夫,我最喜欢的人,我自然能认出他。”

江予菲说这话,不是故意炫耀,而是实话实说。

黛西突然觉得这个女人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女人。

在阮的一生中,她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女人。

但她不会认输。

“也许你们两个曾经相爱过,但是阮现在不得不离开你。”

江予菲微微皱起眉头。

黛西优雅地笑了。“你也知道,政府最近打击了夜鬼,现在是生死关头了。阮不能反政府。如果他想留住夜晚的灵魂,他必须寻求帮助。我可以给他最大的帮助。”

江予菲会猜到这一点。

否则,以阮的脾气,是不可能整天和女人在一起的。

“然后呢?你帮助他的条件是什么?”

“你问的重点。我帮他的条件很简单,跟你离婚,跟我在一起。”

这个结果,江予菲也猜到了。

她亲耳听到还是觉得不舒服。

江予菲看着黛西的眼睛:“他不会答应你的。”

黛西好笑地问:“你怎么知道?”

“因为他爱我。”

黛西突然讨厌江予菲的决定。

她笑了笑,淡淡地说:“爱情是可以改变的。况且为了留住夜魂,他自然会牺牲你。你也知道,夜魂没了,他就什么都没有了。他什么都没有,什么保护你,保护你的孩子,保护你爱的人?”

江予菲微微变色:“他把我们的事情都告诉你了?”

黛西只是表现出一点骄傲。

“他告诉了我一切。其实在我看来,你给他带来了麻烦。要不是你的存在,他凭什么和南宫家作对?没有你,他会过得很好,至少很顺利。”

这一直是江予菲心中最内疚的地方。

***

都市言情

辽源市

/ 懒堂女子

无数车辆穿过他,但没有一辆能杀死他,让他结束这种痛苦...

突然一辆汽车向他开来。他在车里看到了那个人的脸,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阮天玲眯起锐利的眼睛。

那不是邱吗?!

车子从他身旁驶过,阮、立刻跟在车子后面,飞快地进了车厢。

正在开车的邱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宝贝,我快到了。你在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我到了。”

“好的,我马上过去。”仇一白挂断了电话,嘴角扬起一抹冷冷的笑容。

车子到达一处别墅前,邱下了车,输入了大门的密码,然后走了进去。

阮天玲跟着进来,他看到客厅里坐着一个婀娜的身影。

颜悦小腹微抬,明显怀孕几个月了。

邱走上前去,亲了亲她的脸颊。

严月不耐烦地把脸转开:“有什么事吗?我是靠抽烟来的空,很快就要回去了。”

邱在她身边坐下,他抬起手臂搂住她的身体。

“我知道你这两天一直忙于婚礼。恭喜你,你可以如愿以偿地娶到阮田零了。”裘一柏勾唇轻笑。

严月冷冷地看着他:“你知道我要结婚了,还敢约我?!如果家里人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他们绝不会让我和阮田零结婚的。”

“你不说,我不说,他们怎么会知道?”邱捏着下巴恶声恶气地说:“再说,我这么爱你,怎么能不见你呢?”

严月一巴掌拍开他的手,她起身走到一边,双手抱胸。

她冷冷地看着他,严肃地说,“肯,我们的合同已经结束了。当你说你能治好我的病时,你要求我做你的女人,直到我的身体康复。我答应过你这一切。现在身体好了,我们的关系中断了。希望你能遵守协议,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

阮天玲脸上闪过一抹错愕。

哦,太荒谬了。

原来这就是颜悦隐瞒自己还活着的真相。

她是一个当了几年邱的女人...

阮天玲看她的眼神,立刻变得更加厌恶寒冷。

邱微微一笑:“宝贝,你说这话太无情了。我好爱你,为你付出了那么多。是不是有点感动?”

“我用身体还给你了!”严月生气道。

邱点点头:“我治好了你的病,你真的把它用身体还给我了。但现在你可以怀上孩子,然后带着孩子嫁进阮家。这不是我的功劳吗?”

颜悦警惕地眯起眼睛看着他:“这只是一件小事,你还要在意吗?”

“怎么会小呢?阮,的老婆死了,他也不打算娶你。如果不能怀上他的孩子,就不能嫁给阮家。如果我没有给你迷药让他昏昏欲睡,我们怎么可能得到他的精子,你怎么可能怀上他的孩子?你现在怎么能成为阮的未婚妻呢?我帮了你一个大忙,你应该好好感谢我。”

****

历史军事

小安

/ 晏几道

“妹子,其实你可以写个单子给我们买。”阿伟一边开车一边笑。

江予菲知道公共汽车上有一个寻呼机,于是她伸手关掉了呼叫功能。

阿伟不解地看着她。

江予菲淡淡地问:“阿伟,你跟阮田零在一起多久了?”

阿伟笑着说:“两年。当时老板在美国发展军火路线,正好救了我。要不是他,我早就死了。等我好了之后,我跟着老板,决定为他赴汤蹈火。”

“你很感激阮田零?”

阿伟点点头。他很认真的说:“我从小就是混混,每天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那一次被敌人砍死,被刺了十几刀。我以为我死了。是老板救了我。他找了最好的医生给我治疗,然后我救了我一命。而他不要我回来,我要自己跟着他。”

江予菲没想到阿伟会有这样的过去。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我记得你说过你有女朋友……”

阿伟脸红了。“嫂子,我骗了你。嘿嘿,我是故意这么说的……”

江予菲忍不住笑了。

她当时臃肿的样子一定吓坏他了。

“阿伟、阮、、安森现在都病了。你猜怎么着我不想看到他们再发生任何事。”

“姐姐,老板一定会想办法拿到解药的。”

“不,我不想让他冒险。”

阿伟马上意识到自己有什么问题:“嫂子,不要主动回去。老板肯定不会同意。我也不会帮你。你没有任何想法。”

江予菲看着他,笑着问:“阿伟,如果我告诉阮田零你喜欢我,你猜他会怎么做?”

“吱——”汽车突然停下来。

幸运的是,江予菲系了安全带。

“姐姐!”阿伟紧张地说:“我不喜欢你,真的,我发誓!”

“如果我再告诉他,你喝完酒差点上了我?”江予菲继续问。

阿伟一脸尴尬:“我什么时候请你……”

“你不是,但我说过,阮天灵会相信的。阿伟、阮都知道。他大概不会杀你,但是他一定会把你赶走,不让你和他在一起。你说对了吗?”

阿伟神色凝重:“嫂子,你打算怎么办?”

江予菲心虚地说,“对不起,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阿伟,我实话告诉你。安森的病毒没有解药。”

“没有解药吗?!"阿伟刷的变了脸色。

江予菲刚才冤枉了他并威胁他,但他并不太紧张。

现在听说安森病毒治不好,但是他很紧张。他更关心安森,而不是他自己。

江予菲更加相信,说服他不是问题。

”我问南宫许。他说没有解药,必须每年按时服用自己研制的药物来抑制病毒。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说明他们攻不下南宫旭。如果他死了,以后谁给安塞尔研发解药?

“他好尴尬!”阿伟气得咬牙切齿。

"阿伟、阮、、安森对你来说重要吗?"

“当然重要!他们比我的命还重要!”阿伟说的很认真。

科幻灵异

延庆县

/ 满执中

“那是我们的朋友,不是食物。”

朋友是什么?

“那只狗不能吃东西。你得吃爸爸给你的其他东西。它不能吃东西。会伤胃的。”

原来吃了伤胃。

君齐家并没有放弃宰杀它的想法。

“他懂,你不用担心他吃狗。”阮天岭对江予菲笑道: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那是莫兰的狗。让我们快乐吧。”

“嗯。几个人一直养着,没机会还给莫姑娘。”

“改天还给她。”

阮:说:“回去吧,脸不能吹,不然容易传染。”

江予菲没反应过来。她现在脸色很差。烧成粉末,又涂上烧烫伤药,看着就恶心,恐怖。

她就这样在花园里走,遇到别人也不吓死人。

江予菲点点头,然后拉着曹军齐家回去了。

阮,走过来拉住她的另一只手。江予菲瞥了他一眼。他笑着说:“我儿子不让我拿。应该让我带吗?”

江予菲没有挣扎:“琦君其实很好相处。如果他喜欢你,他会听你的。以后你会和他多培养感情。如果他喜欢你,他不会排斥你接近他。”

阮,被教点头:“好,我想起来了。”

江予菲又想起了另一个孩子:“安森现在怎么样了?”

“他很好,要不要跟他视频?”

“暂时没有。”不要用脸吓唬孩子。

阮,看出了她的心思。他握紧她的手,低声说道,“于飞,我们不在乎你的外表。而且,你的脸可以治愈,不留任何痕迹。”

“我知道。”江予菲淡淡点头。

“但在我看来,你有心事,和以前有些不同。”

江予菲笑着说,“我很好。刚刚经历了那么多事情,脑子就不一样了。”

“有什么区别?”阮问为什么。

江予菲看着空,身上散发出一股冷漠的气息。

“我只是想通了很多事情,看透了很多事情,然后发现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阮天玲蹙眉,这是什么心态?

她在拜佛吗?

“雨菲,你这心态可不好。与我们无关的事情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我们还是要把自己的事情当回事。”

“是什么?”

“我们家的未来生活。现在我们终于在一起了,你对我们的未来没有任何计划吗?比如我们可以再生一个孩子,生个女儿什么的。”

看着阮,的眼神很真诚。

“我要有另一个女儿了。你忘了我们之前的想法了吗?我们必须有一个女儿。”

江予菲也非常想要一个女儿。她失去的两个孩子都是女儿,所以她和阮都非常渴望有一个女儿。

但是,她的身体不能再有孩子了。

她想照顾陈俊君齐家,长大后过着奢侈的生活,更别说生女儿了。

阮、见她不说话。他紧张地问:“你不想要个女儿吗?”

江予菲微微摇头:“不,我觉得两个儿子就够了,抚养孩子的负担很重。”

游戏竞技

具俊烨

/ 王阜寿

江予菲挂了电话,阮天灵也关了电话。

“继续。”他说话很轻。

经理继续做报告。

阮天玲没听进去。经理一完成报告,就宣布开会。

回到总裁办公室,阮田零打来电话,直接问了一个照顾萧泽新的保镖。

那些保镖都是他的人,藏不住什么。

保镖详细叙述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师傅,肖先生和肖太太叫我们不要透露。”保镖紧张的补充道。

阮,的手指在桌面上轻敲:“下次再敢隐瞒事情,后果你自己知道!”

“对,再也不敢了!”

阮、挂上电话,觉得自己还算好心。

如果一个下属之前敢骗任何东西,那他绝对是地狱般的付出。

哪里会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但是,给他机会并不代表他真的善良。

阮天玲收敛了,拨通了江予菲的号码。

江予菲一直在等待他的消息,结果,这么快就有了答复。

“喂,你发现了吗?”她问。

“嗯。以前我公公婆婆都出事了。”

“什么事?!"江予菲紧张地问道。

阮天玲没有隐瞒她,把一切都告诉了她。

包括萧泽新无缘无故给自己一刀,他差点害了南宫月如的事情,好说。

虽然当时他在房间里,但当小泽新强行入侵,把南宫弄得像月亮一样的时候,其他仆人都不在。

不代表别人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江予菲听了眉头微皱:“发生了这么多事,我父母居然不说出来!”

“我想他们也不希望你担心。”

“但这不是小事!”

江予菲与李明熙所说的邪恶有关,他有调和的疑虑。南宫一也为父亲执行过其他任务。

会不会是强行入侵~把她妈妈的任务交出去?

你知道,如果爸爸那样做了,妈妈肚子里的孩子就没了。

一开始,我父亲拒绝了她,也拒绝了我母亲。

他拒绝了他们,希望他们远离他,不要被他伤害。

江予菲越想越觉得她的分析是正确的。

她的脸色有点苍白:“阮田零,南宫一不是一箭三雕。”

“嗯?”阮天玲没明白。

南宫一是一箭四雕

他下手萧泽新有四个目的。

1.用阮杀南宫文昌。

2.像月亮一样威胁南宫,被赶出家门。

3.操纵萧则新杀江予菲,使阮田零不再插手南宫世家的事务。

现在她为他找到了另一个目的。

利用她父亲对抗她母亲肚子里的孩子。

他不敢攻击城堡里的母亲,但她母亲肚子里的孩子不能留下来。

为了摆脱孩子,他不得不借助她的父亲。

这可能是他最后的手段,以防万一。

毕竟她父亲可能接触不到她母亲。

如果她真的摸了肚子里的孩子,把他杀了,那最好不过了。

而杀了孩子之后,他们只会怪她爸爸。

即使他们发现这是一个阴谋,他们也只会向南宫文昌报复。

就算一开始不找南宫文昌报仇,后来也会杀了他。

如果你觉得网络好,多分享一下这个网站。谢谢大家的支持

,!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