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曲黄河,浪淘风簸自天涯 第193章 剑气天河,一剑镇压

那天河宗的青衣弟子施展的天河悬剑术由无数天河剑气形成的滔滔大河,其势之猛,之利,世所罕见。

剑气长河,纵横千里。

“来的好”那黑衣弟子一声暴喝,声音爽朗。

九宫山的黑衣弟子白玉般的长剑对着身后的白色宫殿轻轻一挑,四两拨千斤之势,直接迎着天河剑气组成的天河砸去,宛如泰山压顶。

那天河剑气组成的天河突然一分为二,向着白色宫殿倒卷而来。

这道天河由无数道剑气密密麻麻,击打在白色宫殿之上宛如雨打芭蕉一般袭来。

那白色宫殿之上绽放出白色的光晕,抵挡住那天河剑气。

另外一道天河剑气绕开白色宫殿,直接向着黑衣弟子斩去。

九宫山的黑衣弟子面色一冷,丝毫不惧,提剑而上,手中的白玉长剑直接涨至数丈之巨,宛如一柄天剑,白色剑光煌煌堂堂,将天目山山顶的白云都切开,化为两半。

清风一吹,白云飘散。

黑衣弟子的白色巨剑悬浮在空中疯狂的旋转起来,四周的云雾都被搅成一个巨大的漩涡,这些白云围绕在巨剑周围。

青衣弟子的天河剑气直接斩杀在漩涡之中,剑光激荡,剑气四溢,杀气纵横。

而黑衣弟子那柄白色巨剑宛如陀螺一般旋转着向着天河斩去,逆流而上,直接从中间劈开。

天河剑气被巨剑搅动,纷纷化为碎片激荡开来,搅得风云变动,天河剑气四散飞去。

一部分剑气落在论道台之上,激起无数火花。

青衣弟子面色一寒,暗道这九宫镇山剑术果真名不虚传,但也不甘示弱,手中飞剑剑光流转,两道剑气天河也随之翻转起来,将巨剑压得寒芒暴涨,白色剑气四溢。

同时,那座巨大宫殿虚影也悍然拔高数丈,朝着第一道天河剑气砸去,那剑气天河翻转之下,宛如一条巨蟒一般,剑气天河蜿蜒盘旋,跟在宫殿虚影之后徐徐而上,想要将其困在其中。

那宫殿虚影便要脱身而出,奈何剑气天河紧追不放,突然,宫殿一震,再次一涨,绽放出道道白光,那白光乃是无数九宫剑气,直接向着剑气天河绞杀而去。

宫殿虚影趁机逃离剑气天河,直接向着青衣弟子镇压而去。

见此,两道剑气天河便要返回救主,想要脱离黑衣弟子的纠缠。

但那黑衣弟子如何能让其轻易离开,一声长啸,豪气纵横,大喝道:“想走,哪有这般容易。”

手中白色巨剑一转,瞬间将剑气天河绞杀的支离破碎,而另外一道剑气天河则是顺利破开抵挡,想要缠住白色宫殿。

两人皆是九宫山与天河宗的真传弟子,门中翘楚,不论是修为神通还是斗法经验都是不俗之辈,九宫山的黑衣弟子剑术大开大合,稳重如山岳,不动则已,一动便是雷霆万钧。

天河宗的弟子的剑术宛如长江之水,连绵不绝,时而如那轻风细雨,时而好似狂风骤雨,狂暴异常,紧紧地缠绕着九宫山的黑衣弟子。

两人你来我往,精彩纷呈,引来旁观者一众叫好,也有不少人惊叹两人的厉害剑术,尽得门中真传。

然而身在其中的两人才知道,其中的凶险,完全是险象环生,稍微不慎,便要落得身首异处的惨剧。

当然,十一道门岂能让这等事情发生,每一座论道台之上都有一位主事之人与两位副主事,其修为至少都是元婴境界后期的修为,这等修为在门中至少担任门中长老一职。

这主事之人一是监察论道之战的公平,还有在危急时刻出手阻止,防止论道的弟子收敛不住神通道法,误杀对手。

其中更有甚者会借论道之上,故意将对手斩杀,这在以往的论道之战中不是没有。

这丙号论道台的主事乃是神隐门的一位张姓长张老,有着元婴后期的修为,这等修为不论是在各派之中还是修道界之中都是权势滔天的人物,若是在进一步,晋阶化身期,那更是修道界之中的大佬之辈,真正的仙人之境。

这位张长老年若五十,整个人盘膝坐在论道台之上,闭目养神,一缕长须在胸前随风飘荡,对眼前的论道之战丝毫不感兴趣,在其眼中宛如孩童打架一般,无聊至极,其心神早已经神游天外去了。

当然,这位张将部分神识留在论道台之上,以防万一。

若是真是遇到危急时刻,张长老收回神游天外的神识,轻轻松松地便可挡下。

论道台下方的各派弟子纷纷议论道。

“这位天河宗的师兄剑气连绵不绝,时而轻柔似水,时而坚硬如铁,将九宫山的师兄死死的压制住,想来九宫山的师兄败局已定。”其中一人说道。

“这位师兄过意武断了吧,我的看法则不然,九宫山的师兄稳坐泰山,以静制动,天河派的师兄如何攻击,我自巍然不动,以逸待劳。九宫山的师兄不动则已,一动便会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击败天河派的时候。”接话的人说得头头是道,不少人纷纷附和,同意这人的看法。

九宫山的九宫镇山剑术本身便是以静制动的剑术,不动则已,动则雷霆万钧之势。

“我看道兄也是胡说罢了。”那人反驳道。

“天河宗的师兄也是大家剑术,深的天河宗真传,以灵动轻快著称,正好是九宫镇山剑术的克星,自当胜之。”

“道兄此乃是一家之言,我不认同。”

“好,道兄可愿意小赌一番”

“有何不敢”

“好,我等便以伍万灵石作为赌注,如何”

“甚好”

参加论道之战,还有灵石可进,自然是好事,两人便以伍万灵石作为赌资。

“那我等便压住各自看好的师兄。”

“自然如此。”

一旁的弟子听到之后,纷纷要求加入其中,小娱两人,大娱众人,亦是十余人加入其中,却也算热闹。

那张长老对于台下的起哄浑然不在意,任由尔等为之。

当然,这位张长老年轻的时候,也是这般,年少轻狂,可惜岁月催人老,曾经的雄心壮志早已经在这数百年的岁月之中所磨灭。

英雄不老,壮志未酬。

明望对此便不再乎,只是关注论道台之上的争斗。

不论是九宫山还是天河派都是修道界之中的顶级门派,两派道术各有所长,明望自当从中参悟一些道门法术,以作应敌之策。

论道台之上的两人,不论是天河宗的弟子,还是九宫山的弟子都是金丹境界,与明望修为一样,明望也不能从两人的争斗之中看出谁胜谁负。

论道台下的轻松愉快与台上争斗之人的险象环生截然相反。

两人越斗越勇,已然战至最后时刻,两人都将压箱底的神通施展出来。

天河宗的青衣弟子面色涨红,其法力依然快要耗尽,只能孤注一掷,将天河剑气合二为一,化为一道,其势更强,神通更甚,好似一条蛟龙一般,向着九宫山的弟子咬去。

九宫山的黑衣弟子面色依旧镇定,九宫山的功法道术以逸待劳,丹田之中的法力充裕,此时其手中的白玉巨剑早已经恢复如此,被抓在手中。

其飞剑一点,一道白色光晕飞出,直接落在那座宫殿之上,那宫殿更加凝实起来,其白色光晕大涨,徐徐旋转之下,直接向着那剑气蛟龙斩去。

同时,九宫山的黑衣弟子再次手捏剑诀,其身后再次凝聚出一道宫殿虚影,虽然没有第一座巨大,不如第一座凝实,但依旧能看清。

“又一座宫殿”有人惊呼道。

“九宫镇山剑术第二重”

“九宫山的师兄要胜了。”

便是主事张长老也有一丝惊讶,眯起双眼看去,轻声说道:“英雄出少年,不服老不行啊。”

九宫镇山剑术一共九重,一重一座宫殿,修炼至九重大成之后,九宫齐出,神通无敌,万物皆可一剑镇压,当然,九宫山能修炼至九重大成之辈,古往今来,少之又少。

便是这

本章未完,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