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以后都避着他们

“从今往后,咱们就别往那个山头去了。就算是打猎,也都别去那个山头了。要不然,无端的变成一堆尸骨,我们也没办法帮你们讨公道”

刚说完这话,他们一行几百个人,就突然看见了,眼前的两具人头分离的尸体。

经验丰富的恋人,看见这两句好像死了很久的尸体之后,当时就条件反射性的打了一个哆嗦,然后他在做人目睹之下就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通过仔细的勘察和发现,他就已经判断出来了,前面的这两具尸首之所以会人头分离,主要是因为有重量级的锐器,也就说用那种典型的大砍刀,直接一刀,就让这两个可怜人的人头分离了。

“大伯,情况如何”

“这两个人是怎么死的是不是遇到了一群群的野狼啊”

厽厼。“还是说,他们两个在这里,是遇到了山上的老虎还有野熊了”

由于眼前的两具尸首,身上的肉,基本上就已经没有多少了,而且,他们的尸骨各处,到处都有被野兽啃食的痕迹。所以,年纪轻轻的一些陈家人,就忍不住的觉得,这两个可怜人应该是遇到什么野兽了。

然而,那个头发花白的老猎人,接下来的一段话,彻彻底底的打破了他们的认知。

“这两个人是被活生生的杀掉的。而且还是一刀毙命。在没办法反抗的情况之下,这两个人就被那种力气大的人,一刀砍到了,而且还是人头分离”

听到他一脸认真的说出这样的话,在场的那些年轻人就忍不住的想到了,自己先前遇到的那几十个长得人高马大,力气也特别大,看上去特别威胁的一群男人。

“大伯,会是他们吗”

“我觉得极有可能”

在所有年轻人不知所措的情况之下,他就抬起了手,朝他们挥了挥。“走走走,都别想了,你们都赶紧的跟我回去。回去了之后,我们才好商量出一个办法来”

在林子里头故意七弯八拐,不断的清理自己身后的那些踪迹,临近傍晚的时候,他们这一行200来个人,才回到村庄。

回去了之后,那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就把自己今天的所见所闻所感,全都一股脑的跟族里面的族老们说了。

“族长,您说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呀”

“那样威猛的一群人,手头上各个都拿着这么长的武器。而且身上还穿着大铠甲,银光烁烁的,异常的威猛。他们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就耕种出来了100多亩的荒地。而且,我瞧着另外的一片山头,差不多也有将近100多亩的地。上面长满了那些能吃的好东西。有些是我这辈子见都没见过的。我总感觉那些人,应该是从北方而来的”

“族长,他们还建立了土窑,烧了将近1000多个陶罐子”

村里头的那些族老们一听到这话,当时就开始在心里头估算了。

已经开垦出了100多亩地,现在又开了100多亩地,而且那建的那个土窑又烧了1000多个坛坛罐罐,这样一来,那个地方至少驻扎了1000多个兵

想到对方很有可能是朝廷上的人,他们陈家村的这些族老们,就忍不住的叮嘱家里的年轻人和孩子们。“从今往后,你们都别往那个山头去”

“谁要是敢违背族长的命令,悄悄的去了那个地方,我到时候就家法伺候你们”

被家里的老人们反复地盯着威胁之后,那些年纪轻轻的人,还有不懂事的孩子,就觉得这个事情,确实挺严重的。

于是,他们都点头答应了。

没有人偷偷摸摸的过来,探听他们的消息,或者是仔细的盯着他们了,吴家的众人才在心里头,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他们仔细的分析了一下,自己和那些人之间的优势和劣势。

在他们看来,自己这边兵强体壮。一个人能当10个人来使。

可是,如果对方的人数多一些的话,就比如说,对方如果有几千人上万人。那他们这几十个男人,跟那些人直接面对面的打斗,他们虽然有大获全胜的机会。

但是,大获全胜的机会,比较渺茫。

所以,他们现在最缺的,就是人手。

吴鸿生在听到孩子们的那些担心了之后,他想了想,决定开始飞鸽传信了。

当初的时候,他带着家族往南迁。他心里头是想着,自己的家族其实就只有这么多人了。他当初的时候,虽然有部曲。可那些人现在对他到底忠不忠诚,有没有其他心思,他根本就不知道。

他也是担心,自己好不容易攒下的家业,就轻而易举的被那些人夺了。

不过,他们现在根本就不用担心了。

因为当初的那些人,在经历过那样的时疫之后,也不知道能够剩下多少。再加上,从北到南的徒步迁徙,他们的人数会越来越少

想到这些,吴鸿生就正儿八经的跟自己的子孙说了,“我打算将咱们现在的位置,告知给我的那些旧人。他们这回过来,在十年之内,不可能背叛我。”

“不过,十年之后,我们家的新生代,也算是长大了。只要他们有成年人的身高,我们就再也不用担心,自己家里头的人不够”

在吴家所有男人殷勤的耕耘之下,偶尔出个门的吴桂芳,就能看见院子,或者是房子里头,那壮观的场景。

这家里头本来就有,20多个女人。

这段时间,除了吴桂芳之外,其他的女人竟然都都怀孕了。

最让她感觉到瞠目结舌的是,先前口口声声的说自己的儿媳妇,给她小儿子戴上绿帽子的王金莲,此时此刻也挺着大肚子。

她听吴鸿生说,她这个大儿媳妇改嫁了。嫁的男人竟然是她的亲弟弟。而且,还是那个当哥哥的。

一想到王金莲的辈分,从她的大儿媳妇,变成了她的弟媳妇,吴桂芳心里就感觉特别的无语。

不过很快,她就觉得,其实这样也行的。

毕竟,古代的很多人,都是这样子。

真正一辈子为某个死人守节的寡妇,其实并不多的。

而且,在民间也不会被赞扬,不会被提倡。

想到明清这两个异常腐败,异常黑暗的朝代,他们就提倡寡妇守节,喜欢给寡妇们立牌坊,吴桂芳就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也难怪明清时代,要远远的落后于西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