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四章 心如刀绞

方尔亦闪退避开一拳,旋即去而复返,闪身贴近赵奇,同样一拳轰出,但却实实在在的轰在了赵奇的腹部。

一招得手,方尔亦便不会放弃,因为他感到了浓厚的杀机,这是要知他于死地,面对这样的人,方尔亦是从来不会手软的。

方尔亦再次闪近赵奇,一指点出,气贯长虹

有些事情还没弄清楚,他没有痛下杀手,先制住了人再说。

一指击中,手指连点,刹那间,十余指点在了赵奇身上,彻底封住了赵奇的修为。

不是两者相差太大,两者均是元婴一品,但方尔亦不但和元婴交过手,还斩杀过高过自己的修士,知道元婴之间的较量该死如何。

而是赵奇就从来没有和同阶修士交过手,体会不到同阶的威力,自然就落了下乘,被方尔亦控制住,也不冤枉。

人,肯定是不能留下的,但问题,还是要问清楚的。

“吕浩湮,去极渊把人带出来吧。”

方尔亦看了一眼瘫软在地的赵奇,扭头对吕浩湮说道。

吕浩湮双眼滚圆,说实话,他知道方尔亦目前的修为高了,但他绝没想到方尔亦居然也突破了元婴。

再加上胡璃这就两个元婴了

听到方尔亦的话,吕浩湮呼了口气,道:“需要长老令牌。”

方尔亦下巴抬了抬,踢了踢赵奇,“在他身上找吧。”

吕浩湮没纠结,当即摘下赵奇的储物戒,搜索出一块令牌,然后将储物戒交给了方尔亦,转身御空而去。

方尔亦随意的看了一下,这一看,着实把方尔亦惊骇不轻。

里面的灵草,炼器材料堆积如山,灵石更是数不清,这都不是方尔亦最为震惊的,真正令他惊愕的,是一堆堆琥珀色的石块,若他没记错的话,那可是灵晶啊,那玩意儿里面的灵气他可是亲身感受过的,想想都令他双眼冒精光。

毫不犹豫的戴上储物戒,他想起了赤漠灵窟,那里面可是有着很多的只是上一次,他修为低,好处全被老鬼抢走了。

等这边落实了,带上胡璃去找找看,胡璃对这方面还是很有经验的

招来胡璃,交代一些事情之后,方尔亦施展通天眼,他必须得看个清楚透彻。

对通天眼已经很熟练了,由近及远,层叠递进,四面八方尽收眼底。

胡璃忽然感到方尔亦浑身颤栗,脸色苍白,赶紧扶住摇摇欲坠的方尔亦,关心道:“怎么了”

胡璃和方尔亦的时间不短了,之前在洛川星的时候就见过方尔亦清醒,知道是受到了通天眼消耗所致。

但以前再怎么样,也没有这样过,实在令胡璃很担心。

方尔亦摇摇头,但脑海浮现的是什么一个个蓬头垢面,双脚的脚踝都被一根根带着尖刺的绳索困住,或关在暗无天日的洞穴,或在灵田劳作,或被鞭打折磨,还有些女子更是衣不蔽体被摧残着这还是沧源宗吗

听过常自在形容过松竹岛上被擒门人所遭受的悲剧,想来和这里也差不多。

最为令他难受的,是郁彤凌,都说她在闭关,但她真的在闭关吗

为什么方尔亦看见的却是郁彤凌浸泡双眼剜除,双耳被割,四肢被斩断,躯干浸泡一个玉瓮之中

“胡璃,辛苦一下,带我去个地方。”

方尔亦很虚弱,语气落寞中带着坚定。

胡璃不问,搀扶着方尔亦靠在自己身上,一手甩出一根绳索,束缚赵奇,飞身而起

觅殿,沧源宗自古以来的传承大殿,一座恢弘的大殿。

有人前来阻止,胡璃随手灭杀,踏入大殿,身后满地尸骸。

穿过大殿,越过院子,来到一处阁楼。

登上三楼,进门之时,胡璃只觉得肠胃翻腾,呕吐不止。

三楼房内一个玉石雕琢的透明玉瓮飘散这灵气,一个不着片缕,四肢皆无,眼眶空洞,没有双耳,鼻子都被割掉的女人被浸泡在其中。

胡璃好半天才停止了呕吐,取出自己的长裙,围上玉瓮,她已经认出了这人是谁了,正是方尔亦的师姐,也是沧源宗的掌门郁彤凌

她是妖不错,也见过妖兽啃食修士残躯,但却没见过这般折磨的,这是人做的比妖都不如

围上长裙遮掩,伸手搭在郁彤凌的脖子,施法查探。

法源被毁,修为不复,周身经脉尽毁,仅存不多的骨骼尽断,若非玉瓮支撑着,早已以对烂泥。

胡璃也明白为什么玉瓮的灵液何来了,这是吊着郁彤凌一口气不断,让她就这样活受罪这得多大的仇怨

一枚丹药喂进郁彤凌嘴中,施法助其炼化着,胡璃暗自垂泪

方尔亦炼制的伤药功效很强,几个呼吸,玉瓮中的郁彤凌微微动了一下,茫然的慢慢扭动脑袋。

“师姐”

喊出俩字,方尔亦说不下去了。

似乎感知到什么,郁彤凌空洞的眼眶看向方尔亦这边,微微张嘴却没有了舌头。

方尔亦跌倒在地,遍体生寒,浑身无力,心如刀绞,脑海一遍遍闪现着和郁彤凌的点点滴滴,那个活泼好动的师姐,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你还是尽快回复吧,很多事情都还等着你去解决呢。”

胡璃开不了口劝慰,也不是劝慰就行的,她只能转移方尔亦的注意力,提醒他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

“通知一下吕浩湮,让他来这里。”

方尔亦交代胡璃一声,就地盘膝打坐,慢慢恢复魂力。

魂力不是法力,可以用丹药弥补,只能调息。

其实他这一次的魂力消耗不到,主要还是因为怒极攻心

觅殿内的空地上,遍地尸骸中,错落站着不少人,有些是吕浩湮从极渊带出来的,有些是自前来的。

胡璃施法传遍了沧源山,让吕浩湮来觅殿,其他有些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来到了这里。

也不是全部,还有很多已经收拾干净,逃离了沧源宗。

胡璃现在无心顾及那些逃走的,她的重心在方尔亦身上,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害到方尔亦。

不是说他忌惮方尔亦,而是因为经历了洛川星,知道不能被囚困在此,她不能让方尔亦有事。

洛川界看着隐秘,但你得相信,大能之所以被称为大能,就是有着一般修士没有的手段,能瞒得了一时,却不能长久隐瞒。

一旦暴露,后果危矣。

唯有尽快进阶天仙,离开洛川星,才是一劳永逸。

说她功利也好,惜命也罢,前途和命运都已经和方尔亦捆绑在了一起,换成谁也都是这样的思维,保命生存,有错吗

再者,胡璃从知道方尔亦这个人之后,就一直关注着,一同经历过那么多,对方尔亦有所心动,在所难免,不然当初也不会似是而非的说出那句话。

回头看看脸色逐渐恢复了正常的方尔亦,胡璃会心一笑,只是那笑容深邃,令人揣测。

只可惜方尔亦静心调息,看不到

日落月升,旭日驱散黑夜,以此往复。

三天后,方尔亦缓缓睁开双眼,看了一眼只露出五官不全的郁彤凌,心里抽痛,走出房间,凭栏下望。

司徒书瑾他是认识的,喊了一声:“司徒书瑾上来一下。”

司徒书瑾闻言欠身行礼,缓步走入阁楼,登上三楼,敲门进入。

方尔亦背对着她,俯视着下方等候的人。

瞳孔骤缩,身形摇晃,司徒书瑾瞬间红了眼眶,嘴唇翕动,喉头呃呃。

胡璃招手,让司徒书瑾靠近,掀开了长裙,让司徒书瑾看了个透彻。

围住了玉瓮,胡璃对着墙角蜷曲的赵奇抬抬下巴,问道:“这人怎么回事”

司徒书瑾犹豫着没有开口,宗门事物那是家丑,岂能外传

胡璃微微一笑,偏头看了一眼方尔亦的背影,传音道:“他不认为自己是这种污秽不堪的沧源宗门人,你也这样认为”

司徒书瑾听懂了胡璃话你的意思,若是不肯说,那方尔亦就会丢下不

本章未完,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