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三十八、绝前辈,石碑被你篡改过吧?

真没发现啊,黑绝这家伙竟然还是个哲学大师。

想来也是,活了几千年,就算是一头猪也该成精了。

遗憾的是,为了救母而持续了数千年的上访,耽误了黑绝对哲学的研究。

海月很后悔,要是带上日向宁次就好了。

这个时候就得宁次的宿命论上场,明确告诉黑绝这就是你的命,要学会认命,千万别强求,越强求越会发现命运的强大,越明白自身的卑微与孱弱。

没有人能对抗命运

海月对哲学没什么研究,只能默默地看着黑绝在他面前装逼。

好气哦

“宇智波海月,我已经把真正的月之眼计划告诉你了,你的回答呢”黑绝问道。

计划不计划的海月不管,坚决不能让这家伙继续装逼下去,于是他不答反问道:“宇智波斑看到的月之眼计划真是这个你确定没骗我”

“当然有什么问题”

黑绝的语气显得有些不耐烦,这小鬼哪来那么多问题

海月目中泛起了然之色,说出了一个令人战栗的惊悚事实

“绝前辈,石碑是被你们篡改过的吧这种欺骗小孩子的把戏就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纳尼”

一句话彷如一道狂雷在心中炸响掀起滔天骇浪

这一刻,黑绝跟白绝俱都目瞪口呆,思维陷入停滞状态。

这家伙是怎么猜出真相的

还是说,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石碑被自己篡改过

下一秒,黑绝心里升起一股澎湃的杀意,无论宇智波海月是自己猜到的,还是从别人那里得到的真相,都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杀掉他

不仅如此,还要想办法将他的灵魂封印起来,避免他被别人秽土转生出来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海月的下一句话便打消了黑绝的敌意。

“绝前辈其实是大筒木一族派来的间谍吧”

“哈大筒木一族”

黑绝再次懵逼。

哥们的确是辉夜姬的孩子,坚持上访数千年,誓要为蒙受不白之冤的母亲讨个公道,还忍界一片朗朗天空。

母亲来自天外的大筒木一族,这个黑绝是知道的,只是这小鬼是怎么知道大筒木一族的存在而且又为何如此笃定自己是大筒木一族派来的间谍

见黑绝一言不发,海月带着一副洞悉一切的表情说道:“看来我猜得不错,你果然是大筒木一族的间谍,说吧,你从月亮上跑下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e原谅我可怜的脑细胞,这特么又跟月亮有什么关系

月亮又惹祸了

黑绝是真的被海月给绕晕了,不过他注意到了一点,海月嘴里所说的大筒木一族不是母亲辉夜姬的本家,而是月亮上那群羽村后裔。

虽然羽村后裔也叫大筒木,但跟天外的大筒木不是一回事。

想明白了这些,黑绝彻底把心放回了肚子。

还以为你是个高玩呢,原来只是脑洞比较大而已,吓了我一跳

“你这家伙从哪知道月亮上的大筒木一族”黑绝问道。

“终于承认了啊”

海月继续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前段时间我收养了个叫君麻吕的孩子,同时得到了一些有关辉夜一族的历史,从那里面了解到,原来月亮上居住着个大筒木一族,这个家族跟辉夜一族有血脉上的渊源。”

“令我感到惊讶的是,这个大筒木一族的祖先竟然是六道仙人的弟弟大筒木羽村当然,他也是辉夜一族的祖先。”

辉夜一族

那个只知道干架的脑残家族也配用辉夜这个崇高的姓氏

话说他们什么时候弃武从文了还特么学会写日记了

黑绝尽管在心里疯狂腹诽,也无法否定辉夜一族是羽村后裔的事实,跟月亮上的大筒木一族同出一脉,族史上有大筒木一族的记载,也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数千年以来,黑绝一直把目光锁定在因陀罗跟阿修罗的转世上面,关注最多的便是千手一族跟宇智波一族,其次是漩涡一族,对辉夜一族了解得不多,因此海月的瞎瘠薄乱编,居然一点也没有引起他的怀疑。

“绝前辈,你说你们好好的月亮不呆,为什么要跑到忍界来搞事情呢我猜,那什么狗屁月之眼计划根本就不是为了创造世界,而是想掠夺所有人的查克拉”

“当查克拉量汇聚到一定程度以后,便有足够的力量牵引月亮撞击地球,从而彻底毁灭世界”

说到这里,海月忽然抚掌赞叹起来,“那个想到月之眼计划的家伙绝对是个天才,真想认识一下他啊”

舍人:好说好说把雏田带来,我请你吃鸡腿

黑绝一脸的黑人问号,敢情月之眼计划还能这样解读

仔细一琢磨,貌似海月的猜测还挺有道理的样子。

假如不知道月亮上有人居住,肯定不会朝那个方向去联想,可是海月明确知道月亮上有人,而且还是六道仙人的弟弟羽村的血脉,将月之眼计划跟羽村血脉联系起来,基本逻辑是存在的。

最关键的问题是,你丫起什么名字不好,非要起个月之眼,可不就是为了月亮上的大筒木一族服务的

要是换个星之眼计划、夜之眼计划什么的,海月肯定不会如此联想。

不管海月如何发散思维,至少证明他并不知道自己的救母计划,黑绝总算把心放回了肚子。

“这个牵引月球撞击地球的灭世计划听起来的确很不错,但是很遗憾,我不是大筒木一族派来的间谍。”

黑绝解释道:“刚才我就已经告诉你了,我是宇智波斑觉醒轮回眼以后创造出来的,而我所附身的白绝,则是斑用外道魔像跟柱间细胞创造的产物。”

说话间,黑绝示意白绝展示下自己的木遁,只见白绝摊开手掌,一棵树苗在掌心里快速生长起来。

海月目光一凝,抚掌赞叹道:“好浓郁的生命力,果然是初代火影的木遁”

木遁这玩意,海月其实一点也不羡慕。

千手柱间之所以强,是强在仙人体跟阿修罗查克拉上面,跟木遁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想象一下,假如把木遁换成磁遁,千手柱间会是个什么样子

换成熔遁,又会是个什么样子

再换成冰遁呢

海月可以肯定,磁遁千手柱间绝对有能将月球拽下来的恐怖力量称他一声巅峰期万磁王绝不为过

熔遁千手柱间也有将地球变成一个岩浆池的力量萨卡斯基在他面前就是个弟弟。

冰遁千手柱间同样能将地球冰封成另一个约顿海姆妥妥的一个大红莲冰轮丸冰冻果实的强度

这么一对比,就知道木遁之于千手柱间来说,反倒是个拖后腿的血继限界,严重拉低了千手柱间的实力。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海月从始至终都没想过用宇摩诃制造木遁,那玩意谁爱要谁要,反正他是不想要的。

查克拉量始终是个硬伤,就算有木遁,也就搞搞绿化的程度,那得多空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