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选择很重要

郝运看着松青子的脸色阴晴不定,知道他现在正在进行天人之战,也就没有继续说话,打扰他。松青子本人到不是不愿意改换门庭,如果改换门庭后,自己的实力可以更高更强,傻子都会选择这条路;问题是到目前为止,他并没有看到强大到让他心悸的力量,而且,学习任何新的功法,都要考虑到本人的资质,万一自己属于火系资质不行,到最后自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郝运看到,面色慢慢趋于正常的松青子,知道他可能有了决断。忽然,郝运冲着大头娃娃喊道:“你也不好好学习,再这样下去,圣子就更看不起你了。”

“圣子从来没有看不起我,他对我可好了。”大头娃娃非常不爽,这段时间他一直跟着李丰学习,虽然性格还像个小孩子,但是人已经再也不是一张白纸。

“就凭你现在的实力,如何能够帮助圣子重现妖精的辉煌。”郝运也是没办法,之所以在语言上打圣子的牌,不让圣子出来,原因是这个圣子,已经走火入魔,几乎全身心投入到风系功法的研究上,到目前为止,他仍然没有悟透,即使他现在出现,也能被松青子看破圣子的虚实。

“我们只是妖精的造物,为什么妖精的辉煌,要让我们来实现”大头娃娃表情非常黯然。

“气死我了,你怎敢如此说话,你这样下去,就不怕火妖精陛下发怒,把你收回吗”郝运真的被他气死了,这家伙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郝运现在这个恨啊,现在虽然把松青子抓到了火狂的空间中,但是却无法展现让他信服的力量,这样下去,他根本就没办法,说服松青子改换门庭,当然也就做不到,诓骗出关于松青子的功法秘密。

火狂的空间,虽然非常奇妙,但是实际攻击能力并不强,即使当年对待李丰,也是吭吃瘪肚的,最后还是利用大头娃娃的吞噬能力,才把他们制服。但是对待松青子,这个办法就失效了,就是把他制服,这里也没有人有能力对他进行搜魂;所以最好的办法,让他觉得自己的功法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可留恋的,有了更高级的东西后,自然抛弃。

大头娃娃感觉到很委屈,一个前滚翻直接跳到海里,竟然向着神庙所在的岛屿方向,游了过去。郝运倒也没想到,有段时间不关注,这个大头娃娃已经活灵活现,真的是妥妥一个人,现在都知道耍小脾气。

郝运也是苦笑一下,自己这个大神官,当的也过于憋屈,简直颜面扫地。郝运刚想让火狂帮助他离开这个小岛,结果松青子这个时候开了腔。

“大神官,亚父刚刚出生不久,还有一些小孩子脾气,还请大人,不要多怪罪于他。”松青子竟然为大头娃娃说起好话来。

“哪里会怪罪,想当年我们是如此辉煌,可是现在我们妖精一族,青黄不接,已经没有资格再挑三拣四了。”郝运看着漂在水面上像一个大球一样的大头娃娃,神色凄然;其实他心里特别想笑,因为大头娃娃游泳姿态特别搞笑。

“大神官阁下,不知道我能否有幸,听听咱们妖精的历史。我是笑脸妖精的成员,不知道大人是否知道。”松青子非常的恭敬。

“笑脸妖精,这个我知道,这是当年我们妖精毁灭之前,留下的一个后手,想不到,这个组织还存在。”郝运也只能瞎编,心里想着,如何才能有办法套出资料。

郝运充分发挥他的三寸不烂之舌,给松青子讲了一个波澜壮阔的妖精故事,在这个故事里,人类成为了妖精的造物,而他自己就是第一代人类,并且在妖精功法之上,创造了火系始祖功法,本来想要发扬光大。可惜,由于神庙所在的位置,是妖精历史上著名的高地,不知道什么原因造成了坍塌,神庙被埋入地下,后来在火妖精陛下的庇护下,创造了这个世界,才使这个火系神庙得以保存。

松青子就好奇问,为什么他们一直不出去。郝运的回答很简单,出去非常容易,但是我们的人数稀少,而且以前把圣子派了出去,结果差点毁灭了灵界,并因此圣子遭受到灵界几大高手的围攻,好不容易侥幸逃了回来,从此他们也更加小心谨慎。为此圣子还遭到了,火妖精陛下的怒斥,从此关押起来,必须反思清楚后,才会被放出来。

松青子表面毕恭毕敬,心里可是疑问连连。他也算是活了许久的老家伙,但是,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按理说,灵界出来一个将要毁灭灵界的大魔头,这么一件大事,他不可能从来没有听说过。而且这么一个大魔头,能够毁灭灵界,怎么会被灵界几位修真者给打败了,实在过于夸张。

郝运当然知道松青子的想法,一般人都不会相信,何况是这样一个老奸巨猾的家伙。郝运故作叹气道:“妖精一族最大的问题,就是吞噬能量后,容易反噬。而是我们新一代妖精,已经消除了这个隐患。当年派出圣子后,这家伙竟然准备跑到地核附近,准备一口气,把地核处的能量吸收完毕,这才引起,灵界高手的注意,从而大打出手。这一架打完,圣子能够抵挡下来并且成功逃掉,这也让修真者高层感到大大震惊,所以才造成了修真者对我们妖精一族的戒备,你们笑脸妖精这些年一直不好过吧。”

松青子根据郝运的话,开始脑补,细细一琢磨,发现还真有道理,想当年刚刚发现妖精遗迹的时候,灵界还有过一阵妖精考古热,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关于妖精的信息就开始进行封锁,现在年轻的一代,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灵界的历史上,曾经有妖精这种智慧生物存在过。要是按照大神官说的话,很可能就是因为圣子的原因,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笑脸妖精千方百计想要获得妖精的遗物,原来这里面,真的有巨大的秘密。松青子突然有了一个明悟,如果人类真的克服了妖精吞噬能量的隐患,这岂不是说,人人都有可能成为圣子一样的存在。松青子感到不寒而栗,如果真的跟自己猜测一样,这样的功法最好还是别在灵界中传播,否则灵界迟早会灭亡。

“大人,难道说咱们神庙的火系始祖功法,就是圣子所修行的功法”松青子问道。

“不错,我们火系神庙自然修行的是火系始祖功法,不但是圣子,包括亚父也是。”郝运感觉这家伙开始上钩了。

“那大人您呢”松青子对于郝运,虽然完全是看不懂,但是从直觉中感知,这位大神官对自己的威胁并不大。

“我是大神官,一生只能供奉火妖精陛下,我不需要修行任何的功法,这个世界,就是我的世界。”郝运一跺脚,本来光秃秃的小岛,地面上长出无数花花草草,不需片刻,整个小岛上鸟语花香。

虽然修真者也可以做到,利用自己的灵力催生植物,但是像郝运这种,不但可以催生植物,而且还可以凭空制造出昆虫小鸟,而且速度如此之快,范围之广,对于松青子来说,简直就是神迹。

郝运瞅着松青子目瞪口呆的样子,心里感到非常的爽,然后接着说道:“可惜我本人,由于要维持这个世界,反而没有办法脱离这个世界,所以我没办法进入灵界,只能在这里培养妖精的下一代,可惜,我们的下一代,成长还是太慢了。”

郝运抬头看向天空,眼神中流露出对自由的眷念,神情有些索然无力,一股悲凉的气氛在小岛上蔓延开来,本来还是鸟语花香的小岛,草渐渐的枯萎了,蝴蝶和小鸟飞走了,就连树上的叶子也全部脱落。松青子在旁边已经看傻了,这才是一念之间是天堂,一念之间是地狱的真实写照。

郝运耍酷耍的快活,火狂可不干了,他直接在郝运的脑袋里开骂:“你这个臭不要脸的,你知道,这浪费了大爷我多少的本源能量,如果事后,你不帮我补回来,我跟你没完。”

郝运也是不停的安抚火狂,并做了种种的许诺,总算把这场大戏,顺利演完了。松青子完全被这场演出征服了,在他的认知范围内,没有人能够做到这样,甚至听都没听说过。而且在这个世界中,他根本也感觉不到灵界的存在,

本章未完,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