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异地

赵母看着疲惫不堪的赵胜男说道:“瞧你累的,快坐下歇歇,一会儿就开饭。”

赵胜男瞥了眼母亲,要不要告诉她自己辞职了想想母亲那暴跳如雷的模样,还是算了吧,要不然免不了耳提面命的说教,能舒服几时算几时。

她去厨房洗了个苹果,又走到客厅随手拿起电视遥控器按下去。

赵母跟着从厨房走了出来说道:“胜男,先喝点热水,吃了饭再吃水果,不然一会儿你又吃不下了。”

赵胜男看着咬了两口的苹果,皱着眉头说道:“娘,我知道了,你快那你去吧。”

“你这孩子就是不听话,刚回来就吃水果一会儿肚子疼别找我。”赵母说着拿着手中的大葱又钻进了厨房。

真是走到哪都有人管,咋就没个清闲了

哦,对了,公司名字

赵胜男随手关掉电视径直去了赵胜馨卧室打开电脑开始搜索着。

又拿了个本和碳素笔边看边想边记录。

取个啥名好呢

要大气立意要好还要朗朗上口

新锐不好不好好像和舞蹈班不搭边。

玲珑坊不好不好怎么一股古代教坊的味道。

呃呃呃着实有些难。

她在搜索引擎赫然打上几个大字:舞蹈班取名

呦,取名网站,这还差点给忘了,要么太俗要么看不上,又不想为此破费。算了,我自己想成不

就这样写写想想,两个字的,三个字的,四个字的应有尽有。

写着写着不觉写了两页纸。

她又翻到前面勾勾画画,有些立意一般的干脆划掉。

“妈,我回来了,”赵胜男听闻楚伟彬打招呼的声音拿着小本子关上电脑就走了出来。

楚伟彬看着她带着黑框眼镜,拿着本子和笔,满脸认真的样子不觉好笑,这与平日那个慵懒的卧在沙发上磕着瓜子的人儿判若两人。

楚伟彬指了指她手中的本子问道:“你这是做啥呢”

赵胜男摘下眼镜,左手挎上他的胳膊就往屋里走。

“来来来,你看看我起的这几个名字咋样”

楚伟彬把公文包挂到架子上,调侃道:“呦,这么用功,这是准备给孩子起名儿了”

赵胜男连连摆手,拉着他的衣襟拽到跟前,把本子塞给他说道:“瞧,这是我给公司起的名。我们得先注册公司办营业执照”

楚伟彬看她满脸认真的样子,瞥了她一眼打趣说道:“给孩子起名也没见你这么上心。”

赵胜男看他磨磨唧唧的,有些不耐烦了,“这不是还早着呢着啥急不看拉倒,靠谁也不如靠自己。”

楚伟彬这才从她手中接过本子大体扫了眼,边看边说道:

“我之前听他们说过,这个查重率很高,两字的不好找,好听的估计早被人捷足先登了,不好听的你们估计也看不上。”

“这个孟丽霞已经跟我说过了,你就不要再重复了。”赵胜男有些不耐烦了,她头一次发现楚伟彬罗里吧嗦的。

楚伟彬看看她笑着说道:“呦,看来创业丰富了你的知识面。”转而认真的望着赵胜男说道:“过两天我就要走了。”

赵胜男刚才满腔热忱被这突来的话浇个透心凉,虽说对此已无异议,却没想到一切来的这么快,“咋,咋这么快,我寻思得过一阵呢。”

楚伟彬看到满脸失落的赵胜男,把本子放到一边,双手捧起赵胜男的脸往上抬了抬,打趣道:“呦,让我看看,金豆子要出来了。”

赵胜男推开楚伟彬的手,佯装满不在乎的样子,背对着他小声呢喃,“自作多情。”

但眼眶却不争气的红了起来,她强忍住心里的酸涩,挤出一丝笑容,躲闪着楚伟彬的目光,“明天我问问影楼能不能把拍摄婚纱照日期往前提提。”

楚伟彬点点头,蹲下身来,把头埋在赵胜男双膝上拉着她的手说道:“媳妇,你放心,只要咱肯努力,日子一定会好起来的。”

“喂喂喂,你别煽情好不,都怪你。”赵胜男的眼泪还是情不自禁的顺着面庞滑落下来。

“好好,都是我的错。”楚伟彬拿出纸巾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来,我给你看看。”

说着拿起床上的本子,看着赵胜男失魂落魄的样子他心里也黯然神伤,赶紧转移下注意力。

他皱着眉头边看边嘟囔着,赵胜男拭干眼泪,把头凑过去说道:“我感觉这起名太难了,重名的一大堆,太生僻的、过于普通的我还不喜欢,寓意好的早被人捷足先登了。”

“中翔,我咋感觉这不像舞蹈班,倒像是技校”楚伟彬说着竟然咯咯笑起来,赵胜男用拳头捶了他一下,“有本事你来,这个太难了。”

“你跟孟丽霞慢慢研究研究,我也替你考虑考虑。”

“胜男,伟彬,吃饭了。”赵母朝屋内俩人喊道。

“先吃饭,一会儿再回来研究。”楚伟彬把本子放下,拉着赵胜男就走了出去。

“呦,你今天回来的早。”赵胜男低头戳着手机的赵胜馨调侃道。

赵胜馨抬起眼牟看了下她“嗯”了声又低头拨弄着手机。

楚伟彬去厨房帮着丈母娘把饭菜一起端上来这才落座。

等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楚伟彬瞥了眼丈母娘说道:“妈,我,我可能过两天就去外地了以后胜男”

还没等楚伟彬说完,赵母放下碗筷皱眉说道:“小楚,不是说好不去了,怎么又改变主意了你这一走,胜男”

“娘,这是我同意的,你就别管了”

“你这孩子,我还不是觉得能在一个城市尽量不要异地”赵母欲言又止的样子,瞥了眼赵胜男。

“娘,伟彬也是为了我们这个家,我我我辞职了”赵胜男本不打算告诉母亲的,但这种情形下只得如实说了。

赵胜馨看着争执不休的俩人,吃了口米饭说道:“娘,如果外边发展空间大也未必是坏事,你就别拦着了。”

母亲瞥了她一眼,意味深长。

楚伟彬看着满脸不放心的岳母说道:“妈,你放心吧,我会经常回来看胜男的。”

“你看你们这婚礼还没办,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忙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