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612888醉红颜论坛(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帝妃无双(1/02)

612888醉红颜论坛(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南宫乐山不仅厨艺好,帝妃无双心情也很好,帝妃无双自然吃起来也很好吃。

“我想吃很多,你多做。”贝贝胃口大开地说。

“好。”

她这么有名,南宫乐山自然会满足她的。

然后他不停的烤,贝贝不停的吃。

肚子胀的时候她想吃东西。

“别吃了,吃多了不舒服。”南宫乐山终于拦住了她。

“可是还没吃完,还有一些……”

“吃不完就算了。”

如果是其他食物,贝贝肯定不会吃。

但是他做的,非常好吃...

“太浪费了,吃不下,我们打包吧。”她笑着建议:“拿回去吧,晚上热了就可以吃了。”

南宫乐山笑着说:“那时候不新鲜。”

“没关系,我不想浪费,打包,好吗?”

南宫乐山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她那么在乎他做什么,他很感动。

他点点头:“好,打包。”

“是啊,太好了!”贝贝兴奋得跳了起来。

当南宫乐山看到她开心的时候,他忍不住笑了。

然后,那天吃饭,他们收拾了海鲜。

其实南宫乐山没吃过剩饭,还是第一次。

但是,他觉得好吃...

玩了一天,吃完饭,贝贝累了,想休息一下。

“南宫兄以后还要上班吗?”她问他。

南宫乐山挑了挑眉毛。“怎么,要不要给我按摩?”

贝贝突然脸红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工作,早点睡觉。”

然后她也可以去休息了。

南宫乐山突然点点头。“我们去休息一下吧。”

他把她拉起来,开始往楼上走。

贝贝觉得不对劲。他误解她了吗?

直到他把她拉向自己的房间...

贝贝不忙了。“南宫兄,我也要回房间了。早睡。”

“回你房间?”那人问。

贝贝点点头。“嗯,我想回房间。”

南宫乐山笑了笑:“好了,回房间吧。”

贝贝挣开他的手,羞涩地笑了笑:“那晚安。”

说完,她转身开门,刚走进去,南宫乐山也跟着进来了。

贝贝错了。“你不回去休息吗?”

南宫乐山反手关门。“这不是你的房间。”

贝贝这样看着他,就知道他误会了。

她害羞地捂住脸。“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回你的房间,我回我的房间……”

看到她这个样子,南宫乐山忍不住笑了。

现在他真的发现她一举一动都很可爱。

他上前抱住了她的身体。

贝贝个子矮,他不止一个头,她娇小,完全被他抱住。

她微微抬起头,面对着他深邃而炽热的目光。

南宫乐山黑眼睛很深,低声说:“尝过味道,怎么一个人睡?”

"..."贝贝的脸变红了,像天空中燃烧的夕阳。

“以后,我们会在一起的。”

贝贝,睁大眼睛。

以后都在一起?

她的心脏突然剧烈跳动,完全失控。

然后她看到他的脸越来越大……直到嘴唇被堵住。

男人的嘴唇有力而温柔地噘进了她的嘴里。

贝贝紧张地抓着衣服,紧张地闭上眼睛。

“别问了,帝妃无双跟着他们。”李阿姨轻轻推了推她。“快走,帝妃无双不然时间不多了。”

江予菲不顾自己的疑虑,跟着三个女人来到一个房间。

房间是试衣间,但装修豪华,欧式装修,欧式家具。

地板上铺着波西米亚风格的地毯。

三个女人热情地把江予菲带到沙发上坐下,问她是先化妆还是先换衣服。江予菲问他们该怎么办。

其中一个说是阮先生叫他们给她穿衣服的。

阮天灵?

他打算怎么办?

江予菲不知道他在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他点头表示同意,让他们摆布他。

一小时后,江予菲站在镜子前,惊讶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穿着一件紧身的纯白色连衣裙,拖在地上。

裙子是无袖的,是婚纱的样式,肘部戴着白色蕾丝手套。

裙子上身紧绷,完美勾勒出她的胸部和腰部。

衣领高领,但锁骨中央有一个泪珠状的洞,洞底靠近胸部,但不完全靠近。

如果有什么都不像,那就更引人注目了。

裙子下摆是线状的,但是裙子不蓬松。它非常细长,就像美人鱼的尾巴。

裙子上点缀着光滑的珍珠。如果你移动,珍珠会稍微反射不同的光。

江予菲的头发松松地盘着,左边留着刘海。头上戴着小皇冠,脸上化着精致的淡妆。

耳朵是我爱的珠宝公司最经典的钻石耳环。

手腕上也是一样的钻石手链。

脚上有一双镶有钻石的白色高跟鞋。鞋子做得很漂亮,就像童话里的水晶鞋。

“江小姐,你真漂亮。”三位女造型师赞不绝口。

江予菲抿唇一笑,穿上这样的衣服,她笑的时候也跟着矜持起来。

当她走出化妆间时,李婶惊讶地看着她。

直到上了车,才忍不住问李阿姨:“李阿姨,您的主人打算怎么办?”

李阿姨一声不吭一直笑,一直说到了就知道了。

昂贵的保姆车在路上缓缓行驶,江予菲的心情期待而又紧张。

阮,让她这样打扮。

去舞会吗?

但是她不会跳舞。她会出丑的。

开了一会儿车,李阿姨拿出一条丝巾,折好,蒙上眼睛。

“江小姐,你先盖一会儿,到了再摘。”

“李阿姨,我越来越好奇你要做什么了。”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如果你现在说出来,就不会有惊喜了。”

惊喜?是怎样的惊喜?

江予菲紧张地抓着裙子,汽车终于在一座大别墅前停下。

“你到了,等我帮你下车。”李婶跟她说了一句话,然后下了车,绕到她身边,打开车门扶她下来。

江予菲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他走路非常小心。

她在李阿姨的带领下走了几步,听见李阿姨说:“你可以把丝巾摘下来了。”

江予菲慢慢摘下遮住眼睛的丝巾,一边捂着嘴一边发出惊讶的叫声。

而你是我的女朋友,帝妃无双我未来的妻子,帝妃无双一个想和我共度一生的女人。"

江予菲眸光一闪,已经说不出话来。

阮天玲压下薄唇,轻轻吻了她一下,把舌头伸进她嘴里,给她带来了深深的震撼。

法式热吻,她还是第一次体验。

不,那是我第一次在她的记忆中意识到。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就像人们所说的那样。

江予菲陶醉在他的吻中,感受着他的温柔、爱和深情。

她心想,不管他过去发生了什么,反正她也记不起来了。

她只想要现在。现在他对她很好,她被他吸引了,她也会和他在一起。

江予菲大胆地举起他柔软的手臂,勾住他的脖子,试图回应他的吻。

阮天玲得到了她的回应,顿时浑身一震。她的手突然扣住后脑勺,加深了吻。

他就像一个饿了很久的男人,不停的要她嘴里的甜头,却得不到满足。

江予菲的舌头麻木了,嘴唇又红又肿,但他不愿意让她走。

直到她缺氧奄奄一息,他才勉强结束了吻。

阮,用力抱住她,下巴搁在肩窝里,低声说:“我该怎么办……”

“怎么办?”

“你怎么还不够亲密,我很想要你,我该怎么办?”他亲了亲她的耳垂,很露骨,很暧昧。

"..."江予菲涨红了脸,她轻轻地推了推他,没有推开。

“你不吃蛋糕吗?”她问。

“不吃,想吃你。”

"..."江予菲的脸快成熟了。他能矜持吗?

“可是我肚子饿了。”

阮,勉强放开她,伸手挠了挠她的鼻子:“好,先喂你肚子——”

他的结局很长,暧昧的眼神另有深意。

先喂她,然后...再喂他一次?

江予菲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她想逃跑,但腿无力。她觉得自己逃不掉了。

阮、切了一块蛋糕,伸手去拿。他避开她的手,领着她坐在树下的秋千上。

秋千轻轻摇摆,萤火虫在头顶闪烁,浪漫的音乐一直流淌。

江予菲现在感觉如此浪漫、梦幻和美丽。

阮、用叉子挑了一个小蛋糕给她吃。她不好意思张口就吃,嘴唇上还留了一点乳白色的奶油。

“嘴唇很脏。”

“哪里?”

阮,低下头,伸出舌尖吃了一口奶油,低声道:“喏。”

江予菲的脸又红了。

明明现在还不是夏天,但是她感觉好热,身边的空空气也热,身体更热,恨不得找个风扇扇一扇。

阮天玲自然明白她的想法。他勾勾嘴唇,舀起一些蛋糕喂她。

他吃得很慢,一次只吃一点点。江予菲觉得他在喂狗。

“我自己来。”

阮田零摇了摇头。“这是我的任务。你不能帮我完成它。”

"...但是像这样吃东西太慢了。”

“有个比较慢的办法,要不要试试?”

“什么?”江予菲傻傻的眨眼间。

****

帝妃无双

阮,帝妃无双咬了一口蛋糕,帝妃无双突然在她的后脑勺上吻了一下,然后用舌尖把蛋糕放进嘴里。

缠绕在她的舌头上,让奶油融化在舌尖上,留下浓浓的奶香。

江予菲无法忍受如此大胆的接吻方式。

她的骨头都快软了,身体瘫在他怀里,全身毫无力气。

缠绵的吻过后,几分钟过去了。

江予菲脸红了,把头埋在怀里,脖子也变成了粉红色。

“是不是很慢?”阮天玲揉着她的脖子,笑着问。

慢到死!

如果我早知道,她就不会说他喂她慢了。

“要不要再来一次?”阮天玲低下头,用他滚烫的薄唇轻轻摸着她的脖子。

那个地方是她的敏感点,江予菲浑身酥麻,身体忍不住颤抖。

阮天玲放下蛋糕,把手放在腰间,用无轻重之力揉捏,江予菲全身颤抖!

那个地方也是她的敏感点!

阮,的吻沿着她的脖子传到她的耳朵里。他戴着她的耳垂,用牙齿轻咬。江予菲突然觉得她要死了。

她不知道那些地方会这么敏感。他只是摸了摸,她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都在颤抖,麻木。

而她的小腹也升起一种空的虚感,很难受。

“不……”江予菲在他的臂弯里扭动着,发出非常嘶哑的声音。

她的声音不禁有些迷人,这让她自己也吃了一惊。

阮天灵眼睛一黑,肌肉立刻紧张起来,蕴含着极大的隐忍。

他搂着她的腰,突然把她扶起来,让她坐在他的腿上。

但是江予菲的裙子很紧,她无法张开双腿,她只能跪在他的腿上。

阮天玲从后面抓住她的脖子,用力把她压下去,昂起头,热切地吻着她。

江予菲在摇摆的两边都不知所措。从远处看,她好像在主动吻他。

事实上,他压着她的脖子,强迫她接受他激烈的吻。

秋千荡得很大,江予菲的裙子也荡了进去。

她害怕摔倒,所有的神经都很紧张。

而他不停的掠夺,她的身体绷得紧紧的,很快就让她感到迷茫,她的身体本能的感觉到了。

阮,有一只强壮的胳膊搂着她的腰,手掌轻或重地穿过她的衣服接触她的小腹。

江予菲呻吟着。唱歌,颤抖,快感达到了极致。突然,她的头脑空白了,身体剧烈颤抖,然后靠在他的怀里。

阮,知道她身体的变化,几乎在她软下来的时候,他就放开了她的嘴唇。

江予菲把脸埋在他的怀里,额头贴着他的胸口,她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

他一定知道所有的事情。真可惜!

“抬头。”阮天玲埋着头像鸵鸟一样看着她,臀部高高撅起,让她觉得很好笑。

"..."不要抬头!

阮、拍了拍他的背,低声道:“有什么好惭愧的。我们过去有过很多次。这只是一个吻。我还没完成最后一步。我不需要害羞。”

是的,帝妃无双只是一个吻,帝妃无双但是她高潮了。她能不感到羞耻吗?!

江予菲非常生气,觉得他是故意的。她在他的胸口狠狠咬了一口,以发泄她的沮丧。

阮,的眉头没有皱。他的手摸着她的尾骨,声音很重。“于飞,不要咬。你越咬我,我越激动。我快死了。”

江予菲突然抬起头,迅速滑下身体,转身要走。

阮天玲不会允许她逃跑的。他大步走上前抓住她的手腕,从后面搂住她的身体。

“放开我,我要走了!”江予菲恼怒地挣扎着。

阮天玲不仅坚持住了,还紧紧地抱着她。

“不要放手!”他的脸贴在她的脸上,摩擦着她光滑的皮肤。“我设法抓住了你,再也没有放手!就算你死了,也不要放手!”

江予菲眼中光芒一闪,人也安静了下来。

她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明明那么霸道,却一点也不反感。

反而我的心因为他的话而变得柔软。

阮天玲只是静静地抱了她一会儿,然后抱着她转过身,面对着她面前的漂流瓶。

“这些萤火虫都是为你准备的。有十一瓶。每个瓶子里有十一只萤火虫。你说十一是什么意思?”

江予菲下意识地想到了一心一意。

阮,抿了抿嘴,笑道:“就是一心一意。”

演奏的音乐立即进入高潮,江予菲的心也跟着音乐的节奏进入高潮。

她眼里闪着晶莹的泪光,她发现自己完了。

这个男人太感性了,她已经完全被他征服了。

这辈子,她还有机会逃离他吗?

她想,一定没有机会,除非他主动不想要她。

"阮,,我们能永远在一起吗?"她轻声问道。

“是的。”阮天玲的回答很坚定,他的黑眼睛微微闪烁,“可以。只要你永不放弃,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

江予菲感到某种安全感。

原来不仅她患得患失,他也患得患失。

"把萤火虫放出来,我们永远在一起的愿望就会实现."

江予菲抬起手,揭开密封瓶子的纱布。萤火虫飞了出去,在他们眼前闪烁,然后带着愿望飞向远方。

“于飞,萤火虫是我们誓言和爱情的见证。以后看到他们,我会想到今天。”

她也是。当她看到萤火虫时,她会想起这个男人的抚摸和深深的幸福。

江予菲放出了所有的萤火虫。

但是在瓶子的末端,有一只萤火虫躺在瓶子的底部。

江予菲的笑容僵住了。会死吗?

突然,萤火虫又飞了起来,健康地飞走了。

江予菲忍不住开心地笑了。她几乎认为他们的愿望无法实现。

“接下来,我们应该参观我们的家。”阮天玲拉着她的手,向别墅走去。

他们的家...

江予菲很小的时候就梦想有一个自己的家。

她在家,她的丈夫和她的孩子。。

这个“饿”不是“饿”。

他的语气太暧昧,帝妃无双充满了邪恶。

她不想误会。

李婶,帝妃无双他们还在上菜。如果阮、突然做出什么事来,他们看到了会很尴尬。

江予菲别无选择,只能拿起他的汤碗,舀了一勺汤到嘴里。

阮天玲很配合的张开嘴,喝了一口汤。

“好喝。”他低声称赞,江予菲的心跳加快了。

他说好吃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她。

他的眼睛又黑又暗,好像野兽在紧紧盯着他的猎物。

他说很好吃,但是好像汤不好吃。就是她喂他的时候,他觉得好吃。

阮、太会逗她了。小心脏。

江予菲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给了他一勺汤喝。

“真好吃,再喝一口,然后让你尝尝。”阮天玲的话没有任何意义,但江予菲听不到。

她喂了他最后一口,就放下了碗。阮,忽然抬起下巴,抿了抿嘴,薄薄的嘴唇忽然抿了下去。

他嘴里的汤都流进了她的嘴里。江予菲惊讶地睁开眼睛,但为时已晚。

汤自动咽下喉咙。

阮,没有马上放她走,只是缠着她的舌头,给了她一个缠绵的深吻。

当他放开她时,江予菲的脸完全红了。

她赶紧去看看周围有没有人,幸好两个人都不在。

“下次别这样,被人看见不好!”她恼怒地盯着他,但没有任何威慑力。反而她好像在撒娇,让人觉得可爱。

阮,握着她柔软的手,低声笑着说:“你怕什么,在你自己家里,不在外面。”

你自己的家...

他完全把这个地方当成了他们的家,可她还是觉得自己只是个客人。

“你真的想和我在一起吗?”江予菲忍不住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阮,忽然沉下脸来,握紧她的手,低声说:“以后不要怀疑我对你的诚意!”

看到他生气了,江予菲有点慌张。“我没有...我只是觉得太快了...我怕有一天你会后悔……”

“你会后悔和我在一起吗?”阮天玲严肃地问她。

江予菲想了想,摇了摇头:“没有。”

她回答得很坚决,但阮田零却不能完全相信。

她现在回答,因为她已经忘记了他们的过去。

忘记他对她的伤害,忘记他带给她的痛苦,她才敢这样回答。

但是,如果有一天她什么都记得,她会后悔现在选择和他在一起。

就算有一天她会想起一切,后悔,他也放不下!

他已经尝到了和她在一起的甜蜜滋味。就像吸毒一样,他已经被感染了,再也戒不掉了。

所以即使有一天她会讨厌他的欺骗,他也不会犹豫。

阮天玲眼里掠过一丝不安,江予菲没有看出来。

他搂住她,恳切地说:“你不会后悔,我也不会后悔!就算你后悔,我也不后悔!”

江予菲很惊讶。她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既然他不会后悔什么,她又怎么会后悔呢?

帝妃无双

我不知道为什么,帝妃无双但是当江予菲想到他可能会如此亲密地照顾他的前女友时,帝妃无双他的心感到不舒服。

他们曾经是恋人,应该什么都做。她没有理由关心他的过去。

但是,我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怎么了?”阮天玲关掉吹风机,走上前问她。

江予菲摇摇头:“没什么,梳子,我想梳头。”

“我来。”那人去把吹风机收起来,用角梳了梳。

他轻轻地为她梳理着混在一起的头发,丝毫不伤她的头皮。

江予菲想,不管他和他的前女友曾经怎样,至少他现在只对她好,这就够了。

她只想要他的现在和未来,却不能拥有过去。

她不贪婪,所以不要。

想了想,江予菲的心情又好了。

“你不用去上班吗?今天陪着我,会耽误你工作吗?”她侧身问他。

阮,拢了拢长发,低头吻了一下额头,笑道:“我要放几天假,暂时不上班。”

“假期?”

“嗯,为了庆祝我们在一起,我要休息七天。”

“这也值得你休假?”

“当然,这是一件大事,必须休假。我们结婚后,我请了一个月的假陪你出国度蜜月。”

江予菲的心里突然甜滋滋的。

“你还上班,那么大的公司需要你来管理,你怎么能不去公司呢?”

他有这个意向就够了,但是她真的不能让他请七天假陪她。

阮天玲把她拉起来,搂着她的肩膀,带她出了浴室。

“公司的管理很完善,不用我天天管理。有事情他们会打电话给我,放心吧,公司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现在,我们去买点东西。这是我们的家,还有很多东西需要你补充。你喜欢什么我们就买什么。”

江予菲莫名其妙地说:“我不认为这里有什么不好。”

“谁说不差,差很多。”

阮天玲打开卧室门,带着她继续朝楼下走去。

“有什么区别?”她真的没什么不好的感觉。

阮,低头咬着她的耳朵,低声说:“你的睡衣,我的睡衣,还不见了。你的贴身衣服,我的贴身衣服。这些都需要你亲自去买。”

他说贴身衣服的时候,口气好像有点烫。

江予菲的脸颊泛红。从昨天到今天,她的脸几乎一直在变红。

都是拜他所赐!

“雨菲,你的责任很重要。你还知道你现在的尺寸吗?”阮天灵煞有介事的问她,丝毫没有放过她的羞涩。

江予菲不安地说:“我试穿一下就知道了……”

她不着痕迹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胸部。

好像大了很多。

她上大学的时候还戴着36b的罩杯,现在连36b都不看了。

“多试试麻烦,你也不用目测。你戴着C罩杯,这个我知道。”阮天玲突然开口了。

江予菲咳嗽了几声,被他的话噎住了。

阮,拍了拍她的背,笑着说:“别害羞,你可以长大的,都是我的功劳。”

每次他想捏她,帝妃无双想给她按摩,帝妃无双不长大就要赔钱。

“咳咳……”江予菲咳嗽一声,预计她会窒息而死。

“以后我会努力,努力让你成长到D杯。”阮天玲认真的说道。

"...阮:!”江予菲又羞又恨,咬牙切齿。他非得和她讨论这么暧昧的话题吗?

阮,紧紧抱住她,笑道:“好了,不说你了。让我们来谈谈我的尺寸…………”

**************

阮天灵让人提前把整个商场打包。

车停在商场门口,他拉着她的手走了进去。

商场里没人,她可以选择这里的一切。

江予菲知道他已经包下了整个购物中心,他心里非常难过。他只是想早点捡起来早点走。

阮,说他们没有睡衣。

进了商场,她直接去了睡衣专卖区,选了几套睡衣。

“就这些?”阮天玲把衣服递给身后的店员,问她。

“嗯,够了。”江予菲点点头。

阮,看了看她,在挂睡衣的地方挑了十几件睡衣交给店员:“都是包在一起的。”

江予菲惊讶地说:“太多了,没那么多。而且我不习惯穿睡衣,所以不想。”

“你过去只穿睡衣。”阮,勾着他那恶唇,凑到她耳边说:“我喜欢你穿裙子睡觉。很好看。”

江予菲想,睡衣不方便!

阮,又道:“方便。”

"..."什么方便?

脱下来方便吗?

江予菲的大脑开始变得不纯...

“你要这个吗?”阮天玲突然问穿着睡裙的她。

江予菲看过去,差点晕倒。

那条裙子太薄了。

无论是吊带睡裙还是柔软的雪纺,面料都很透明,相当于没穿。

裙子的下摆也很短,大概只到大腿根部。

江予菲红着脸抓起裙子,挂在一边,拉着他走开。

“好了,就买那些,我们回去吧!”她拉着他连忙往外走,阮天玲抓住她的手,低声笑了起来。

“别着急走,东西还没买呢。”

是的,他说他不买贴身的衣服。

江予菲想了想,指了指楼上男士专属区,说:“你上楼去买,我在楼下挑。我们半小时后在这里集合,好吗?”

“不行!”

阮,指着楼上说:“你在楼上买,我在楼下挑,然后我们在这里集合。”

“我可以上去吗?”

“是的。”

江予菲到处都是黑线:“我要在上面做什么?我是女的,上面的销售都是男的。”

阮,微微挑了挑眉,道:“我替你买。”?自己买很无聊。"

江予菲对此深信不疑。

为什么这个人三句话不能留两句不带黄调?

“买衣服,你得试穿。如果你不试穿,你就买不到适合你的。你自己去买,这样才合身。”

"于飞,你不能试穿你的裤子!"阮天玲严肃地告诉她。

“你已经知道我的尺寸了,去给我挑吧。黑色的我都要,其他颜色的我都不要。”

帝妃无双

阮,帝妃无双说着把她推上了电梯。“记住,帝妃无双多买,不然穿不够。”

“颜田零,我真的不行。”江予菲急于下来,那个男人又把她推了上去。

“你能行的,相信我!”阮,给了她一个鼓励的微笑。江予菲想再下去,但电梯一直在上升,她被提升到了一半。

“半小时后在这里见面,别忘了。”阮田零冲她笑笑,转身向内衣店走去。

江予菲硬着头皮来到了楼上的男装店。

这里的店员都知道他们今天被预订了。有两个客户,一个是阮先生,一个是江小姐。

通常男士专属区的店员都是男性。

今天这里没有男店员了,都被女店员取代了。

江予菲刚走到门口,两个女售货员向她完美地笑了笑:“江小姐,你需要买什么?”

买内裤...

江予菲张开嘴,但还是没有勇气说出来。

“江小姐,要不要买内裤?”女售货员温柔地问她。

江予菲摇摇头:“不,我只想问,我在哪里可以卖袜子!”

“袜子?”

“对,男袜!”

店员笑着说:“我们这里也有袜子。你想看看江小姐吗?”

“好!”江予菲大方地走进来,看上去很自然,因为她是来买袜子的。

售货员给她看了所有的袜子。她慢慢挑,然后选了几种款式的袜子,黑色和灰色。

一共选了十几对。

“江小姐,还需要买什么吗?”

江予菲环顾四周,笑着漫不经心地问道:“你在这里卖很多东西。”

“是的,我们是这个商场最大的男士贴身服装专卖区。我们这里有男袜,内裤,背心,泳裤。”

“真的吗,那你店里的东西质量一定很好吧?”

“是的,我们的质量绝对有保证,绝对不会让顾客买了觉得不值钱。”

江予菲用锐利的目光看到有几条裤子在打折:“打五折,肯定便宜多了。”

这里的店员都是有教养的人。当你看着江予菲,你会知道她的想法。

“江小姐,你今天真幸运。最近我们店搞活动。现在500元的裤子打五折,只需要250元。这是我们的最低折扣,接近成本价。江小姐,你想买点回来吗?”

“真便宜!”

“是的,如果你现在不开始,你会赔钱的。”店员微笑着催促她买一些。

江予菲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点点头:“那就买一些吧。”

咻,终于说出买内裤的话了。

“你想要多少?”

“嗯,五个...不,十。”十个应该够了。

“否则,来一打,我们可以给你总价9.8%的折扣。”

“好,可以。我要全黑的。”

“那你想要多大的?”

"..."完了,她忘了说尺寸。

江予菲嘿嘿笑着说大小,店员看上去很平静,一点也没有戏弄她。“好的,我明白了。请稍等。”

当汽车启动时,帝妃无双他拉起江予菲的身体,帝妃无双让她坐在他的腿上,同时拥抱她。

“身体不舒服吗?”他关切地问。

江予菲摇摇头,笑了:“不难,我很好。”

“现在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然后回家,好吗?”

“嗯。”江予菲点点头。

阮,让司机先把车开到医院,然后笑着对说:“我先看看你给我买了什么。”

他伸手去拿包,江予菲握了握他的手。

“怎么了?”阮天玲不解的问道。

“回去看看,你现在不能动。”

他觉得她害羞,笑着点点头,“好了,现在不看了。不过你还是给我买吧,不然我惩罚你!”

江予菲不屑不动手,谁怕谁!

去医院检查后,他们回到别墅。

阮、叫人把购物袋搬到卧室里,然后把它们推出去。

门关着,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在卧室里。

阮天玲挽起衬衫的袖子,露出他小麦色的结实手臂。

当他走向大床时,他说:“把包给我,让我看看你买了多少。”

江予菲抓起两个购物袋,摇摇头。“你不能看!”

阮、好笑地扬起眉毛:“你给我买的。怎么能不给我看?”

江予菲仍然摇摇头:“我也很好奇你给我买了什么?”

男人邪恶的嘴唇:“我想知道我能不能看到!”

她不会看的。她看都没看就知道他买了什么。

要不是她过去找过他,她都不知道他会给她买性感内衣。

他们刚刚确定关系,他怎么能给她买那样的东西呢?

真是太过分了!

江予菲咬着嘴唇,严肃地说:“我们做个交易吧!”

“交易?”

“是的。你给我一样东西,我也给你一样。如果我对你给我的东西不满意,那么我可以选择不还给你,或者给你更差的东西。我们给彼此的,只能在今天买到。你怎么看?”

阮田零眯起明锐的眼睛问:“你为什么要做这笔交易?”

“你不觉得这样更好玩吗?”

“还有什么?”

“它可以让你知道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这是个很好的理由!”阮、想了一想,道:“这不公平。我太被动了。我也有权利选择你的东西。这个怎么样?我给你一个,你必须给我一个。直到一方交换才会结束。”

那她就不用接受他的情趣内衣了吗?

“我答应你的要求,但是如果你给我什么东西,我有权选择穿还是不穿。当然,你也有。”

阮天玲几乎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坐在床边,暧昧地笑着盯着她,问:“你怕我给你买你不喜欢的内衣吗?”

“你就不怕我给你买的不好吗?”

“来吧!现在就开始!”阮天玲立即拍板。

其实不管她给他买什么,他都会喜欢的。他只是不想让她难过。

阮天玲拿着自己买的包包,从里面翻找出一套黑色内衣和裤子。

*

冷心又惊愕了——

贝贝的眼神很平静,帝妃无双整个人很平静,帝妃无双很可怕。

“如果你们感情没问题,我对你们的伤害只会让你们更难分开。”

冷心变得苍白。

贝贝无情的揭穿了一切。“你早就应该承认。是因为你没有缘分,不是任何人的错。就算没有我,你们迟早也会分开的。”

“够了——”冷昕生气地打断了她,她冷冷地看着贝贝。“你以为你是谁?别以为自己在这里!”

“如果我说的不对,你为什么要激动?”贝贝还是很平静,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

她越是这样,越是冰冷的心无法平静下来。

“姓贝的,无论你如何狡辩,都无法抹去你的罪行!这辈子都洗不掉的污点!”

“那又怎么样?”

冷心愣住了,“你说什么?”

贝贝用坦荡的眼神看着她,“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又怎么样?你还能指望我做什么?”

“我不会为难,我不会补偿,我也不会再计较了。你还能指望我做什么?”

"..."冷心已经气得发抖。

贝贝现在对她来说就是个无耻的土匪强盗!

贝贝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她根本不在乎。

“心冷,那一切都应该结束了。我现在唯一能给你的补偿就是给你一笔钱。你想要吗?除此之外,我什么都做不了,连一点心都没有。”

冷心突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侮辱。

“我恨不得杀了你!”她吐出了她的怨恨。

贝贝点点头。“我知道,但你不能这么做。你只能想想。”

冷心突然抓起杯子,把水全泼到她脸上!

贝贝没有躲闪。她闭上眼睛,又睁开眼睛。她的眼睛仍然平静。

它就像一片汪洋大海,可以容纳一切。

冷心报复她,不仅没有感到高兴,反而更加恼羞成怒。

贝贝用纸巾擦擦脸,看着她的眼睛。“那真的该结束了。如果你不想放手,你一辈子只会这样。”

"..."冷心气得说不出话来。

她认为自己多年的修养和冷静在这一刻起不了什么作用。

她觉得来贝贝是她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

不,不是她的错,贝贝就是这么无耻卑鄙!

“我已经说了我应该说的话。怎么选,你自己可以。”说完,贝贝起身离开了。

冷心很有克制力,不让自己尖叫出来。

她真的想杀了贝贝!让她活下来,但她不能死!

但是贝贝是对的。她不能这么做。她只能想想...

想想,有什么用?

冷心突然感到沮丧、不舒服和痛苦。

为什么会这样?

她怨恨又在意了这么多年,结果却是独角戏。

她的仇恨感觉像个笑话。

他们为什么无情无义,践踏她?凭什么?

冷心其实有答案。

可能真的是她太执着,太怨恨。如果她早点放下这一切,现在会不会不一样?

如果这些人没有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帝妃无双她就不会受到他们的影响,帝妃无双也就不会一直那么痛苦。

没有他们,她会非常快乐和顺利...

冷心不傻,她什么都知道。

她也知道,放下一切,忘记一切,内心才会平静。

但她不愿意让他们就这么轻易离开。

我知道我不愿意伤害她这么多年,但她还是放不下,也不能主动去做...

她还是不甘心。

为什么他们都过得那么好,她却过得那么辛苦?

她真的不能甘心!

想到这,冷歆又恨又恨,恨南宫乐山和贝贝,恨自己。

她为什么这样?她为什么放不下!

“啊——”冷心再也忍不住尖叫了出来,同时砸碎了手中的杯子!

“轰!”杯子突然撞到一个人的胳膊,发出沉闷的声音。

“哐当——”然后杯子掉到了地上,摔成了碎片。

冷心怔了一下。

她没想到会打别人。

而刚走,不幸的是,被砸的那个人正淡淡的看着她。

冷心第一眼就看到了他那双又黑又冷的眼睛。

他的眼睛很亮,没有任何波澜,仿佛浩瀚的海洋,可以藐视一切。

他的眼神让她想起了贝贝。

贝贝现在也是这样的眼神。

冷心突然这么生气,为什么他们都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

她那么坏,他们那么优越吗?!

冷心愤怒的起身,没有道歉,很陌陌的离开了。

男人瞥了她一眼,眼神依然没有任何波动。

服务员紧张地跑过来。“段先生,你没事吧?”

那人低声说:“没什么。”

然后他大步走了,好像事故从未发生过一样。

贝贝走后,没有回房间,直接出了酒店。

她不像她表现出的那样冷静和冷血。

但她一定要对冷歆说那些话,因为她真的不想纠缠过去的恩怨。

而冷心的那些委屈,就像吸血鬼一样,一直在吸收她的能量。

她付出了很多,吸收了很多能量,再也不想赎罪了。

她是个人,不是圣人。

让她为自己的生命赎罪。她不能。

总之,她做了补偿,做了价格。将来,她会切断这一切,过着简单的生活。

别人怎么想怎么对待她都无所谓。

这一次,她决心做一个坏女人,一个没有良心的坏女人。

但是放下一切的感觉真的很好。

贝贝走在路上,轻松的笑了。

然而,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她发现一个男人在悄悄地跟着她。

贝贝努力加快脚步,那个人也是。

她转身,他也转身。

贝贝确信那个男人在跟踪她。

贝贝害怕被跟踪,她不止一次遇到过一个正在暗算她的变态。

她这次也想到了。

贝贝很生气。现在还是大白天。那个人怎么能明目张胆的跟着她?!

但她还是不敢大意,瞅准机会跑了。

他后面的人也跑了。他比贝贝快。

贝贝看到自己即将被抓,帝妃无双吓得大叫:“救命,帝妃无双救命!”

正前方有一名警察。

听到呼救声,警察赶紧跑了。“夫人,发生了什么事?"

贝贝冲向他,指了指身后的男人。“他跟着我,我不认识他!”

那个人看见了警察。他没有逃跑,而是继续跑。

他的目的很明显,是为了贝贝。

至于贝贝身边的警察,他完全不理她。

警察觉得这个人真的很猖狂,冲上去瞬间制服了他!

当这个人发现一名警察在半路上被杀时,他非常生气。“喂,你在干什么?放开我!”

警察厉声问道:“你想干什么?你想对那位女士做什么?”!"

男人看着贝贝,两眼发光,“我要跟着你,永远跟着你!”

贝贝突然战栗起来。“我不认识你。”

“我认识你,让我跟着你,永远跟着你,好吗?”男人的眼睛又亮又吓人。

贝贝往后退了一步,问警察:“请帮我摆脱他,谢谢。”

然后她转身就跑,潜意识告诉她,那个男的疯了,她得离他远点。

“别走,等等我!”那人突然挣脱警察,追着贝贝。

警察快疯了。

现在的变态是不是都很自大,根本不关注他?

“混蛋,你给我站住!”警察也追了上来。

结果那个人被抓了,带到了派出所。

贝贝也不得不作出声明。

“我不认识那个人,也许他是个变态。”贝贝拿着声明说。

另一方面,男人的态度完全不同。

他兴奋地对警察说,“我认识她。她是我的女神。我终于找到她了,就跟着她。”

警方还怀疑此人是个变态。“你说你认识她,那她是谁?”

“她的名字叫贝贝,她是一名雕塑家。我家收藏了她很多作品。”当那个人说完后,他突然解释道:“对了,我叫大卫和查尔斯。”

警察愣住了。“查尔斯?你是查尔斯集团的谁?”

大卫漫不经心地回答:“哦,那是我父亲创立的团体。”

警察:“…”

大卫的身份确认后,警方自然不会再为难他。

他跟着贝贝的目的也是搞笑,其实和脑残追星族差不多。

他太喜欢贝贝的作品了,对她爱得发狂,情不自禁地跟着她。

但是大卫答应不伤害她,警察只警告了他几句,其他什么也做不了。

贝贝没想到这个变态居然是查尔斯集团的继承人。

查尔斯集团在伦敦很有名,因为很多国家都有自己的连锁酒店,都是五星级以上的。

还有,这个家族历史悠久,贵族也很多,所以很有名,是一个真正的贵族家庭。

知道了大卫的身份,贝贝松了口气。

至少,这样的人不会不顾别人的意愿去做任何有害的事。

但她还是不想和这样的人有任何接触。

出了派出所,贝贝拦了辆车,快步走了。

她不忍心逛街,直接回酒店了。

回到酒店不久,帝妃无双贝贝突然接到前台的电话。

“你好,帝妃无双贝贝小姐,很抱歉打扰你。”

贝贝纳闷:“怎么了?”

接待员微笑着说:“嗯,查尔斯先生想问你。他现在方便上来找你吗?”

贝贝:“…”

大卫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

贝贝突然想起来她现在住的酒店好像是查尔斯集团名下的酒店。

贝贝对那个大卫没什么好印象。

她淡淡地说:“不好意思,我不能方便地见人。”

“正是如此。查尔斯先生说,如果你让他上去不方便,你能下来吗?他想请你吃饭。”

“我没有空。请告诉他,我目前不想联系任何人,谢谢。”说完,贝贝就挂了电话。

看来这家酒店不能住了。

贝贝立即收拾行李,打算换一家酒店。

她没有多少行李,所以她很快就打包好了。

贝贝拿着两件行李去开门。门一开,她就面对着一双明亮的琥珀色的眼睛。

“啊——”贝贝吓了一跳,惊叫起来。

“嗨,贝贝。”站在门口的男人高兴地和她打招呼。“很高兴见到你。你现在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饭。”

是的,这个人就是大卫!

贝贝没想到他会直接在门外等。

虽然她心里不高兴,但脸上却无动于衷:“查尔斯先生……”

“就叫我大卫吧。”

“查尔斯第一……”

“我叫大卫。就叫我大卫吧。”大卫微笑着问道。

贝贝不得不改口。“大卫,你想做什么?”

“我想认识你,请你吃饭,跟着你。”

要不是他坦荡的眼神,贝贝觉得他别有用心。

“跟我来?你不觉得你的要求很诡异吗?”

大卫眨了眨眼。“有吗?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只是想和你讨论一下你的美术作品。贝贝小姐,你不知道我对你的每一部作品都充满了好奇。我很想知道你的作品是在什么样的灵感下诞生的,有什么样的故事。”

大卫说他感兴趣,不是假装。

贝贝能感觉到他是一个对艺术非常感兴趣的人。

“如果你真的这么感兴趣,我们可以留下联系方式,在线交流。”贝贝礼貌地说。

大卫摇摇头。“但我只想和你在现实中交流。放心吧,我不会多打扰你,我只会跟着你,等你有空的时候再和你商量。”

“你要跟着我,这不烦我吗?”

"我可以做你的导游,带你游览伦敦."

“对不起,我在伦敦长大。我在这里住了20年了。”

大卫马上说:“我可以做你的保镖。”

“我不需要。”

“那你就当我空生气,不理我。”

贝贝突然头疼。他为什么这么难相处?

“不,我不需要你跟着我。我什么都不需要。”不想和他废话,贝贝提着行李出门了。

“你要去哪里?”大卫看见了她提着的手提箱。

贝贝没有回答,关上门径直走了。

大卫伸手过来说:“贝贝,我来帮你。”

“没必要。”

贝贝避开他的手,帝妃无双快步向电梯走去。

大卫紧跟在她后面。“我真的可以帮你。”

“谢谢,帝妃无双不过我不需要。”

“那你去哪里?”

贝贝没有回答,按下电梯按钮,电梯门开了。她拖着行李进来,大卫也跟着进来,继续追着她。“贝贝,你要回美国吗?”

大卫笑着说:“嗯,最近没事干。我和你去了美国,好久没去了。”

贝贝震惊地看着他。

他想和她一起去美国!

大卫眨眨眼,“你不是要回美国吗?不过没关系,去哪里都没关系。”

也就是说,即使她走到天涯海角,他也会跟着去?

贝贝突然觉得这个人好可怕。

“大卫,请不要这样跟着我?”贝贝苦苦哀求。

大卫突然有些委屈,“为什么?我不会打扰你,也不会对你怎么样。”

“那你为什么一定要跟着我?”

“因为我喜欢你的工作,我喜欢你。”大卫开心地笑了。“我真的很喜欢你。看到你我很开心。看不到你我肯定会不开心的。”

“但我不会高兴见到你的。”

“为什么?”大卫检查了他的衣服。“我觉得我还行。”

"...我不喜欢别人跟着我,尤其是一个陌生人。”

大卫很惊讶。“我们不是陌生人。你了解我,我了解你,我很喜欢你。”

“可是我不喜欢你。”贝贝什么都不想操心,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大卫非常自信。“没关系。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的。”

“你一直这样跟着我,我不可能对你有好印象。”

大卫愣了一下,为什么:“但是如果我不跟着你,我会很沮丧的。”

“那么,无论如何你都会跟着我?”

大卫肯定地点点头。“是的,我想确保每天都能见到你,这样我每天都会感到快乐。”

真是个神经病!

如果他是一般的神经病,那他一定是地位不一般的神经病。

贝贝想摆脱他,没那么容易。

但她一定会摆脱这个人。

贝贝看了看电梯,发现他们还在原来的楼层。她刚才根本忘了按一楼的按钮。

贝贝打开电梯门,又把行李拖了出来。

大卫很好奇:“贝贝,你不走吗?”

贝贝头也不回,“是的,我不去。反正我去哪你就跟着我。”

大卫突然笑得很灿烂。“太好了,你同意我跟着你吗?”

贝贝蓦然回首,神色平静。“大卫,我们能讨论一件事吗?”

“是什么?”大卫的积极合作。

“任何时候都不要跟着我。你不是说一天见我一次就够了吗?能不能一天见我一次再回去?”

大卫深邃的五官荡然无存。“但我还是想多见你几次。”

“你这样做,会影响我的创作。”贝贝严肃地说:“你不太喜欢我的作品。我创作的时候不能被打扰。这样,我就无法沉思,也无法产生更好的作品。大卫,我相信你也不想看到这个结局吧?”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