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皇冠126网(中国)股份有限公司----早安老婆大人(1/06)

皇冠126网(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埃文,早安让你害怕的都是爸爸的错,早安对吗?别哭,爸爸不是故意的。”这是他对莫兰说的。

莫兰的脸很冷,但是脸色很不好。“你半夜闯进来是什么意思?!"

吓唬人没那么吓人!

齐瑞刚冲她笑笑,抱着宝宝走进卧室。对了,她头也不回地说:“进来吧,把鞋穿上,小心着凉。”

莫兰走进去,穿上鞋子和外套。

齐瑞刚坐在床上,熟练地哄着埃文。

埃文很快就睡着了。他把孩子放在婴儿床里,抬头看着莫兰,压低声音说:“我不怕你不给我开门,所以我想自己进来。”

结果别墅里装了红外线报警器。他一开门,警报就响了。

不想吓到莫兰,他干脆大张旗鼓的来找她,他很自信。

莫兰关心埃文,不想在这里和他争吵。

“我们下去说吧!”

说完,没等他回答,她转身向外走去。

祁瑞刚起身跟上,刚和她下楼,门突然被推开,一个男人闯了进来。

祁瑞刚一个闪身挡在莫兰面前,等看到面前的人,他突然阴沉了脸。

莫兰也看过去,惊讶地发现祁瑞森来了。

祁瑞森穿着宽松单薄的灰色睡衣,脚下是一双拖鞋,胸部微微起伏,显然是一路奔跑。

他看到祁瑞刚在这里,很是错愕。

“是你闯进来的?!"祁瑞森问道。

齐瑞刚冷笑道:“现在你闯进来了,我们看清楚了。”

齐瑞森看着莫兰,神色平静:“我以为有小偷闯进来了。”

莫兰动了动嘴唇,想问他是怎么知道有人闯进来的。!

还有,他为什么能轻易打开她的门!

话到嘴边,莫兰又改了内容:“我在这里挺好的,回去休息吧。”

“如果你需要我除掉他,你可以说。”祁瑞森指着祁瑞刚。

祁瑞刚嘴里微呼,眼底闪过一丝不屑。

莫兰摇摇头。“不,我可以自己解决。回去。”

祁瑞森也知道,他这个时候留下来是没有用的。

“好,我马上回去。有事打电话给我。”

“好。”莫兰点头保证祁瑞森放心离开。

临走时,齐瑞刚冷冷地哼了一声,说:“他会注意的。你跟他走了多远?”

“跟你没关系!”莫兰声音冰冷,“谁让你闯进来的?!在这里干吗?!我邀请你进来了吗?!"

齐瑞刚脸色阴沉:“他可以私自开门,我不行!你看,就算关上门,那小子也能自由进入这里!他居心不良,小心你不知道他算计了你?!"

“他怎么样了?跟你没关系!我在问你,谁让你进来的?!"

齐瑞刚忍着气:“我是来看儿子的,是不是?”

“我没让你进来!”

“我想见我儿子,还需要你的许可吗?!"

莫兰最烦齐瑞刚,他不讲理。“不要为我耍流氓。我和你离婚了。孩子是我的!”

南宫文祥淡淡地说:“保护他的安全。他也是你的主人。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的,老婆我知道!老婆”叶笑言恭敬的应了下来。

南宫文祥刚挂了电话,叶笑言也收起了电话。

陈俊问他,“他对你说了什么?”

叶笑言没有回答,问道:“你和老板的关系……”

“我奶奶是他唯一的女儿。”陈俊直接回答。

叶笑言压下心中的惊讶。他一直以为安森是南宫世家内部的一员,却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身份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高贵。

“老板没说什么,只是让我保护你的安全。还有,谢谢你,老板没有因为你替我美言几句而责怪我。”

陈俊盯着他笑了:“我应该对你说谢谢。要不是你,我早就死了。”

叶笑言皱起了眉头。他不想听他说那句话:“我很了解你的本事。就算没有我,你也不会出事。”

“那不一定,我没子弹了。感谢你的及时到来,否则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幸运的是,你不顾一切地救我。如果你在乎你的任务,恐怕没人会来救我。”

听他这么说,叶笑言快死了。

他也庆幸自己冲过去救了他。

“不说这个了,你累了,我带你去休息。”叶笑言站了起来。

结果,他一站起来,陈俊就抓住他的手,拉他坐下。

他很不解:“还有别的吗?”

陈俊用黑色的眼睛盯着他,他紧闭着嘴唇问道:“你最近几年怎么样?”

叶笑言的心跳加快了一点,但他的脸很平静。

“我过得很好。”

“什么是秘密训练,你训练了多久?”

“我培训了两年,培训内容很多。总之,我学到了更多的东西。”

陈俊皱起眉头:“这一定很难。”

“不努力……”

陈俊低下头,揉了揉手掌。叶笑言的手掌很小,皮肤白皙,像一个女孩的手,但他的手掌很粗糙,手指和手里有一个厚厚的茧。

在岛上训练之前,叶笑言的手从来没有这么粗糙过。

所以从他的手中,我们可以看到他这两年的努力。

叶笑言的眼睛闪了一下。他缩回手,声音平静。“我带你去休息。”

“小燕,你不问我这两年怎么过的?”陈俊突然问道。

叶笑言微微低下了头。“你不用问我就知道,你一定要好好生活,天天和家人在一起。”

他边说边笑:“看到你过得这么好,我很开心。”

陈俊笑了:“我真的做得很好,但是我每天都很努力。希望自己能早日变强,这样我才能更有资格带你走。”

叶笑言假装不理解他:“我在这里过得很好,这种生活正是我想要的。为什么要带我走?你放心,我很适合杀手的身份。”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安森,时间不早了。早点去休息。”叶笑言打断了他。

陈俊心里很痛。他为什么要逃跑?

“这两年你想过没有?”他没头没尾地问。

!!

叶笑言似乎听懂了他的话,大人好像他没听懂。

他淡然一笑:“我当然想清楚了。我想这样度过一生,大人成为顶级杀手。我想更好的报答老板的救命之恩,培养他的善良。”

陈俊不是傻瓜。

叶笑言间接拒绝了他。

叶笑言没有直接拒绝他,他想,他心里也有他。

看来他太乐观了。

但他也知道,叶笑言不会轻易接受他。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地位的悬殊,还因为他们的性别问题。

陈俊笑着说,“你知道,我这次来伦敦是为了找你。我没找到你。我很失望。谁知道上帝又安排我们见面了?小话说明我们有缘。我知道你没想清楚,没关系,你慢慢想,我不会逼你的。”

他只会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感受。

叶笑言真的不想和他讨论这件事。“客房在二楼的右手边。我先去休息。你也应该早点休息。”

说完,他起身朝楼上走去,头也不回。

陈俊看着他消失在楼上,感到悲伤和高兴。

他真的很高兴再次见到他。

经过两年的思考,他已经非常确定自己对叶笑言的感情。

在这个世界上,他不会对第二个人有那么美好纯洁的爱。所以他不会放弃叶笑言,他真的很想和他在一起。

那天晚上,叶笑言很久都没有睡着。

他满腹心事,满脑子都是安森和他的话...

他两年前说的话,今晚说的话。

他没想到自己的态度还是那么坚定,但他注定无法回应这种感觉。

叶笑言翻来覆去,直到天亮才睡着。

一大早,有人按门铃。

陈俊在厨房里直接去开门。

杰克没想到陈俊会开门。当他看到他时,他感到震惊,然后眯起眼睛。

“你怎么来了?”

陈俊以平静的态度微笑着:“为什么我不能在这里?是你,一大早,你在这里干什么?”

杰克也笑了:“我自然是来找小燕的。”

“他还在睡觉。他昨晚太累了。”陈俊这样说,让人无限遐想。

杰克的眼神有点深邃。“嗯,我知道,昨晚他出事了。这就是我来的原因。”

杰克说着,自己走进了房子。

陈俊淡淡地说:“他还在休息。等他醒了再说。”

“我没时间,只能现在谈。”杰克笑了笑,走上楼去。

陈俊上前挡住了他的去路。“你来了,我去叫他。”

“每个人都是男人,不要避嫌。”杰克笑了笑,绕过他,继续上楼。

“但你也要懂得礼貌,说他还没起床。”陈俊又去拦截他了。

“没事,我们做杀手不在乎这些。你是君子,你和我们不一样。”

杰克话里有话,好像在排斥陈俊。

陈俊沉下脸来,眼神冰冷。“你在这等着!”

他的话不能拒绝。杰克停顿了一下。陈俊已经朝楼上走去了。

!!

早安老婆大人

他上楼去敲叶笑言的门。

叶笑言很快就醒了。他穿好衣服,早安去开门。

“有什么事吗?”他问陈俊。

陈俊看了一眼他凌乱的头发,早安突然觉得叶笑言很可爱。

“杰克来了。他在楼下等你。”

叶笑言没有多问,“我知道,我会下去的。”

说完,他也不洗漱,直接下楼去见杰克。陈俊的心里有点不高兴。他只是不高兴叶笑言遇到了杰克。

他跟着他,没有去厨房,和他们一起坐在客厅里。

杰克没理他,笑着问叶笑言:“我听说你昨晚有麻烦了,你没受伤吗?”

“我没事。兄弟,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杰克直奔主题:“我老板派我来的。他让我负责这件事,找出是谁袭击了你。我去现场看了。现场痕迹清理干净,什么也没留下。你知道对方是谁吗?”

叶笑言摇摇头。“我不知道。不过,有很多,二十左右。可以从这方面入手。昨天带这么多人去拍卖会的人肯定不多。”

“嗯,他们还有其他特征吗?”杰克又问。

叶笑言想了一会儿,说道:“我大概记得几个车牌,但是我记不全了,不过你可以全部检查一下。”

“好,你给我写信。”

叶笑言拿出纸和笔,写了几个大概的车牌,递给了他。杰克看了看,记住了车牌。

“还有别的吗?”

叶笑言摇摇头:“其他人我不记得了。在我见到的人中,没有一个是我认识的。”

“我知道他们统一用什么枪。”陈俊突然开口了。

叶笑言和杰克看着他。

杰克扬起眉毛。“是什么枪?”

“是新上市的f94。这种枪有专门的销售渠道。你去了就能知道是谁买的。”

“你知道这个吗?”杰克有点惊讶。

陈俊淡淡地问:“我不应该知道吗?”

“我以为像你这样的绅士不会关心这些事情。”杰克笑了。

陈俊听出了他话中的嘲笑,但他并不生气。

“我知道的比你多。”他挑起了反击。

杰克笑了笑,起身说:“知道这些就够了。我仍然领先一步。对了,要不要我派些人保护你?”

“没有!”陈俊和叶笑言同时发言。

叶笑言看了一眼俊臣,对杰克说:“没有人应该知道我住在这里。你派人也没用。”

按他们两个的本事,确实没必要派人。

那些保镖不如他们。如果他们有危险,他们来了就会死。

陈俊也在想同样的事情。

如果有危险,他可以自己处理。没必要派人。

他不想让任何人打扰他和叶笑言在一起的时间。

杰克也没有强迫。“那我走了。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这句话,他是对叶笑言说的。

叶笑言甩开他,他关上门,转过身,突然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

“什么东西烧焦了?”

陈俊跳起来,冲进厨房。

炉子上煮的粥糊了,陈俊关了火,对变黄的粥无言以对。

!!

叶笑言跟着进来,老婆看到烧焦的粥,老婆他有点不好意思。

陈俊恼怒地说,“都是杰克。要不是他来,我也不会把粥糊了。”

叶笑言安慰他:“没关系,你也可以吃。膏不多,只有一点。”

陈俊不想浪费他的努力。

他从来没有开始做饭,所以他想把他做的食物带到叶笑言。

“真的能吃吗?”他很期待地问。

叶笑言看着他的眼睛,坚定地点点头:“你可以吃它。我自己做饭的时候,大部分都一样。我吃了没问题。”

陈俊笑了:“好吧,我们去吃饭吧。”

“就吃这个?”

“我不会做别的事。你这里没有黄瓜,不然我可以做个凉拌黄瓜。”这道菜,还是他跟着你学的爱。

叶笑言打开冰箱,里面有一些鸡蛋。

“我去煎点鸡蛋。”

“好。”陈俊笑得更灿烂了。

叶笑言很快煎了几个荷包蛋,然后两人围着桌子,开始吃早餐。

陈俊一边吃着叶笑言做的荷包蛋,一边喝着有点糊的粥。感觉很好吃。

他抬头看着叶笑言,他只是低头专注于吃东西,甚至没有咀嚼的声音。

意识到他的目光,叶笑言抬起头问道:“你在看什么?”

“你最近有什么任务吗?”陈俊问他。

“不知道,还没有。”

陈俊笑着说:“没错。我要在伦敦呆一段时间,所以你应该是我的保镖。”

“我?”

“嗯。那些人还没抓到。他们一定是要对付我,想从我手中夺走王冠,所以我需要一个保镖。”陈俊说的很有道理。

叶笑言不确定他的具体想法。

“我可以推荐一个比我优秀的杀手做你的保镖。一个保镖够不够?或者找更多的人当保镖。还有,既然你要在伦敦呆一段时间,去南宫城堡怎么样,在那里你的安全至少没问题。”

陈俊不假思索地拒绝了。

“不,只是你做我的保镖,我更信任你。让别人来,我会难受。住在城堡里也不方便,而且离城市太远。我陪你。”

“和我一起住?!"叶笑言惊愕了。

陈俊笑着点点头:“嗯,我觉得你的地方挺好的。我会住在这里。我们是朋友,你连这个都不能不同意?”

他这么说,叶灿小燕还能说什么。

然而,他不想答应。

“如果你想住得离城市更近,我也可以帮你找房子。那里的房子比我的好。而且我建议你多找几个保镖保护自己的安全。我觉得老板肯定希望这样。注意不要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

陈俊的态度很坚定:“我觉得挺好的。一言为定。我相信你能保护我。如果你不自信,没关系,我可以保护自己。”

叶笑言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那好吧……”

陈俊眼中闪过一丝成功的微笑。“快吃,吃完跟我出去。”

“你出去干什么?”叶笑言好奇的问。

!!

饶是叶笑言再冷静,大人也忍不住红了耳朵,大人“你用关我什么事?!你还想买什么?!"

陈俊见他生气了,也没继续逗他:“暂时没了,我们去看看。”

叶笑言在等他。他推着购物车走了。

从超市买东西后,陈俊说她要去购物中心。

他打算买衣服。

叶笑言看到他还穿着昨天的西装,默默地开车去了商场。

在商场里,叶笑言像男仆一样跟着陈俊。

陈俊现在非常高,185英尺高,有着宽阔的骨架,强壮的肌肉和完美的模特身材。

他的衣服很容易买到,所以他不必试穿,只看合适的尺寸。

扫荡了很多店铺,直到两个人拎着太多购物袋才罢休。

而这些东西,车上装的都是。

叶笑言看了一眼汽车后座上高如小山的购物袋,问君臣:“你会在伦敦呆多久?”

“不知道。”

“不知道大概多久?”

陈俊笑着问:“你想让我呆多久?”

“我在问你。”

“不知道。”陈俊仍然是这句话。

叶笑言气急败坏,他不再追问,发动汽车离开。

陈俊喝了一口水,揉了揉肚子。“我饿了。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

“你想吃什么?”

“随便。”

“我也不知道吃什么。”

陈俊盯着他,没有看窗外的风景。“你喜欢吃什么?”有没有好的餐厅推荐?"

“不知道,我没在外面吃过。”

“那就去吃中国菜。你一定很久没吃了。”

叶笑言没有回答。他开了很久才找到一家中国餐馆。

陈俊要了一个盒子,点了许多菜,其中大部分受到叶笑言的喜爱。

他仍然记得叶笑言的味道和他最喜欢的食物。

叶笑言心里有些复杂的感觉,但他看起来总是像往常一样。无论安森做什么,他都是那么的淡定淡定。

吃饭时,陈俊问他:“小燕,你有兴趣回国发展吗?”

“有什么发展?”叶笑言问道。

他是杀手,还能发展什么?

“你喜欢做什么?”陈俊似乎认为他很容易转行。

“我没有喜欢做的事。”

“你擅长什么?”

“杀人。”

“你喜欢杀人吗?如果你不想做杀手,我可以帮你找别的事情做,跟我一起回来,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不,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叶笑言非常严肃地说道。

陈俊点点头,不再试图说服他。

吃完就回去了。

叶笑言帮安森收拾东西,然后杰克的电话来了。

他说他已经查出昨晚是谁袭击了安森,并提醒他们对方并不弱,要小心。

叶笑言挂了电话,告诉了陈俊这件事。

陈俊一点也不害怕:“我知道。”

叶笑言劝他:“在对方放弃他的想法之前,你应该先去南宫城堡,或者你可以回中国。当他们派了这么多人去抢王冠的时候,他们拯救了必须要赢的心。所以他们不拿到皇冠是不会放弃的。”

!!

早安老婆大人

陈俊扬起眉毛。“你想让我做胆小鬼吗?”

“这不是让你做一只退缩的乌龟。他们有很多人。你住在这里不安全。没有必要和他们对抗。”

陈俊笑着说:“别担心,早安他们不会再想杀我了。”

“为什么?”叶笑言迷惑不解。

陈俊看了他一眼,早安只喝茶,不说话。

叶笑言立刻明白了。

他真的很蠢。安森是老板的曾孙,老板不会管他死活。

即使对方煞费苦心,也不敢得罪南宫家。

但是刚才杰克在电话里说对方不好对付,发现他们一定要拿到皇冠。想必他们不会轻易放弃。

“就算他们不敢明面上对你动手,谁能保证他们不会私下动手?你最好小心点。”

陈俊点点头:“我知道,我会非常小心的。”

“我的意思是,你最好住在南宫堡。”

“你这么不希望我住在这里?”陈俊忍不住问。

叶笑言看上去很平静:“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全。”

“我没事,他们私下也不敢对我。我出事了,他们最可疑,他们没那么蠢。如果他们真的要上门,无论我住在哪里,他们都会上门。”

看他平静的样子,叶笑言不好再劝什么。

其实安森说的有道理。

只是他有自己的私心。他不想让他住在这里。他不想和他有太多的接触。

如果他曾经年少无知,他会感动。所以现在他不能动,也不敢和他有任何麻烦。

他和他的身份是不可逾越的鸿沟。安森的家人怎么能同意他和一个杀手在一起?

这不是重点。关键是,他的性别不能暴露。

他不是一个正常人...

“你在想什么?”陈俊突然打断了他的思绪。

叶笑言转向上帝:“没什么。”

陈俊突然起身,在他身边坐下。“你好久没看到安妮和他们了,要不要看看他们的照片?”

叶笑言引起了人们的兴趣,他真的很想去看看。

陈俊没有等他回答,而是拿出手机翻出了相册。

“这就是那个女孩现在的样子。”

照片中的安妮已经长大了很多,也高了很多,但是她的笑容还是很甜很可爱。

陈俊翻出了下一张照片:“这是我们的全家福。”

叶笑言微愣。

照片上有五个人,江予菲和他的家人。他们坐在客厅里拍了这张照片。照片上的五个人都笑得很开心,很开心。

叶笑言发现安森和安迪非常像他们的父亲。安妮也是这样,但是和她妈妈的长相搭配起来就变得很甜。

“你父母很年轻。”

陈俊笑着说:“但他们认为自己老了。”

“没有,我才三十多岁。”叶笑言说的是实话。

“如果我妈妈听到你的话,她会很高兴的。对了,我还没跟你说我家的事,也没跟你说我们的中文名。”

“没关系,别告诉我。”叶笑言下意识地拒绝了。

“说啊!”陈俊坚持说他已经决定和叶笑言在一起,所以他不能对他隐瞒任何事情。

“我姓阮,中文名阮俊臣。你知道是哪三个字吗?”

!!

叶笑言在脑海中背诵了他的名字,老婆他摇摇头说他不知道。

陈俊在手机上打了他的名字。“这是我的名字,老婆安迪是阮军·齐家,安妮是阮军·艾...我妈妈是江予菲,我爸爸是阮田零。我家也有爷爷奶奶和曾祖父。太爷爷很老了,但是身体很硬朗,我们一家人都在等他百岁生日。”

叶笑言很惊讶:“他快一百岁了吗?”

“嗯,现在有九十多个。到时候你也要去参加他的百岁生日聚会。”

叶笑言没有接话。

陈俊的眼睛微微一闪,她说起了别人:“我们家住在A市。如果你打听阮的企业,可以找到我们。我爸妈都是很开明很好的人。以前我跟他们说你,他们都说想见见你。”

叶笑言吓了一跳。

“你跟他们说了我什么?!"

“当然,你是我们的朋友,你有很多优点。其实不用我说你。你的爱在家里赞美你。那个女孩很想你。你来我家玩,她一定很开心。”

叶笑言松了一口气。

他也反应过来,你爱的是安妮。

“恐怕我没有机会参观你的房子。如果安妮在伦敦,我可以见她。”

“为什么没有空?等你休息了,可以去我家。”

“不行,我不能去你家。”

陈俊皱起眉头:“为什么?”

"...我是个杀手,我去你家只会给你家带来麻烦。而且你父母都是普通人,我还是不打扰他们生活的好。”

“他们不会介意的……”

叶笑言打断了他的话:“即使他们不介意,我也不能去。我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人。”

陈俊站起来笑了。“你想说我和你不在一个世界。”

叶笑言沉默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陈俊解释道,“事实上,你想得太多了。我爸妈都不是普通人。他们已经看到了我生命中的一切。你会惊讶地说我爸爸以前做过什么。放心,别说你是杀手,就算你是怪物,他们也能坦然接受。”

叶笑言的心不禁一跳。

他也是一个怪物...

“不管怎样,他们现在一定很平静。我还是放过他们吧。”

陈俊有点不高兴:“只是去做客,不打扰。”

“有机会我就去。”

“这句话你说了很多年了,却一次都没去过。”

叶笑言不想和他继续谈这个话题,“我说的是真的,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去的。你累吗?要不要休息一下?”

陈俊知道他在转移话题。他叹口气,“小燕,我对你的感情是认真的。我不想把你吓跑,所以我愿意慢慢等你,但你不想拒绝我。”

叶笑言站起来,严肃地说:“安森,让我也告诉你真相。我只觉得你是我的好朋友。”

陈俊怔住,看着他。

叶笑言的眼神坚定:“我不喜欢男人,我只喜欢女人。”

陈俊突然笑了:“我不相信你对我没有感觉,我能感觉到,你对我有感觉。”

!!

早安老婆大人

“这只是你的感觉,大人但我的话是真的。”说完,大人叶笑言就走了。

只留下陈俊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

叶笑言明确拒绝了陈俊,这让陈俊心情不好。

而且叶笑言还故意和他保持距离,如果没有必要,就不要和他说话。

陈俊的心情更加烦躁。

就在第二天,杰克带着一个人来见陈俊,并打了他的枪口。

杰克带来的人是阿道夫。那天晚上袭击陈俊的人是近年来新兴的陆军消防团。

阿道夫是军需团的第二任团长。

他作为代表来到这里向陈俊道歉。

“阮先生,对不起。我们当时不知道你的身份,所以被冒犯了。请见谅。”阿道夫认错的态度很好。

但是陈俊心情不好。

“我不知道我的身份,你能随便抢吗?我不是被救了,而是被你杀了怎么办?”陈俊淡淡问道。

阿道夫笑着说,“幸好没犯大错。这就是阮先生幸运和幸运的原因。而我们是盲目的,无意中冒犯了你。如果我们知道你的身份,我们肯定不会伤害你。”

阿道夫很健谈,但陈俊的脸色好了一点。

而且他看得出来,阿道夫虽然是来道歉的,但是态度不卑不亢,明显很自信,也不怕南宫家。

南宫一家人基本都是光明面做生意的,自然不会拿这种工作去做* * * *,不弱的就硬碰硬。

但是,他的曾祖父显然费了很大的劲才逼他们道歉。

陈俊不是一个气量小的人,所以她不会不依不饶。

“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这件事已经暴露了。可以回去了。”他说。

阿道夫的笑容是真实的:“阮先生虽然年轻,但是很有气度,我很佩服他。不过,来了这里,我还有一件事要求。”

陈俊扬起眉毛。“你想要女王的王冠吗?”

“阮先生很聪明。是的,我们愿意以更高的价格购买您手中的女王王冠。”

陈俊开心地笑了:“你为什么不高价买呢?”

阿道夫淡然一笑:“当时我以为存一笔钱就是一笔钱。”

如果能得到谁愿意花钱买?

“你很直白,但我很喜欢。只是我不打算卖皇冠,所以不能卖给你。”

阿道夫微微愣了一下:“为什么?阮先生是不是也很想要那顶皇冠?”

“嗯,既然买了,自然有我的心意。我不缺钱,就不卖了。”

阿道夫真诚地说,“阮先生,我们真诚地想买下你手中的王冠。请报价卖给我们。”

陈俊心情不好,她没有耐心。

“我说不卖就不卖。回去。”

阿道夫看到了他坚定的态度,并不急于说服他。

他起身道:“好吧,我先回去了,不过我们很真诚,就和你商量。今天不好意思,阮先生。再见。”

叶笑言起身送走了阿道夫和杰克。

他回到客厅,犹豫着问陈俊,“那顶王冠对你真的重要吗?”

!!

“你问这个干嘛?”陈俊问,早安感觉好了一点。

他确实和他谈过。他以为自己真的没有主动找他说话。

叶笑言表达了他的观点:“我认为他们不会放弃,早安直到他们得到它。你可以高价卖给他们,摆脱一个麻烦。”

“我不怕他们。”

“我知道……”他只是担心会惹上麻烦。

陈俊看出了他的想法。他轻声说:“你放心,他们想对付我。没那么容易。”

“我知道,但它们不容易处理。我看得出来,如果有必要,他们不介意去找你。我不怕他们来,我怕他们耍阴谋。”

其实,陈俊也感觉到了。

阿道夫一点也不怕他。他的态度不言自明。如果有必要,他们可以和南宫家竞争。

陈俊冷笑道:“虽然他们不怕我,但我也不怕他们。要不是他们下手,我可能心情好就卖给他们了。谁让他们让我不开心了?”

“这就是你没有卖给他们的原因吗?”叶笑言问道。

“当然,皇冠对我其实没什么用。我买了来收,就是不想卖给他们。”

叶笑言有点哭笑不得。他没想到安森还有幼稚的一面。

“卖给他们,打掉他们。”他劝他。

“你面对的是谁?”陈俊不高兴了。

“我们是朋友,我当然会想到你。他们在卖军~火,什么都不敢做。为了得到东西,他们一定会尽力的。”

陈俊笑了笑:“我说,我不怕他们。”

卖军的怎么了~火?他爸爸以前卖军~火,他做的比他们好。

叶笑言不能拒绝服从他,所以他有点担心。

他对他真的很好。

这几年他没见过什么阴谋,怕安森出事。

如果对方想对付他,他们可能不会现身。偶尔玩点小阴谋就够了。当时,他们在上面找不到任何东西。

之前他也觉得对方不敢真的对安森怎么样。毕竟安森出事了,他们会被怀疑。

但是现在人家都来道歉了,态度这么好,南宫家没有证据也不能亏待人家。

最重要的是,他们自信,一点也不害怕面对南宫家。

卖军~火最重要的是军~火,是一群绝望的人,很聪明的人。

有时候,他们宁愿做点什么以800的损失杀死1000个敌人。

安森,他想,最好不要打扰他们。

毕竟安森不是南宫世家的继承人。他姓阮。南宫家不是说了算的老板,还涉及到很多家庭成员的利益。

他们不会为了安森一个人牺牲大部分利益。

安森的权力在A市,不在伦敦。他在别人的地盘上,自然打不过别人。

在他看来,卖掉皇冠是最明智的选择。

但安森无所畏惧。不像他,他做任何事都很小心。就算真的出事了,他大概也不会放过。

叶笑言不相信他不理解他所担心的事情。他当然知道他不害怕。

!!

贝贝决定去最后一排书架,老婆这样他们就不会轻易找到她了。

她弯下腰爬起来,老婆小心翼翼地向后面走去,突然出现了一条穿着黑裤子的修长大腿。

贝贝吓了一跳。

她错愕地抬起头,突然面对南宫乐山深邃而阴沉的目光。

他什么时候来的?!

"..."贝贝的心跳瞬间加快。

她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乔,你是好是坏……”女佣突然发出一个让人遐想的声音。

贝贝:“…”

“啊……”又一个声音。

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那两个人在干嘛。

贝贝很佩服他们。

实际上在这里...偷情。

同时她也为他们感到紧张,南宫乐山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贝贝就是这么想的,当她面前的男人动了。

贝贝立刻认为他要惩罚他们,但他却走近了她。

贝贝冷冷。

南宫乐山又走近了一步。

贝贝吓得躲开了旁边的书架。

他跟着动作,站在她面前。

贝贝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南宫乐山没说话,只是用漆黑的眼睛盯着她。

贝贝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但是他不说话,她也不说话。

那边的两个人越来越大声了。

不知怎么的,贝贝的脸颊越来越红。

尤其是眼前站着的南宫乐山。当她闻到他的男性气息时,她感到无法呼吸。

另外,感觉特别热。

贝贝不敢看南宫乐山的眼睛,只是盯着地面,怕她做出丢人的举动。

然而南宫乐山并没有动。

贝贝猜到他一定也很尴尬。

最后两个人结束了,贝贝听到他们走远的声音突然松了一口气。

她松开握紧的手,却发现上面全是汗水。

贝贝终于有勇气抬头看南宫乐山了。“南宫少爷,如果没事,我先走了……”

说完,她转身要走。

“站住!”南宫乐山突然出声了。

贝贝停止了忙碌,不解地看着他。

男人走近她一步,向她伸出手...然后他帮她扣上扣子...

贝贝低头一看,砰的一声,整张脸烧红了!

今天她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和牛仔裤。

衬衫上面两个扣子没扣,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第三个扣子开了。从上面往下看,可以看到她整个* * * *...

刚才南宫乐山站在她面前,他比她高那么多。

不可能说他什么都没看见。

所以,他一直在盯着...

想到这,贝贝恨不得找个地方消失!

“下次你勾搭我的时候,记得用更好的手段。”南宫乐山突然低声说道。

贝贝抬起头,脸色苍白。“我没有。”

南宫乐山低头凑近她,讽刺地笑了笑。“你以前做的那么顺利,谁信你?”

男人的手突然抚上她的腰,恶灵说:“当然,你非要送到门口我也不介意。毕竟你的身材真的很讨人喜欢。”

"..."贝贝的脸又变白了。

她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今晚想来找我吗?我会给你这个机会的。”他又问孩子。

贝贝的脸更难看。

“对不起,大人我没时间。”她试图冷静下来,大人转身就跑。

如果她不去,她怕自己忍不住哭。

贝贝一口气跑到花园里,才停下来。

她在长椅上坐下,弯腰遮住脸,深吸一口气才平静下来。

其实也没什么好委屈的。

在他眼里,她对他来说确实是一个虚伪的、别有用心的说谎的女人。

她早就过了脆弱的年纪,所以这一击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贝贝很快收拾好东西回了家。

她打算休息一下,但她一躺下,仆人就敲门了。

“请进。”贝贝撑起了身子。

丫鬟推门进来,对她说:“贝贝小姐,少爷已经派人来通知你了,让你做好准备,待会和他一起出去。”

贝贝微微有些发呆。“你出去做什么?”

“我不是很清楚。少爷还有15分钟就要走了,先做好准备吧。”

贝贝不明白他要带她去哪里。

但是她起身准备,然后出去了。

南宫乐山准时来了,车停在外面。他在车里等她。

贝贝不解地上车,问:“南宫少爷,你带我去哪里?”

南宫乐山看了看她,却告诉司机:“走吧。”

“是的,主人。”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贝贝也不再问了。

一路上,两个人都沉默了。

贝贝几次想问他,最后还是忍住了。他不想说话。她什么也没要求。

车开了很久,停在了一个欧式美术馆。

看到美术馆,贝贝突然明白了什么。

“我们进去吧。”南宫乐山后来提醒了她。

贝贝点点头,跟着他进去了。

美术馆很大,装修很雅致,一看就知道贵。

展出了许多珍贵的艺术品。

有著名的绘画、雕塑和珠宝...

这是南宫爷爷创办的美术馆吗?

南宫乐山带着她四处逛逛,问她:“怎么样?”

贝贝如实说:“很好,是个不错的美术馆。”

那人整理了一下衬衫袖子,淡淡地说:“这个以后就是你的了。如何运营管理就看你自己了。”

果然...

贝贝摇摇头:“我说,我不收这么贵的礼物。”

南宫乐山看了她一眼:“你以为这是礼物?”

“不是吗?”

他淡淡地笑了笑:“老人刚刚给这个美术馆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主人。而且,也不全是为了你。它包含我40%的股份,你占60%。”

贝贝很惊讶。

她以为她有整个美术馆。

南宫乐山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解释道:“美术馆确实是你的。你有绝对的管理权,我只用分红。”

贝贝明白他的意思。

他们觉得她能让美术馆盈利,就让她管理。

“可是,如果我管不了,难道不怕赔钱吗?”

南宫乐山盯着她,“以你现在的成绩,将来肯定不会差。有了你,美术馆绝对不会亏本。”

因为她是这个美术馆的核心价值。

以后她的作品会在这里展出拍卖,会让博物馆盈利。

贝贝突然,我明白了。

但是她还是接受不了这个遗产。

“南宫少爷,早安我真的管不了。我可以把我的作品放在这里展览和拍卖。如果你不放心,早安我们可以签合同,但我还是不能接受这笔财富。”

南宫乐山突然不高兴了:“为什么?”

他说的这一切,她都没有什么可拒绝的。

“我不要,也不配。不过,我随时可以为这个美术馆做贡献。”贝贝真诚地说。

南宫乐山冷笑道:“这是什么,慈善?”

“没有!”贝贝摇摇头。“我只是报答南宫爷爷的关心。他对我的帮助足以让我这样付出。”

“他怎么照顾你的?”

"..."贝贝答不上来。

她不能说他是第一个信任她的人,给了她活下去的勇气。

不可能说如果不是南宫爷爷,她不可能和他在一起。

“他对我的关心对你来说可能微不足道,但对我来说却很重要。我真的很想报答他。”

“那就接受这个遗产吧。”

“不……”

“贝贝!”南宫乐山冷冷的叫她的名字。“我说过你没有权利拒绝吗?”

贝贝的眼睛一闪。“为什么我一定要接受?”

因为这个美术馆可以完全束缚她...

南宫乐山眯起了眼睛。“因为我从南宫家发出来的东西没有理由拿回去!”

原来是面子问题...

贝贝头疼,但比南宫家大。

她怎么能拒绝呢?

真的要接受吗?

"当你当前的任务完成后,过来接手这里."南宫乐山直接说不会给她拒绝的机会。“怎么办,我安排人教你。”

贝贝知道自己真的无法拒绝。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这个美术馆经营好,为南宫家多谋福利,然后找机会退出。

贝贝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见她妥协,南宫乐山满意了几分。

“现在你看,还有什么需要设计,这样我才能找人来做。”

贝贝点点头,仔细观察。

既然她已经决定接手,自然要好好经营这个地方。

贝贝仔细看了一下美术馆的设计,觉得很完美,没什么大问题。她提了一两个小建议,南宫乐山马上就让人去做了。

从美术馆出来,贝贝不打算马上跟他回去。

南宫乐山上了车,却犹豫着站在车门口。“南宫少爷,先回去了。我想回家买点东西。”

南宫乐山淡淡地看着她:“怎么了,是不是少了什么?”

“不,我想带一些重要的东西。”比如她的电脑,她的一些文件和证件。

而且她还想联系老师,告诉老师她不能回去当副教授了。

“如果你需要什么,我会派人去给你拿。”

“不,我自己去就行了。有些东西我不敢让别人碰。”

南宫乐山纳闷,“什么事?”

贝贝只好实话实说,“是一些重要的文件和资料,还有我的一些文件。”

这些真的很重要。

如果不小心丢了或者摔坏了什么东西,或者传播了什么东西,那就很麻烦了。

南宫乐山淡淡地说:“上车。”

贝贝以为他还是不同意,老婆“我一会儿就回去……”

“上车送你去。”

“不要……”

“上车!老婆”男人的语气很坚定。

贝贝不得不上车。其实她是打算一个人回去的,顺便散散心,看来还是没有机会了。

贝贝家离美术馆不远,要十分钟。

车停在她家门口,她下了车,南宫乐山跟在后面。

“南宫少爷,先回去了。我带点东西,自己开车回去。”贝贝对他说。

男人不理她的话,自言自语道:“你需要拿什么,一次全部拿走。”

然后他看着司机,司机知道了。他上前问贝贝,“贝贝小姐,告诉我你需要带什么。”

“我带的东西不多,一个人就行了……”

“你今天话很多。”南宫良说完,朝大门走去。

贝贝:“…”

她不得不追上去开门。

然而贝贝一进别墅就愣住了。

因为她的家一尘不染。

她离开很久了,家里怎么会这么干净?

她不认为她家住着一个蜗牛女孩。

贝贝下意识的看了看南宫乐山,那人却坐到了沙发上。

“有茶吗?”他问。

贝贝想问就立刻咽了口唾沫。“是的。我去找找。”

贝贝不爱喝茶,也没有卖茶的习惯。

但那段时间,大卫每天都带着礼物来这里。其中有茶。

贝贝找到了大卫给的茶,烧了一壶水,为南宫乐山泡了一杯茶。

她端着茶来到客厅,放在他面前。“南宫大师,请喝茶。”

南宫乐山的黑眼睛微微低垂,他又抬头看她。“龙井?”

贝贝点点头:“是的。”

“还是顶级龙井。”

“真的……”她甚至不知道茶的品种。

“买了吗?”他端起杯子,淡淡问道。

他觉得贝贝没买。毕竟贝贝不爱喝茶,对茶也没有研究。就算想喝也买不到这么贵的茶。

贝贝犹豫了。“是别人送的。”

“你刚回来,谁送的?”他没喝,放下杯子,直接问道。

贝贝觉得他的眼神有点凌厉,莫名其妙的愧疚。

“是朋友……”

“查尔斯?”

"..."他已经猜到了。

贝贝无奈。他的头脑应该这么敏锐吗?

她点点头。“嗯,是查尔斯先生送的。”

南宫乐山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眼神沉重,淡淡地说:“大卫将来会继承整个查尔斯家族,值很多钱。如果能和他在一起,真的会大赚一笔。”

贝贝的瞳孔放大了。“你误会了。我不想和他在一起。”

南宫淡淡一笑,显然不信:“你不给他暗示,他怎么会这么缠着你?”

“我和他没关系!”

“没关系,他每天都会想尽办法联系你,送你一堆南宫堡的贵重礼物?”

贝贝纳闷,“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我都被拘留了。”

"..."贝贝不知道他为什么被拘留,也没多问。“我想把一切都还给他。”

南宫很善良,大人理所当然:“我已经全还给你了。”

贝贝有点拿不定主意。

她装傻。“退了就好,大人谢谢。”

似乎她的态度让他很满意。南宫乐山放下这个话题,“你不想收拾东西吗?”

“你不喝茶吗?”贝贝没有回答,问道。

“不,去收拾你的东西。”

“好。”

贝贝一个人上楼收拾东西。这时,外面的天气突然变了。

本来天有点黑空,突然阴了。

根据伦敦的天气,贝贝知道马上要下雨了。不然过几分钟就开始下雨了。

她收拾好行李下楼,看到沙发上的南宫在看书。

贝贝走到他面前说:“南宫少爷,外面下雨了。我们要不要等雨停了?”

南宫乐山抬起手腕看看时间。“那就等雨停了。”

“你忙吗?”

“今天还好。”

贝贝看到已经快下午了,他们中午没吃饭。当他们回去的时候,他们一定很晚才到达城堡。

所以我们得先吃饭。

重点是,她好饿,去附近买菜,而且很远,不如自己做。

贝贝想起厨房里有些食材,就想做点吃的。

“南宫少爷,要不我煮点吃的?你想吃什么?”贝贝问他。

南宫乐山抬头。“我也饿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那我去做点零食。”

南宫乐山眸色微闪,点点头。

贝贝也有点尴尬。她想起了过去。她以前给他做零食。

我不知道他现在是否愿意吃她做的菜...

贝贝不敢多想。她去厨房,发现食材不多。她很久没回来,也没准备多少东西,不过还好都是耐用的食材。

贝贝拿了一些面粉、鸡蛋和糖,很快烤了一些蛋糕。

她吃完后,在客厅的茶几上发现了一些外卖。

南宫乐山放下了手里的书。“我让人买点吃的。”

贝贝突然觉得她做的蛋糕是多余的。“那我就把这些放回去……”

“拿过来。”

贝贝看到自己没有排斥她做的菜,很开心。她立刻抬过去,蹲在他对面,和他一起打开了外卖。

南宫乐山让人买烧鸡。贝贝闻到香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真香……”

南宫乐山又开了一家外卖,原来是水果。

现在他们有蛋糕、烤鸡和水果吃。

贝贝笑了:“太有钱了。”

南宫乐山直接拿起一个小蛋糕就吃了。贝贝看到的时候觉得更甜了。

她也吃了一个,觉得蛋糕很好吃。

其实她做的是最简单的蛋糕,味道一般,但她就是吃的好吃。

南宫乐山吃完蛋糕,伸出细长的手指,撕下一条鸡腿递给她。

贝贝错愕了。

“不要?”那人扬起眉毛。

贝贝接过来,受宠若惊。“谢谢。”

南宫乐山又给自己拉了一个,“先随便吃点,回去再吃点好的。”

“嗯。”

“但你最好祈祷雨会很快停下来。不然我可以很晚回去。”

虽然他们有车,但是外面雨太大,路肯定堵。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