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酷游登入页(中国)有限公司----君子世无双的(1/78)

酷游登入页(中国)有限公司 !

一个高个子外国男人走了进来。

贝贝忍不住退缩了。“你是谁?”

那人一进来,世无双眼睛就放肆地看着她。

贝贝很可爱,世无双眼睛又黑又大,脸上满是胶原蛋白,樱桃小嘴又红又好看。

她的血液里有一点混血,让她的五官看起来有点深邃。

加上她留着一些天然卷发的长发,让她看起来像一个真正的芭比娃娃。

没想到她这么可爱有魅力。

这个人的眼睛里闪过意想不到的惊喜,然后产生了发光。

他走近贝贝,贝贝忍不住后退。

“你到底是谁?”贝贝不安地问。

男人笑了笑,“你是贝贝?”

“是的……”

男人确认了她的身份,更开心了。他轻声说:“别紧张,我们先聊聊。”

“你是冷清的朋友?”贝贝问。

那人点点头。“是的,她把你介绍给我了。”

“冷清介绍我来给你做什么?”

男人的眼睛路过一个意外,难道她什么都不知道吗?

即使她不知道,他也不想让她走。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可爱的女孩。

“她还没说,但她说这很重要。贝贝,我们坐下来谈谈。冷清估计快来了。”

贝贝犹豫了一下,只好坐下。

男人靠着她坐下,他的身上贴着她的标签。贝贝微微蹙眉,忍不住移开了一点距离。

那人好像没看到。他笑着问她:“你喝酒吗?”

“我不喝酒,谢谢。”

“你可以喝一点,这酒对你的皮肤有好处。”

“我不喝酒。”

“就喝一点,我们边喝边等。”男人把杯子递给她。“试试吧。味道不错。”

贝贝还是摇摇头:“谢谢,我真的不喝酒。”

男人没有放弃,反而笑得更温柔了。“贝贝,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很喜欢你。真希望你能陪我喝这杯酒。”

贝贝微微有些发呆。

男人闪着眼睛,“你很可爱,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女孩。像你这样的女孩子,肯定是人人都喜欢的。”

原来他说的就是这种爱,贝贝放心了。

她还是委婉地谢绝了:“不过我真的不喝酒,谢谢你的好意。”

“贝贝,我好喜欢你。请陪我喝一杯,不如半杯。”男人离她很近,他的气息近在咫尺,他的气息很不好。

不管贝贝有多傻,她都知道这个男人有问题。

她赶紧站起来,说:“我还有一步呢。如果冷清回来了,请帮我说声谢谢。”

然后她朝门口走去。

“贝贝,别走!”男人放下酒杯,迅速起身,一把抓住她。

贝贝的手被他抓住,男人粗糙的手掌让她惊讶的下意识的挣扎。“你干什么,放开!”

男人干脆不装了,拉过她的身体一抱。

“贝贝,你开个价,我给你买一晚。你要多少,够给你五千吗?”

贝贝完全糊涂了。

男人以为她在犹豫,就俯下身吻了她一下。

贝贝吓得抱头拼命挣扎。

他换了个话题:“你现在是回家,世无双还是我带你去学校?”

今天,世无双他们来购物,为小乔挑选生日礼物。

陈俊不知道送她什么,所以她就带她去商场,让她自己选择。

“当然送我回家,我请假,这两天不用上学。”小乔说。

陈俊笑着说:“你为什么总是请假?”

小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谁让学校的进步太慢了?重复那些课程对我来说太无聊了。”

“好吧,我送你回去。”陈俊发动了汽车,红色跑车在步行街上缓缓行驶。

但是有两条腿的赵嵘走得更慢。

汽车很快从他们身边驶过...

“我真的很羡慕。”王丽娟盯着过去的车,叹了口气。

曾丽笑着问她:“你羡慕什么?是羡慕车里的姑娘吗?”

“不,我很羡慕那个帅哥。要是我有这么酷的车就好了。”

赵嵘看着安森的车,心里的感觉很复杂。

“你今天怎么了?我感觉你有心事?”蒋媛媛关切地问她。

赵嵘笑着说:“我只是看到别人这么有钱,感叹自己的命运。”

这句话让蒋媛媛相信了。

“羡慕别人有什么好,也许他的烦恼比我们多。别想了,我觉得我们很好,生活简单。”

赵嵘笑了:“你是对的……”

这样简单的生活对她来说很满足。

这就是她向往了这么多年的简单生活...

但是,她生活中有一个安森,这种简单的生活让她觉得无趣。

几年前,她装死,把一切都留给了安森。她以为时间久了就能忘记,显然低估了安森对她的影响。

这么多年,越是不见面,越是怀念,越是记在心里...

现在只是一次偶然的相遇,让她内心如此不安。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又见面了,那个时候的安森已经不是以前的安森了,但她还是以前的她,她会后悔吗?

你后悔离开吗?

答案,她不敢去想。

这次阮氏集团要招的大学生多一点。

大学生虽然经验不多,但都是新鲜血液,公司要想不断创新就需要新鲜血液。

招聘当天,赵嵘没有提交简历。

她藏在图书馆里,找了个安静的角落看书。

看了一会儿书,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曾丽给她打电话的。

赵嵘不想接电话,但电话一直在响,所以她只好无奈地接通。

“你好。”

“赵嵘,你在哪里?没去招聘现场?”

“有什么事吗?”赵嵘没有回答这个反问。

曾黎说:“我拿错简历了。回来改的时候发现你的简历还在床上。不是你发的吗?你不是说要投票吗?现在招聘快结束了,我就拿着你的简历一起投票。”

“不,我自己来拿……”

“太晚了,很快就结束了!我就投你一票,就那样,我就挂了。”曾丽匆匆挂了电话。

赵嵘叹了口气。

事实上,她根本不想投票...

!!

但是如果你投票,世无双你可能不会被选中。

赵嵘收拾好东西,世无双打算去参观现场。

到了之后发现就业中心外面有很多专门用来招聘的人。

有这么多人来投简历。

在人群中,蒋媛媛看到她,“赵嵘,这里。”

赵嵘挤了过去。“你们都投票了吗?”

“当然。为什么忘了拿简历?”曾丽问她。

“我记错时间了,我以为是下午……”

曾黎得意地说:“幸好我回去了,不然你就错过这个好机会了。但是,你太粗心了,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记错的。看,今天来了多少人,甚至很多外国学校!如果你不提交简历,他们还有少一个竞争对手。”

赵莫荣摆摆手。

王丽娟有些担心:“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入选,好紧张。”

“你今天会当选吗?”赵嵘问道。

“好的,我们在外面等通知,一个小时后出来。”

蒋媛媛说:“即使暂时通过,也不代表最终通过。”

曾黎伸出舌头说:“阮的招兵很严。第一层是看简历,第二层是笔试,第三层是面试。我今天不面试,面试是最后一关,我得去他们公司面试。”

赵嵘点点头。“真的很严格。没什么好选的。”

曾黎说:“你一定会被选中。谁和你一样能干?学什么,英语,经济学,建筑学,都学过。反正每年最高的奖学金都是你的!”

赵嵘突然有点后悔,她过去怎么表现得这么好。

其实她已经够低调了。

如果他们知道,她也会说德语、法语、阿拉伯语、西班牙语、日语、心理学、医学、管理学,还会当黑客。我不知道他们会有什么感觉。

哦,她会杀人...她差点忘了这一手。

王丽娟点点头:“赵嵘,别担心,你一定会被选中的。他们不选你,就太无知了。”

“这不一定是真的。也许人不是选择最好的,而是选择对的……”赵嵘说。

蒋媛媛指着招聘海报上的一段给她看。

“看那个。”

赵嵘看起来-

海报上写着:无论你多有才华,都有一个平台供你展示。我们需要天才、天才、极客,所有有用的人...

在那段话里,曾黎有一次显得很沮丧。

“这真让人震惊。”

他们既不是天才,也不是极客。天赋有待验证。

王丽娟突然说:“我后悔投了会计这个职位,我应该投行政这个职位!”

谁不知道,很多行政都是打杂的。

赵嵘问曾黎:“你投我什么票?”

“放心吧,我会帮你投一个施工岗位。你不想这样吗?”

赵嵘点点头。

她松了一口气,建筑学只是她的第二专业,不是她的专业。

况且他们学校建筑不是很好,肯定不会选她。

而建筑类工作,一般不选女生。

在闲聊中,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一个小时。

第一场放映结束了。

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阳光帅气,一看就是职场精英,一个单子出来。

!!

君子世无双的

“我读了同学的名字,世无双请进来参加笔试。没看过名字的同学,世无双会在这里收到你的简历。”那人笑着说。

大家都很紧张。

这种紧张比高考成绩还紧张。

如果不通过第一关,就进不了阮氏...

那人开始读单子,“xx外国语学院五班的孙强,xx经济学院国际贸易一班的王芳……”

名字念过的同学都很开心。在羡慕的目光中,进入考场参加笔试。

曾丽他们有点着急等。他们已经进去几个人了。为什么他们还没到?

你没有被选中吗?

这时,他们听到了赵嵘的名字。

“赵嵘,你通过了!”曾黎惊呼。

但她在意料之中,大家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快进去。”蒋媛媛推了她一下,赵嵘无助地走进了考场。

她进去后,找到了一个座位。

讲台上的投影布上,展示着阮的辉煌,阮的业,阮的发展史。

所有坐在台下的学生都很兴奋。

赵嵘也盯着看。她觉得和他们不一样。

安森当年跟她说阮氏,但她对这个企业只有模糊的认识,不是很清楚。

原来安森的企业这么伟大...

赵嵘不是一个自卑的人,但此刻,她真的感觉到了自己和安森之间的差距。

他们的身份相差太远。

“赵嵘。”蒋媛媛走进来,高兴地在她身边坐下。

赵嵘转过头:“恭喜你,你通过了。”

蒋媛媛悲伤地说:“莉莉和阿娟从来没有走过。”

这其实是意料之中的。

他们俩在专业成就上都不如蒋媛媛。

虽然蒋媛媛不是最好的,但她在专业课上很实际。

很快所有路过的学生都进来了。

至少有几百人投过简历,但只有三四十人通过。

过了一会,工作人员给了他们试卷,让他们笔试。

笔试的内容根据申请的职位而有所不同。

赵嵘正在申请建筑设计的职位,笔试的内容很难,所以很多学生都担心拿不到试卷。

但这些内容对赵嵘来说非常简单。

她犹豫要不要回答这个问题。

她旁边的蒋媛媛突然低声叫她:“赵嵘,你一定要加油!争取我们入选!”

赵嵘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冲动。

她现在看起来不一样了,安森即使看到她也肯定不认识她。

她去他的企业上班不一定会遇到他。

他不会注意像她这样的无名小卒。

现在机会难得,她为什么不进入他的公司,偶尔见见他,听听他的近况?

她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她只是想和他更亲近,想更多的了解他...

最终,赵嵘的情感战胜了理智。

她拿起笔,很快回答了问题。

近年来,为了成为一个完美的赵嵘,她刻意改变了自己的笔迹。

她很快答了一篇试卷,答案不够惊艳,被选中就够了。

从考场出来,曾丽和王丽娟还在外面。

!!

看到他们两个,世无双上前关切地问:“怎么样,世无双笔试难吗?”

赵嵘平时很少接触他们,但这些天,她发现虽然她的室友有小缺点,但他们都很善良。

蒋媛媛说:“这很难。我不会做题。”

赵嵘不得不点头。

曾丽彻底死心了,说:“连你们都觉得难。就算考,我也肯定不会被选上。看来真的是漏了姓。”

王丽娟也放弃了:“不过没关系,还有几家好公司可以招。以后会去其他公司磨练,争取进入姓氏。”

曾丽被她感染了:“我也是!”

蒋媛媛笑了:“来吧,你一定会进来的!”

几个女孩相视一笑,赵嵘突然意识到这叫青春。

为梦想奋斗的青春。

笔试成绩第二天才能出来。

笔试成绩将在阮的网站上公布。

第二天,他们在网上搜索,很高兴地发现两人都通过了。

此外,阮的工作人员还打电话以非常礼貌和友好的方式通知了他们面试的时间。

面试那天,赵嵘和蒋媛媛穿上了新买的西装。

赵嵘很高,身材很好,穿西装很好看。

只是她额头的刘海太厚,戴着黑色镜框的大眼镜,显得保守又方。

蒋媛媛要求她戴隐形眼镜,化淡妆,但她拒绝了。

“我很好。”她说。

“但是稍微打扮一下就好了。”

“我不喜欢打扮,就这样。”赵嵘态度坚决,蒋媛媛别无选择,只能让她走。

面试地点是阮氏大厦。

这座建筑是A市的标志性建筑。很多路过这里的人都会抬头看看。

赵嵘,他们两个下了车,走到阮晋勇楼外面。

蒋媛媛抬头说道,“赵嵘,你认为我们会被选中吗?我突然有点紧张。”

赵嵘安慰她:“笔试都过了,面试不会太严格。估计是看人的性格和素质。你可以正常面对,发挥你最正常的水平。”

听她这么说,蒋媛媛轻松了许多。

“嗯,我会正常发挥,不过算了。反正我找不到工作。”

赵嵘笑了:“走,我们进去吧。”

这是赵嵘第一次进入阮氏集团。

她对这个地方感觉很亲切,因为是安森家族企业。

他们一进门,接待员就来接他们,得知他们是来面试的。她还带他们去四楼的一个房间面试。

赵嵘,他们打算乘电梯。

但是电梯等了一会儿也没下来。

赵嵘拉着蒋媛媛说:“来吧,我们走上去。”

“电梯可能很快就会下来。”蒋媛媛说。

赵嵘说:“这里有很多层。也许每个楼层都会有人下来。等待很难。反正也不远,我们走的一样。”

蒋媛媛点点头:“好的。”

他们两个选择了上楼。

走上两层楼梯,蒋媛媛发现地上有一个纸杯。她弯腰捡起来,扔进了垃圾桶。

!!

三楼,世无双有个保洁阿姨在打扫卫生。

当她在桶里洗拖把时,世无双水溅得到处都是,立刻弄脏了他们的衣服。

赵嵘的裤子有点泥泞。

蒋媛媛的及膝裙还有几点。

“哦,对不起,我没看见你,对不起……解宝阿姨正忙着向他们道歉。

蒋媛媛叹了口气:“没关系,阿姨,洗手间在哪里?我们去洗吧。”

大妈打扫卫生,领着他们去卫生间。

浴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们拿出纸巾,把它们弄湿,在出去之前把脏东西清理干净。

面试办公室外面已经来了几个人。

女生都穿的很漂亮,男生都穿的很帅。

大家都知道阮对形象要求很高。

蒋媛媛偷偷瞥一眼赵嵘,意思是,叫你化妆你不改,这是错误的。

赵嵘对此不以为意。

她认识安森,见过他父亲。

他们肯定对人才感兴趣。虽然他们也对形象感兴趣,但并不是说你穿得越妖娆漂亮越好。

阮的整体形象是健康的、精神的。

她能穿成这样,至少精神面貌很好。

面试就是一个个进去面试。

赵嵘跟着蒋媛媛进去了。

当蒋媛媛出来时,她正微笑着。她似乎面试得很好。

当赵嵘去面试时,考官问了她一个问题,那就是她是一个女孩,为什么她想把建筑作为选修课。

赵嵘回答说:“上了大学后,我很快发现会计很简单,我完成了自己的会计学习。后来发现自己对建筑很感兴趣,就选了这个专业。”

考官笑了:“赵的学习能力很好。”

“谢谢,我只是觉得,如果你对某样东西感兴趣,就一定要认真学。就算学不好,放弃也没关系。”

“赵灿还会说外语吗?”

“是的,我会在假期出去工作,有些工作会接触外国人。为了和他们交流,我花时间多学英语。”

考官马上用英语问她:“赵是会计专业的,为什么报考建筑类的职位?”我相信你的会计专业会学得更好。"

“我猜我发现我对建筑很感兴趣,这个行业可以给我更大的发展空。我也有信心做好这个行业。”赵嵘也用英语回答了考官。

她的英语非常流利和纯正。

考官对她印象很好。

“我们公司的建筑行业,不仅画图纸,还去工地。赵不怕吃苦吗?我看你的会计和英语都不错。如果你愿意,我们有这两个职位给你。”

赵嵘摇摇头。“我不怕吃苦。我也去工地搬砖了。”

考官非常惊讶:“你搬过砖吗?”

“是的。有一年寒假,找不到工作挣学费,就去工地搬砖度假。”

考官笑得很灿烂:“我没什么要问你的。赵,你很好,我希望你将来能变得更好。”

她通过了。

赵嵘笑了:“谢谢。”

考官突然觉得赵嵘可能是他面试过的所有候选人中最好的一个。

!!

君子世无双的

她懂事,世无双能干,世无双自我满足。

她的淡定气质是那些职场久了的人无法相比的。

在赵嵘的名字后面,考官写了两个大字——优秀。

赵嵘和蒋媛媛都通过了这次面试。

他们后来也知道,考试是从他们进入阮氏大厦开始的。

一路上两个人都表现的很稳,电梯从不下来也不着急,愿意走楼梯。

当你在路上看到垃圾,你愿意弯腰捡起来扔掉。

解宝阿姨弄脏了他们的衣服。他们没有生气,而是冷静地处理了这件事。

加上他们真正的面试不错,自然就通过了。

蒋媛媛打算在阮氏当一名小会计。

她文静淡定,很适合这个职位。

赵嵘自然会去建筑设计部门工作。

公司要求他们立即去工作实习,每周至少三天。一毕业就正式转正。

这也是阮的好处之一。而不是毕业后实习几个月,直接转正,拿高薪。

后来,曾黎和王丽娟也找到了好工作。

赵嵘的大学生活快结束了。即使他们还没有毕业,他们已经开始步入社会。

赵嵘和蒋媛媛商量了一下,决定在公司附近租一栋房子,现在就搬到那里去。

阮公馆位于城市的黄金地段。

这附近的租金不便宜。

他们计划合租一所房子,平均分摊租金。

他们很快找到了一栋小房子,以每月140元的价格租了一套两居室的公寓。

周末,曾丽和王丽娟帮他们把东西搬到家里。

四个女生花了一天时间打扫房间,然后出去大吃一顿。

从那以后,赵嵘和蒋媛媛很少回学校,几乎都住在租来的房子里。

在两个月的实习期间,赵嵘很快就熟悉了工作任务。

这次,她没有见到安森。

安森现在的身份是总经理。他上班时乘一部特殊的电梯。想看他的人很多,想看就看不到。

赵嵘已经工作了至少两个月,从未见过他。最多只看过他的照片。

炎热的夏天来了。

赵嵘正式毕业,参加毕业典礼后,他们应该离开学校。

和也正式成为阮的员工。

蒋媛媛的月薪是400元,年底会有奖金,以后工资每年都会涨。

赵嵘工资比较高,每月5000元,年底有奖金。

阮工资确实高。刚进公司的员工,工资都这么高,说明别人工资更高。

蒋媛媛说,难怪大家都想进阮氏集团。

在这里工作,不仅工资高,福利也高。

早上有免费早餐,午餐也是免费的,但是不提供晚餐。

整栋楼有两个食堂,一个在2楼,一个在10楼。

&nb楼以下的人在2楼吃饭,1o楼以上的人在1o楼吃饭。

&nb楼下面的员工,工作目标是去1o楼吃饭!

!!

这个目标看似可笑,世无双但真正能去1o楼吃饭的都是公司的精英和优秀人才。

如果真的能去1o楼吃饭,世无双证明你能力很好,至少你是总监级员工。

赵嵘和蒋媛媛现在一定在二楼吃饭。

即便如此,二楼的饭菜还是很丰盛的,满满的都是自助餐,西餐,甜品,水果,中餐。

但是在这里吃饭的人都很克制。

如果你不小心变得肥胖和超重,你的工作将是危险的...

吃自助餐是最容易让人发胖的方法,因为他们想无节制地吃任何东西。

实习期间,蒋媛媛意外胖了三磅。

她很恼火,责怪自己太贪心。

后来,她学会了做一个好女孩。如果她用一个小盘子装食物,她可以少装很多。

蒋媛媛一边吃鱼一边向赵嵘抱怨。

“谁说公司的人性了?其实我发现这家公司的水平和规矩无处不在。”

赵嵘迷惑地眨着眼睛。

蒋媛媛解释道:“你看,你得给一顿饭打分。如果成绩不够,可以去2楼吃饭。成绩高的话可以去1o楼吃。这不是鄙视人吗?”

赵嵘笑着说:“事实上,两家餐馆吃的是同一种食物,因为人多,所以他们分开吃。而且他们级别高,和我们一起吃饭的人都不舒服。”

“那专门做自助餐的,让大家无限量吃,还不够人性化!”

“让你随便吃,还不够人性吗?”

蒋媛媛笑了:“是的,人们可以随意吃。问题是,胖了就要被开除。这不是逼着大家天天看却不吃吗?看到自己吃不下饭,有多残忍?”

"这可能是我们克制的一种方式。"赵嵘解释说,“事实上,我认为适当的分数和规则可以让人变得更好。”

笑着说:“我看你就是阮的脑粉,我看这里什么都好。”

赵嵘眨了眨眼:“你不觉得这些很好吗?”

事实上,蒋媛媛只有在空闲的时候才会抱怨。她点点头:“相比其他公司,这里真的不错。我真的很想把我弄出去,但是还是舍不得。不过最近工作量比较大,后面要打印很多东西。不说了,赶紧吃吧,吃了我赶紧打印,不然今天下午也写不完。”

赵嵘说:“午休时间我无事可做。待会儿给你打印。”

蒋媛媛非常感激:“蓉儿,当你这次拿到钱的时候,我一定会请你吃顿大餐。”

赵嵘微微一笑。

蒋媛媛认识了她,所以她开始称呼她为密友。

就好像她以前叫曾丽和王丽娟一样。

赵嵘也认识蒋媛媛,却发现她其实是一个非常热情的女孩。

吃完后,赵嵘跟着她去打印东西。

碰巧今天有很多人在印刷。他们去打印的时候,已经有人在打印了。

赵嵘建议:“我们办公室的打印机是空,你可以在那里打印。”

“没关系?”蒋媛媛问道。

“没关系。”

这两个部门之间的距离并不远,所以蒋媛媛跟着她去了他们部门打印。

当他们在打印室安静地打印时,突然有人听到外面有声音…

!!

君子世无双的

“哎呀,世无双有人来了。”蒋媛媛很紧张。“不是你领导吗?”

赵嵘透过窗户往外看,世无双看见两个人在外面走。

其中一人是她的顶头上司李主任。

一个人是...安森...

当赵嵘看到这张熟悉的脸时,他的整个心都停止了跳动。

很快她意识到那不是安森,应该说是安迪,也就是小君齐家。

没想到,安迪会来这里。

蒋媛媛也看到了他们。她睁大了眼睛。“那个人……是不是,是不是法拉利的车主?”!"

法拉利车主太帅了,她现在还记得他。

“他不是!”赵嵘的潜意识解释。

蒋媛媛没有听出她话里的意思:“是的,如果你仔细看,是他!”

赵嵘再也解释不了什么了。她不能说只是他的孪生兄弟。

“哦,看来,我刚刚认错了。”赵嵘随口附和着。

敏感的君齐家突然侧头看他们,吓得蒋媛媛缩了缩脖子。

赵嵘把目光移开,低头看着他。

李主任也看到了。他进来问:“你在干什么?”

赵嵘主动解释:“会计部的打印机不够用,我带朋友上来打印。”

蒋媛媛看了一眼自己戴的工作证,心虚地说:“李主任,对不起,我只是想借一下打印机,马上就走。”

李主任笑着说:“没关系,你可以用。我以为此时办公室没人,所以看到你有点意外。”

问他:“李主任,外面那个人是谁?好像是总经理吧?”

蒋媛媛突然,哦,她怎么忘了。

照片里的总经理和这个人长得很像,难怪她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总经理。

李主任说:“他不是公司的总经理,而是总经理和我们设计部总设计师的孪生兄弟。好吧,你忙你的,我们还有事要做。”

"导演走得很慢。"两个人同时说道。

当他们离开时,蒋媛媛忍不住八卦起来,问道:“你认为法拉利的车主是兄弟还是弟弟?”

“不知道。”赵嵘摇摇头。

当蒋媛媛感到好奇时,他并不好奇:“不管他们是谁,反正与我们无关。”

她对这些高富帅总是不感兴趣。

赵嵘满脑子都是李主任的话。

君·齐家是他们设计部门的总设计师。她之前听安森说安迪在建筑方面很有天赋。

我没想到他会在自己的公司工作。

她以后会经常和他联系吗?

他会认出她吗?

赵嵘去了洗手间,站在镜子前。她仔细端详自己的脸。

每隔一段时间就给她脸上注射一种药物,可以改变脸型,让脸颊多肉,眼睛变小。

她也努力练习声带。叶笑言以前是,她故意模仿一个男人的声音。

现在她的声音是一个彻底的女人的声音,稍微调整一下声音就听不见了。

而且几年刻意的学生生活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她的外在气质。

她早就失去了致命的气息。

!!

她很难和她的过去联系起来,世无双所以安迪不会认出她。

如果他能认出她,世无双他刚才就认出她了。

这么想着之后,赵嵘就放心了。

况且她现在的身份很真实,她有一个从小到大的档案,不管他们怎么查,她都没有问题。

赵献出了他的心,他不怕在工作中与安迪联系。

还有,就算有联系,估计安迪也不会关注她的小角色。她现在的职位太低,接触不到安迪这样的人。

赵嵘明白这一点后,她安心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他们的设计部门每天都很忙,尤其是画画的时候。

但是赵嵘总能提前完成她的工作。她做完了,别人没做完。她不好意思一个人离开。

“赵嵘,你完成工作了吗?”赵嵘团队的领导罗斯经过她身边,突然问她。

赵嵘被抓了,她关闭了游戏页面:“是的,完成了。组长,现在是下班时间,上班时间我又没偷。”

&nbse淡淡地看着她:“虽然是下班时间,但是我们设计部门不一样,没有准确的下班时间。事情没完,就不是下班时间。”

“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赵嵘说。

&nbse语气更冷:“你完成不了工作。跟我来。我这里有一幅画要画。请画出来,明天给我。”

赵嵘什么也没说,起身跟着她。

&nbse走到她的办公桌前,递给她一份文件:“拿去做吧。记得明天给我。”

赵嵘点点头:“好的。”

回到座位上,赵嵘看着需要画的东西。还好不是很难。她可以在两小时内完成。

赵嵘决定收回她的工作。她必须按时吃饭。如果她不按时吃饭,她会感到不舒服。

赵嵘继续他的工作。

晚饭时,她会在家给自己做一顿美味的饭菜。

今天她回来晚了,蒋媛媛已经在做饭了。

蒋媛媛做了排骨和玉米汤。她告诉赵嵘等一会儿,她最多能在20分钟内吃完。

&nb分钟足够她做很多事情。

赵嵘回到卧室,打开桌上的电脑,然后打开绘图软件。

&nb分钟后,蒋媛媛叫她,“赵嵘,该吃饭了。”

当她看到赵嵘画的内容时,她很惊讶地说:“这是你刚刚画的吗?”

“嗯。”赵嵘抬起头。

蒋媛媛喊道,“你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画了这么多。我知道你擅长建筑,但没想到画画这么厉害。”

赵嵘笑着说:“学建筑自然要画画。”

“你回来的时候一般不工作。今天工作量大吗?”蒋媛媛问道。

“不,这是罗斯给我做的。”

蒋媛媛明白了,“老板是可恶的。我老板也是,见我做事快,什么都扔给我。”

赵嵘对此没有意见:“反正内容也不多,一会儿就能写完。”

“先吃,吃了再做。”

“好。”

吃完后,赵嵘主动洗碗,但蒋媛媛不让她洗碗,不让她做她的工作。

!!

莫兰松了一口气,世无双害怕自己会回来。她无法解释她为什么出去。

莫兰在厨房烧了一壶热水后,世无双清洗了两杯,倒了一杯水慢慢喝。

喝完水,她顺便洗了一下杯子,突然看到另一个洗过的杯子。她突然愣住了。

她为什么要洗两个杯子?一个就够了。

来吧,祁瑞刚照顾她吃喝,她为他做了些什么。

但是有了这种程度的刁难,估计他根本不会退让。

莫兰做不了太恶毒的事,只能在MoMo里尽量冷酷无情。

中午,祁瑞刚回来了。

他提着一袋东西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的莫兰一眼就看到了他。

齐瑞刚浑身是泥。他光着脚,系着裤子。虽然他手脚上的泥被洗干净了,但他的衣服上沾了很多泥。

莫兰从未见过他如此狼狈。

她有些惊愕。齐瑞刚去哪里了?怎么会变成这样?

齐瑞刚也没在意自己的形象,拿着东西走过来:“过来吃午饭。”

他拿出包里的东西,一个接一个地放在桌子上。

瑞奇刚带回面包、三明治、鸡蛋馅饼、土豆泥和果汁。

莫兰看着食物抿了抿嘴唇,问他:“你去哪儿了?”

“找事情做。”齐瑞刚没多说什么。他递给她莫兰的那份。“看看能不能吃。你吃不下,我去弄点别的。”

祁瑞刚心里很忐忑。

在齐的城堡里,莫兰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现在没有这样的条件,他担心她吃不好。

莫兰爱吃中国菜。她几乎每天都吃米饭和蔬菜。她昨晚只吃了西餐,现在又吃了。她真的没有胃口。

“就这些?”她淡淡地问。

“还有什么,你想吃什么?”祁瑞刚在她对面坐下。

莫兰抬头看着他,然后垂下眼睛,淡淡地说:“我想吃米饭。”

这里是伦敦。吃米饭的人不多,偶尔才吃一次。

齐瑞刚想了想,说:“能吃多少吃多少。下午我给你煮饭。”

莫兰本想为难他,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一颗怎样的心。

当他鞭打她时,当他割破她的手指时,他从不手软。

她给他过不去,也无法弥补他对她的伤害。

她应该刁难他,折磨他,让他知道被欺负是什么感觉。

但她天性善良,一点也不能咄咄逼人。

最后莫兰总结说,她和齐瑞刚不是一类人。他狠心,她不狠心。

莫兰什么也没说。他拿起面包,慢慢地吃了起来。

瑞奇只是解决了几次他的食物。他抿了一口水道:“你在家哪儿都不去,没事就休息,我出去几个小时就回来。”

说完,他匆匆离开了。

莫兰抬起头,却发现他的鞋子在门口。他穿上满是灰尘的鞋子,对她笑了笑,转身走了。

莫兰有点疑惑。他做了什么?

但是让她主动问他,她也问不出来。

祁瑞刚走后,莫兰吃了饭,收拾桌子。

她无事可做,世无双在家里呆了一整天。

齐瑞刚说几个小时后回来。

这次回来,世无双他带了很多东西,大包小包,大部分都是食材。

瑞奇只是递给莫兰一个包:“这是你想要的衣服。”

莫兰接过来,打开一看。那是一条长袖裙子,里面~里面有衣服~裤子和袜子...

昨天他说他今天给她买了衣服,他真的买了。

“饿吗?我去做饭。”祁瑞刚问她。

莫兰怀疑地看着他。“你会做饭吗?”

齐瑞刚邪唇:“好像不会,不然你教我。”

莫兰想说不,祁瑞刚真的不会做饭。如果她不做饭,她就不会吃东西。

让他玩游戏,浪费食材...

莫兰没说要教他做饭。他放下包,穿着袖子去了厨房。

祁瑞刚勾了勾唇,明知背着食材要进去。

他买了一袋大米、一些香料、蔬菜和肉。莫兰舀了些米饭,准备去洗...

“给我洗这个。”齐瑞刚接过小盆米饭。“你可以告诉我洗几次,把洗菜的活交给我。”

莫兰没有拒绝:“就洗三遍。”

齐瑞刚去水龙头下淘米。虽然他没有做这个工作,但他知道他必须清理它,所以他仔细地洗了它。

洗完后,他把脸盆递给莫兰:“还要洗什么?”

“削土豆皮。”

“多少?”

“三。”

就这样,莫兰一声令下,祁瑞刚做事,菜很快就洗好了,祁瑞刚也抢着切。

莫兰除了炒菜什么也没做。

她做饭的时候,齐瑞刚在旁边学习,问她什么时候听不懂。

不得不说齐瑞刚很聪明,只学了一道菜就掌握了基本的烹饪方法。

莫兰做了一道菜,剩下的祁瑞刚要自己炒。莫兰没有坚持,就扔给他,让他去拿。

祁瑞刚炒土豆丝,看着还不错。

他自己做饭,因为他很新鲜。

但是柴米油盐最能杀死一个人。传统女性天天为这些琐事发愁,有时候会崩溃,更别说他了。

他的心思不在生活上。他是一个想做大事的人。如果他每天都为这些事情发愁,他肯定会受不了的。

莫兰看着他,心想:“你平时不舍得放手,但这次你会被生活折磨。”

莫兰很感谢齐大师给她这个机会。也许这一次,她真的可以摆脱他。

“你觉得这盐够不够?”祁瑞刚的声音突然打断了她的思绪。

莫兰想让他学会做饭,所以他不会沉默。

“先少放,再尝。如果还不够,再补充。我宁愿轻一点,也不愿一次放很多。”

齐瑞刚黑着眼睛看了她一眼:“原来做饭的学问这么多。”

这里的学习在哪里?

莫兰没理他。

瑞奇把盐放进去,用筷子夹了一块土豆丝放进嘴里:“你想尝尝盐吗?”

莫兰愣了一下,祁瑞刚也不等她回答,直接把土豆放进了她的嘴里。

莫兰无奈的吃了下去。

“味道怎么样?”祁瑞刚笑着问道。

莫兰没有移开视线:“没事。”

“你熟吗?”

“还行。”

齐瑞刚笑着说:“做饭不是很难。”

莫兰不喜欢这种和谐的氛围。她不耐烦了:“既然不难,世无双剩下的汤你自己煮吧!世无双”

祁瑞刚连忙讨饶,“老婆,我只会炒简单的菜,汤你没教过我,我做不到。或者你来,你做的事情会更好。”

莫兰心里莫名的激动,转身就走。祁瑞刚忙着抱着她。

“你不做饭?不然教我做,你说,我就做。”

莫兰挣扎了一下,齐瑞刚抱得更紧:“生气?没错。我在你面前炫耀。就像是在教一把斧头磨。”

那不是真的...

她不习惯和他呆太久,更不习惯这种陌生的氛围。

“真的生气了?”祁瑞刚又问。

莫兰冷静下来,觉得自己太紧张了。

她淡淡地说:“走开,我来做。”

祁瑞刚不敢继续招惹她,很老实的让开。这次莫兰做了汤菜。他只是虚心求教,其他的都不敢说。

他们做了两个菜一个汤,然后就去吃了。

连续两顿饭没吃米饭。莫兰吃的很甜,祁瑞刚吃的很多。食物被他们两个都吃了。

饭后,祁瑞刚收拾碗筷,主动洗碗。

因为每周都有人来这里打扫卫生,顺便住两天,基本的清洁用品还是有的。

祁瑞刚端着菜进了厨房,莫兰想进去,终于忍住了。

果然不到一分钟,祁瑞刚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手里提着一瓶东西:“你用这个洗碗吗?”

莫兰点点头,祁瑞刚笑着走了进去。

莫兰怕自己洗不干净,洗不干净会生病。

她走到厨房门口,淡淡地说:“收拾一下,少放点洗碗剂。”

祁瑞刚侧头站在洗手池前,“我明白了。如果你不放心,可以监督我。”

莫兰转身就走,拿着祁瑞刚给她的衣服上楼。

她回到卧室,拿出她的衣服。

齐瑞刚给她买了一件白顶深蓝色底的连衣裙。

裙子是纯棉的,和她平时穿的质量差远了,做工也不够精细。不过齐瑞刚的视力还是很好的,这件衣服穿在身上很舒服。

莫兰拿出内~内~裤,发现尺码都没错...

他知道她的尺寸!

莫兰有些恼火。她发现今天她总是有些莫名其妙的情绪。但她很快平静下来,那些情绪就像微风一样,风过得无影无踪。

虽然她换了衣服,但问题是她晚上睡觉没有睡衣。

我昨晚没有洗澡。如果我今天不洗澡,她会被宠坏的...

莫兰想了想,决定洗个澡。这条新裙子将作为睡衣穿。

她去了趟洗手间,研究了一下洗澡用的热水器,发现加热水要两个小时才能洗澡。

在齐的城堡里,随时都有热水,她真的不担心这种事情。

莫兰打开热水器,心里叹了口气。

这么多年,她虽然在祁家过得不好,但除了祁瑞刚的折磨,她并不否认自己一直过得很奢侈。

突然来到这里,世无双一切都很卑微,世无双必须自己去做,她心里不适应是假的。

但她不会抛弃这一切,也不会有什么不满。

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书,莫兰躺在床上发呆,等着水热起来。

祁瑞刚洗碗上楼。

他手里提着一个包,莫兰当时看了一眼。里面装着他的衣服。

祁瑞刚来到床边,翻出一件白色的棉质长袖t恤递给她。

“这是给你睡衣的。”

莫兰撑起身体,微微蹙眉。“这是你的衣服吗?”

“是给你的。”

“但这是男人的。”

齐瑞刚好像在等她说这话。他笑着说:“男士t恤够长了,你可以当睡衣穿。”

莫兰认为他是故意的。“为什么不买女士的?”

“我看到女式睡衣很贵,我的钱只够买一件便宜的男式t恤。”

莫兰对此表示怀疑。“你哪来的钱?”

齐瑞刚没有回答。他把t恤塞进她怀里,然后拿出t恤和内裤。“我先洗个澡。”

“水……”还没热起来。

莫兰刚出声,立刻住嘴。

齐瑞刚斜眼看着她:“水是什么?”

“我刚插上电源,你现在洗,我什么时候能等着烧水?”

"我洗冷水澡,没有延迟烧开水的时间."

他昨天还洗了个冷水澡。

现在还不是夏天,天气不热,晚上更冷,洗冷水澡就不担心感冒了?

如果他感冒了,他们负担不起看病的费用。

“没有!”莫兰想都没想。“我洗就洗。我想早点睡觉。”

齐瑞刚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微微勾唇:“好,你先洗。”

莫兰想说她不关心他,她只是怕他感冒,她会觉得很麻烦。

算了吧。也许他不这么认为。她说这里没有银。

祁瑞刚放下衣服,转身出门。

他出去干什么?

莫兰疑惑了一下,然后继续迷迷糊糊的躺着。

她在考虑明天卖玫瑰,在玫瑰凋谢前早点存钱。

然后买画纸,画板,画笔…

祁瑞刚进来的时候莫兰正在想这件事。

他手里拿着一把长扫帚,现在要扫地?

祁瑞刚拿着扫帚,先关上窗户,然后关上浴室的窗户。

他走出来,用扫帚扫了一下桌下,确定桌下什么也没有。他又去打扫床底了...

莫兰突然,他在抓老鼠?

床下没有老鼠,祁瑞刚就去衣柜找。

他移动了衣柜,一个小影子突然出现在桌子下面。

齐瑞刚赶紧上前一步,把扫把放到桌子底下。老鼠从里面跑出来,被一把扫帚压在地上-

“吱吱——吱吱——”老鼠尖叫着挣扎着。

莫兰,不要看一眼...

齐瑞刚弯下腰,抓住老鼠的尾巴,把它拎了起来。

莫兰从角落里看到他的动作,闭上眼睛:“拿出来扔掉!”

“这小东西肚子瘪了,明显没东西吃。幸好这里没有食物,只有一只老鼠。”祁瑞刚仍然有心情谈笑。

“拿去扔掉!世无双”莫兰刚刚听到老鼠的叫声,世无双感到毛骨悚然。

齐瑞刚打开窗户,用力把鼠标扔出去,然后关上窗户。

莫兰睁开眼睛。“扔掉了吗?”

齐瑞刚勾着嘴唇:“还没有,在这里!”

他的手迅速伸出,莫兰吓了一跳。

看到他手里什么也没有,莫兰恼怒地盯着他。“吓唬我好玩吗?”!"

齐瑞刚笑道:“我就知道你胆子还这么小。”

莫兰气得眼睛都不冷不热的睁开,根本不理他。

瑞奇走到床边坐下,抓住她的身体,轻声说:“我只是和你开玩笑。生气就打我两下。”

“没兴趣!”莫兰冷漠的推开他,下了床,开始往浴室走去。

“你的睡衣……”祁瑞刚把t恤递给我,莫拉咬紧牙关,走进浴室,砰的一声关上门。

她能看到水温,刚准备脱衣服,就听到祁瑞刚敲门。

“你不要沐浴露和洗发水?”

莫兰去开门,拿着手里的东西,用力关上门。

祁瑞刚没有生气,而是莫名其妙地想笑。

莫兰洗了个舒服的澡,然后穿上祁瑞刚送给她的t恤。t恤不短,是加长版,差不多在她膝盖上。

莫兰松了一口气。如果这件衣服太短,她真的不能穿。

“准备好了吗?”祁瑞刚又敲门了。

莫兰去开门。“准备好了。”

祁瑞刚此刻看着她,眼神突然变得深邃起来。

宽大的t恤搭在莫兰的身上,却更衬托出她娇小的身材。

t恤的长度在她的大腿中间,露出白皙修长的双腿,有一种半遮半掩的感觉。

齐瑞刚喉咙打滚,他知道这件衣服穿在她身上一定很诱惑人,很有欺骗性。

莫兰很自然地感觉到了他炽热的目光。

她冷声道:“你不去洗了,快去!”

当他洗完衣服后,她会洗衣服。

瑞奇只是勾勾嘴唇:“你要记得擦干头发,不要感冒。”

莫兰不理他,走到床边坐下,用干毛巾擦头发。

祁瑞刚瞥了她一眼,笑着走进浴室。他洗澡很快,通常不到十分钟就出来了。

估计他今天太脏了。他半个小时没出来了。

莫兰的头发都快干了。

她盖着被子,继续靠着床擦头发,等着祁瑞刚出来。

十多分钟后,祁瑞刚才出来。

他只穿了一条内裤,头发已经干了。

他已经洗过了?

莫兰什么也没问他。他一出来,她就下了床,去卫生间洗衣服。

站在浴室门口,她看到自己的衣服和他的衣服都已经干了。

莫兰傻眼了。祁瑞刚洗的这个?

“我已经洗了衣服,不能干了。用浴霸擦干就行了。”祁瑞刚说。

莫兰皱起眉头。“谁叫你给我洗衣服的?”

他甚至给她洗了里面~衣服~裤子,让人觉得很烦...

齐瑞刚勾着嘴唇:“你现在怀孕了,别碰冷水,我是你老公,自然我帮你洗衣服。”

“我可以用热水洗!”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