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ESBALL体育(中国)集团有限公司----包法利夫人(1/07)

ESBALL体育(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此刻,包法正如罗素所料,包法当罗素说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冰室,南宫流星可以每两天注射一次时,南宫夫人突然陷入了沉思。八百

“白嬷嬷,苏小姐是这么说的吗?没有冰室,邢的病不会这么严重,甚至会慢一半?”南宫太太一把抓住白嬷嬷的手,使劲儿,弄得她指关节都白了!

这...白嬷嬷也不知道。

但是南宫夫人已经决定了!

“你还记得吗?苏姑娘之前说过,要是当初救了她,邢早就活了,嬷嬷!你以为宁三故意这样对待明星!”南宫夫人的脑洞越来越大。

白嬷嬷:“……”她真的不知道。

“宁三!我一直那么看重她,她居然!”南宫夫人满脸杀气腾腾!

白嬷嬷吓了一跳。完整收藏下载

“夫人,你打算怎么办?”每当这位女士的表情出现这样,就意味着她要有麻烦了。

南宫夫人对十五长老说:“请十五长老把这个冰室拆掉吧!另外,请十五长老在此守护,我很快就回来。”

十五长老点了点头,“去吧,有事我用气场保护他。”

南宫夫人对着十五长老郑重地点了点头,然后拿起裙子快步冲了上去。

南宫夫人心里那叫一个气!

先不说宁三是有意还是无意,一句话,宁三治好了自己的宝贝儿子!

于是,南宫夫人带着一大拨龙凤人赶到宁家。

宁夫人被宁天浩打扰后,终于恢复了心情,挑动了气氛,大家继续愉快地准备嫁妆。

正当她兴高采烈的时候,外面有人报告:“南宫夫人来了——”

南宫夫人?宁太太高兴地迎接她出去。

然而她看到的却是一个眼神凶狠,几乎吃人的南宫夫人!

“南宫夫人你……”

“喂!”南宫夫人冲上去,直接在宁夫人脸上打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得又快又狠又准,直接抽的宁太太真傻...

作为宁夫人的妻子,宁夫人有多高贵高贵?而现在,却被直接一巴掌抽脸了?

宁夫人还没反应过来,南宫夫人指着她的脸喊道:“杜林岫你好!我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我生的东西不止这些!真恶心!”

此刻,院子里的人都惊呆了。

这,这竟然是南宫夫人骂的?这和在街上发牢骚有什么区别?

其实我真的很生气,只是不在乎优雅与优雅。我会再战。

更何况南宫夫人的心里也是满满的苦,多苦啊。这么多年,她的宝贝星一直躺在那里,生死未卜。这么多年来,龙凤家族那么多长辈救了他一命?

“桓!你怎么了!你竟敢打我!你还记得你南宫流星的一生是我家宁三延续的!”宁夫人也生气了!

南宫夫人听了,气得肺都要炸了!

不提宁三,只提宁三,南宫夫人的道理就没了。

她颤抖的手指指着宁太太,凶狠的眼神几乎要吃人。“你怎么敢提宁三?”居然还敢提宁三!我杀了你!"

因为从一开始治疗南宫流星的就是宁三,所以如果从一开始就治好了,这个人肯定是属于宁三的!

这是小貂的声音!包法

罗素立即回过神来,包法猛地一拍脑袋!

耶!

当初有龙秘境里的迷宫就是小貂创造的。后来她认自己是大师,迷宫不是自动解除了吗?

想到这,罗素迅速放开了小貂。

小貂笑着坐在罗素的肩膀上,小爪子兴奋地向前指着:“我们走!”

于是,在小貂的带领下,罗素快步向前跑去。

别人可能会引错路,但小貂有天生的方向感,这是它天生的本领。

所以,绝对不可能走错路。

在迷宫里弯来弯去,犯了错就有可能犯错,最后走进死胡同。

然而,罗素的方向被围观的人看得目瞪口呆。

以罗素的视角,旁观者可以透过光幕看到全景!

他们能够看到迷宫中层层的路线和最正确的道路。

因为那条路,在屏幕上,标着一条红线!

让大家觉得不可思议的是!

当罗素转危为安时,她在十字路口面临着三个选择,她每次都能选择正确的一个!

不仅如此,她的方向也没有错!

她一直,一直,一直在用最少的努力,最短的距离,最短的方式…

对其他人来说,一两个小时内走出迷宫是不可能的,但是...

青衣紧张地抓着青衣的手。“青衣姐姐,你穿越迷宫花了多长时间?”

绿色的嘴唇,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

青衣的脸一下子拉了下来!

她刚开始成绩不太好,勉强出来,差点上不了顶!

她记得在所有的关卡中,她在这一关花的时间最多!

青衣没有回答青衣,青衣也没有生气。她的身体微微颤抖。“忧姐呢?我记得师姐拿了...一个小时吗?”

“一个小时比一刻钟还长。”绿衣服后面隐约传来林板丽的声音。

他记得最容易担心的事情。

“但是,但是……”绿色的衣服指向罗素向前的肩膀,一对喷射火来了。“她,她快出来了!”

而这个时候,半个小时还没到!

“你还没出来!”青衣恶狠狠地看了格林一眼,她从来没见过有这么长的野心要毁掉自己的人。

“说到这里……”格林看着鲜红的肩膀和罗素现在的姿势,使劲咽了咽口水。

事实上,罗素现在离出口很近了!

只要她能在最后三个转弯选择正确的方向,只需要一点点时间就能走出来。

苏真的能在半小时内出来吗?她真的能比师姐快而不着急吗?

没门!!!

格林在心里尖叫!

这时,罗素在屏幕上突然停止了前进的步伐,因为这时,有九条路在她面前!

这九条路很深,看不到尽头。

罗素只觉得每一个都很诡异。

Ps:好像无论多少,无论写什么,都不能让所有人满意……

“选哪个?”罗素戳了一下小貂的头。

这时,包法她很庆幸自己把这个小家伙带到了有龙的秘密之地。不然她这次也没这么轻松通过。

此时,包法外面那些人看到罗素停下来,紧张地盯着罗素。

其实特别绿。

绿衣服用一双眼睛盯着罗素,心里期待着:选错了!错误的选择!错误的选择!

格林这个时候没发现,心里喊这两个字的不止她一个人。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这两个字是谁先喊的,所以渐渐的,很多反苏派别也跟着喊了起来。

错误的选择!错误的选择!错误的选择!

只要苏选错输了,她就会走一条完全相反的路,然后就够她喝一壶了。

场外,无数人紧张,希望苏错选落选…

当时,罗素与小貂交流过。

小貂歪着头,黑白相间的眼睛转来转去,然后爪子向前挥动。

“当然是中间那个!”小貂的声音很自信。

“听你的!”罗素拍了拍小貂的屁股,然后毫不犹豫地冲到了马路中间。动作毫不犹豫,一点也不慢。

体育场外的那些人都惊呆了。

“怎么可能!”

“怎么回事!”

“她的运气再好不过了!其实她又说对了!”

“谁说收到了?我们很强大,好吗?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这个你必须承认!”

不得不说,经过一次次意想不到的演出,罗素的亲朋好友又扩大了。

这么漂亮的姑娘,运气好,力气大,看着就讨喜,大家都会喜欢的。

看着绿色的罗素,他像炮弹一样沿着红色的箭头向前冲去,再也没有回头,沮丧地握紧拳头!

“该死!让她再过去!”青恨恨地跺脚。

在光幕之内。

转了几圈后,罗素看到了通道最前方的灯光,就像隧道入口一样,在远处呼唤着。

罗素的速度飙升至最快,然后嗖的一声,当她再看的时候,她的身影已经冲出了魔法迷宫。

场外立刻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出来出来!罗素出去了!”

“通关速度好!”

“这是无忧仙子创下的记录吗?”

“比无忧仙子快了半个小时。哦,我的上帝!这是什么样的人!是不是太邪恶了?竟然超过了无忧仙子!!!"

“这不可能!我一定是开错眼了!无忧仙的战绩怎么破!!!"

无数人在议论纷纷,有的很惊艳,有的很不可思议,有的自然怨声载道。

但是罗素忽略了这些,她只知道她快没时间了。

岳明神庙。

三位长辈在和心情好的大长老下棋。

“大哥以为臭丫头几个小时就能穿过魔法迷宫了?”三位长辈饶有兴趣的扔下一个儿子。

老者愤怒的看了三长老一眼。"我哥哥只知道这个孩子会通过考试。"

包法利夫人

长者对城主盲目信任。

“呵呵。”三长老冷笑了几声,包法“那我赌她连这个魔法迷宫都过不了!包法”

老者苦笑着摇了摇头。

“师兄大师无话可说?”大长老好斗。“魔法迷宫是最费时省心的。花了一个多小时。现在如果这个女孩能在三个小时内出来,我就……”

正在这时,橘黄色的衣服在门外快步走了进来,单膝跪地。

“老师!罗素已经通过了魔法迷宫!”橘黄色的衣服硬跪在单膝上,鼓鼓囊囊的,很不服气。

“你说什么?”三长老突然站了起来,冷冷的盯着橙衣,语气中充满了不可置信。“才过了不到一个小时,她怎么能出来呢?”

橘子不服气的说:“徒弟也看不懂,不过那边传来的消息确实是真的。如果是格林通过的话应该不会错……”

“只有不到一个小时……”三长老深吸一口气,感觉喉咙火辣辣的。

“半个小时,据说罗素半个小时就出来了!”橘牙!

三长老摇着身子,深吸一口气,坐回红色的椅子上,紧紧皱起眉头,喃喃自语道:“不可能...那个臭女孩这么弱,怎么破无忧创的纪录?这里一定有原因……”

三长老猛然抬头,两眼灼灼,死死的盯着她面前的大长老。他们的声音冰冷如冰:“哥哥偷偷做了什么?”

老人摸了摸白胡子,苦笑了一下。“三姐以为她偷偷给哥哥指了正确的路线?”

三位长老没有说话,但神情严肃,像是冷风,显然是这个意思。

老者越笑越无奈,双手合十。“三妹应该知道魔迷宫是城主创造的。每过一刻钟,所有的路线都会不规则地改变。就算你想帮忙,也帮不了。”

看到大长老说的有道理,三长老只是回头,但脸上的表情仍然很不舒服。

“这姑娘真幸运!”三位长老扯着嘴角冷笑。“但运气不能支撑她到最后。小心。很快她就会知道,实力才是硬道理。”

三位长老想明白后,心情又放松了,继续和长老一起玩围棋。

然而,没过多久,橙色的衣服又很快进来了。

看到橙衣进来,三长老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她皱起眉头,不悦地盯着橙色的衣服。

橙衣也不想进来,但她是唯一能踏入内殿的弟子。

橘不情愿地走到三长老面前,单膝跪下,悲伤地说:“师父,她又过去了。”

三长老衣袖中的五指微微握拳,冰冷的眼神中爆发出一道寒芒:“说清楚!”

被她凶狠的目光盯着后,后背冰凉,橘黄色的衣服也冰凉,但她还是要把事实说一遍:“师父,罗素,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阴阳岭都过去了……”

“多少时间?”三长老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半个多小时……”橘子的舌头开始打结。

三长老握拳,包法手背青筋暴起。

她闭着眼睛深吸了几口气,包法才抑制住胸口的烦躁。然后,她慢慢睁开眼睛,平静地看着橙色的连衣裙,平静地说了几句:“再去,探索。”

“可以!”橙领命迅速离去。

就在刚才,在师父的强光下,她的后背被汗水浸湿了。她出来的时候被冷风吹了一下,突然浑身发抖。

橘子踮起脚,朝邙山方向望去。

阴阳岭,罗素这次没有打破无忧姐的记录,但却几乎等于无忧姐的时间,这是绝对不可原谅的!

橘子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在心里祈祷。下一次发消息,时间会更长…不然她根本承受不了师父的愤怒。

但罗素似乎不想让这两位大师好过。

在岳明大厅里,三位长老都在嘲笑这位长者:“师兄对人很有眼光,但是那个臭女孩有些本事。”

“三池为什么要和一个小女孩争论?随它去吧。”大长老一味劝。

“我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一个小女孩跟她一般见识?只要她肯把钻卡给我,这件事就完了!”三长老冷笑。

老者苦笑着摇了摇头。即使姑娘同意了,公爵大人也不可能同意...

“这样吧,大师兄不用劝了!我就不信,第六关,她能这么轻松过关!这次是蚂蚁洞!”

无数蚂蚁...

看她怎么到那里的!

就在三长老冷笑的时候,橘子捏了捏拳头,又磨蹭了进去。

“主人……”橘子想说话,也不急,只是胆怯的叫了一声。

三长老额头上的青筋猛然跳动!

她看着离自己眼睛不远的沙漏,然后愤怒地盯着橘黄色的衣服。“别告诉我,她又去世了?!"

橘色的衣服几乎被三位长老哭了...但是事实摆在那里,她不能对三位长老撒谎,所以她只能哭丧着脸说实话:“师父,罗素,她又去世了……”

说着,她猛地一跪!

不是她自动跪下。

但是就在那一瞬间,三位长老的威严惊恐地爆发了出来。在这种威压下,橙衣只觉得腿脚酥软,背上像扛了座山,整个人都散架了。

“穿过万蚁洞花了半个小时。这个女孩...真是难以想象。”长辈们笑了。

三长老狠狠的瞪了大长老一眼,咬着牙挥了挥手,让橙衣离开这里!

但是橙衣出去后,他们没有站稳脚跟,然后从邙山传来消息...罗素又通过了第七关!

橘子真的要哭了!

你能不能别走这么快!这就是叫她去死的节奏。主人的愤怒,她再也忍不住了好吗?

但是,你能不进去吗?不进去的后果会更严重。

于是,可怜的橙衣又硬着头皮,默默地磨蹭着。

三位长老还在转圈,还没等屁股坐下来,就看到橘黄色的衣服又进来了。

她立刻就生气了!

“怎么了!罗素死了吗?!"不到一刻钟。罗素是绝对不可能通过海关的。

面对三长老期待的目光,包法橙衣只觉得浑身颤抖。

“老师,包法主人...不...罗素...没死……”橘子咽了咽口水,难说。

“没事,别进来打扰!”三长老挥挥手。

今天,她真的不想看到橙色的衣服,因为看到她意味着她心情不好。

“主人...罗素已经过去了……”橘衣伤心了,走了出来。

“噗!”刚刚喝茶的老者差点喷出一口茶来。

三长老转身盯着橙衣,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一刻钟?”三长老声音很平静。

“不到一刻钟……”橘黄色的衣服和补刀。

三长老咬着牙瞪着橙衣,眼神凶狠,仿佛要把橙衣活活吃掉。

“你……”三长老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声响。

“是橘子姐来了……”

这句话虽然压低了声音,但在寂静的月宫里,却很清晰。

“进来!”三位长老朝着外面怒喝道。

声音听起来像打雷,整个明月寺摇摇晃晃,仿佛发生了剧烈的地震。

由此可见,三长老现在愤怒到了什么程度。

很快,门外传来一阵沙沙的缩缩的身影。

这款在颜色序号上没有排名,不如橙衣等。

她平日没有资格在内殿服务。当时她被三长老吼了,吓得直接跪下。

“别让本座再说一遍!滚进来!”三长老举起手,一条长帆从她袖中飞出,迅速攻击那就是她的身影。

很快,五颜六色的长帆布卷起人影,飞了进来。

当长长的帆布抽回时,人影可怜地倒在地上。

小的只觉得全身的血涌了上来,全身没有一点疼痛,但她不敢发出一声闷哼。

“老师,师傅……”弟弟咬着牙齿不让眼泪流下来。

“说话!”三长老怒喝道!

整个炼狱城除了公爵大人,谁能和她做什么?

所以她养成了任性、放肆、不确定的性格,想杀就杀。

“还有...和...而且在过去……”年轻的像筛糠一样颤抖,她不能。

三长老胸口一阵气闷,只有她的胸口剧烈起伏。

又没了,又没了!!!

这是第八关!

三长老糊涂了!

“大师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越是难到北莽山的背面?”

“确实如此。”长老笑眯眯地说道。

自始至终,老人的神色都保持着微微的微笑,温柔而善良。

“大师兄确定没有故意放水?!"三长老的眼睛半眯着,死死盯着大长老,目光一刻也不瞬,一点也不放过他脸上的情绪。

长老笑着说:“三姐高估了哥哥的实力。谁能插上城主设置的关卡?”

三长老也知道是这样,但她很难说服自己为什么罗素每次都快!

"她甚至打破了无忧创造的纪录!"三长老深吸一口气,冷冷的盯着大长老。

包法利夫人

踏过前八关却在第九关面前失败的人不计其数。

如果真要说的话,包法是第九关是整个比赛中最难的。

因为第三轮,包法是运气。

因为考试题型有九种,而且都是乱七八糟的任务,如果考生运气好,很可能会抽容易题,不知道怎么办就过了。

所以,这个考核就是运气。

当然,如果你从手背上抽出九个选项中最难的一个...你只能承认你不走运。

罗素花了一刻钟休息,把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然后轻松上路。

第九关:风火兼备。

罗素沿着蜿蜒的小路跑着。

隔着一段距离,很远,罗素已经能够看到山顶上猩红的血花。

只要你摘了那朵花,就证明第二轮通关了。

然而,包法就在离罗素可爱的红色血花三英里的地方,包法她被挡住了。

就在这里。这是风和火的关卡。

这是一个山坳。

在山前的平地上,这时,两个巨大的身影迎面挡住了罗素。

罗素的眼睛微微一缩。

多高的木偶啊...

一共两个,每一个都有三层楼高,罗素只能仰视。

这时,罗素站在他们的脚步上,她毫不怀疑如果对方踩在上面,她会被压成肉末。

于是,罗素的尸体迅速撤退了。

当两个木偶看到罗素时,他们的脸上出现了狰狞的冷笑。

他们甚至没有给罗素时间准备。当他们看到罗素时,他们直接攻击了她!

一个三层楼高的木偶,有多强?罗素有点难以想象,但当她看到火属性的傀儡出现在她面前时,她一拳就把它打飞了...

罗素躲开了一个瞬间移动。

但是在她身后的山墙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洞穴,到处都是石头。

苏定了定神,发现被火偶拳头砸中的洞穴有20米深...

二十米深…

罗素完全相信如果她被迎面撞上,她会被直接砸碎。

在她恢复之前,另一个风属性的傀儡已经开始,击鼓两次,只有两次,并且已经来到了罗素的身后。

他抬起十个罗素大小的脚掌,狠狠地踩在罗素身上!

罗素感到一个阴影笼罩着她,她的心突然感到一种不好的感觉。她没来得及抬头,只看到脚下一滑,身体在前方纵向飞!

爸!

一声巨响。

三层的木偶重重地踩在地上。

虽然没有踩到中苏,但是地上有一个巨大的深坑,几乎把傀儡的整个脚都埋了。

罗素回头看到这一幕,一滴巨大的冷汗从额头上挂了下来...她震惊地拍拍胸口。

还好她跑得快,不然她就是现在埋在里面爬不出来的那个。

罗素还没有转过头。在此之前,火属性的傀儡已经被罗素再次击倒。

因为他们的身体有先天优势,几步之内。

当罗素看到它时,他立刻傻眼了,然后他在心里哭了。

当她遇到两个愚蠢的家伙时,她真的感到无能为力...

然后,这两个沉甸甸的家伙,就像恨值被锁在罗素,不管罗素怎么跑,怎么逃,都被他们两个挡住了,根本跑不了粗!

罗素试图反抗。

她试图用百分之百的力量使木偶的一条腿残废。

然而,这一事件几乎摧毁了罗素的所有信心。

因为她的攻击,对对方来说,是免疫的...

因此,罗素玩这两个巨无霸,除了躲闪还是躲闪,除了躲避还是躲避

她无法打破对方的防御...

再这样下去,苏就输了。

这根本不是办法.....罗素一边来回跑着躲避,一边在脑子里快速地想办法。

她的体力在不断下降,精神力量也在不断消失。她越往后走,她的劣势就越明显。

包法利夫人

即使她的体力可以忽略不计,包法时间不等人。三个小时过去了一半。

罗素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有办法,包法一定有办法。努力了这么久,经历了这么多危险的事情,怎么会功亏一篑?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小时。

只剩下最后半个小时了...

因为避开了两个强大而巨大的木偶,罗素不断地受伤,此时她处于一片混乱之中。

有几次,罗素差点死在木偶的脚下。好在她对第六感比较敏感,躲闪够快,所以每次都是险险避过。

但这不是办法...

眼看时间不多了,罗素的心变得越来越平静。

肯定有办法的。

肯定有!

风属性的傀儡一直都无法碾压这个小虫子,立刻就生气了!

他嚎叫了一声,然后

你脚下突然出现一个轮子!

其实这个轮子只有正常人脚底那么小,放在风傀儡脚底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与此同时,火偶嚎叫起来,一个火轮出现在他脚下。

要不是罗素身材矮小,她几乎看不到这样的轮子。

罗素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

果然

这一刻,两个木偶发狂了!

他们像风一样冲向罗素!

速度比以前翻了一倍!

显然,是那两个轮子起作用了。

一个风轮,一个汽轮,加在一起就是热轮!

罗素心里想,如果这两个轮子绑在她的脚上,她就可以逃跑,但不幸的是,这两个轮子互相支撑着。

这时,罗素没有时间去想它,因为她来不及逃跑...

与以前的情况相比,罗素的情况更糟。

怎么办!!!

罗素有些急了。

这时,小貂突然出声了。

“主人主人,山后面有两只猴子!金丝猴!”小貂的声音喊得有点激动。

罗素苦笑。

管他呢,白猴还是金丝猴?只要能逃脱,她宁愿变成猴子。

“猴子手里有东西。动一下,笨的就跑。玩得开心!”小貂兴奋地鼓起掌来,似乎想偷着乐。

罗素一听,顿时眼前一亮。

听听这个小貂的意思吧...

罗素这次选择了逃跑路线,一阵风似的跑到了两只金丝猴在小貂口中的位置!

两只猴子看见罗素快速走过来。他们尖叫着转身就跑!

但是罗素冷笑两声,一股重力空在这一票之间过去,直接将两只小猴子笼罩了进去!

重力空对两个木偶无效,但是抓两只小猴子也没那么难。

但是当罗素没想到的时候,两只猴子跑得真快!

他们向左右两边闪电一样快!

这就是分头跑的节奏!

我们不能让他们跑了!这是罗素脑子里唯一的想法。

接着,罗素手掌一摊,两颗白色的石质丹药出现在她的手中。

这两粒是师父当初给的。她留着它们以备不时之需。

Ps:还有三章~ ~ ~ ~ ~ ~ ~等等~!

但是刚才她面对的是两个没用的傀儡,包法所以丹药对两个人都无效。

但是对于两只猴子来说-

罗素冷冷一笑,包法将白色丹药朝两只飞行猴子砸去!

罗素快、准、快,两只金丝猴的速度在罗素引力空的阴影下大幅降低。

因此,两只猴子被直接击中前额。

谁也没想到,白色丹药在命中的一瞬间,就爆炸了。

一个轻微的声音传来。

丹药中的粉末弥漫空气,却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无色无味,但有效。

因为这两只可爱的金丝猴,很好的证明了这两只猴子的功效。

我看到他们两个吸收了空气体中的粉末,身体很快就摇摇晃晃的,就像喝醉了一样。

罗素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这是我在山里跟师父学医炼药的时候。师父给她讲课的时候说的是* *丹,但是她当时不懂,所以师父亲自炼制了一炉丹药。

当时师父留给她两个,说* *丹可以控制魔兽的心智,但是时间只有一刻钟。

罗素一直觉得这个* *丹是鸡肋,当时就被扔在角落里了。没想到用了这么久。

两只金丝猴在发呆,但罗素已经清除了脑电波的交流,知道了一些事情。

果然如小貂所说,那两只金丝猴就是那两个控制风和火的傀儡背后的凶手!

这时,罗素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屏幕外,许多人目瞪口呆。

这.....这是怎么回事?

两只金丝猴是哪里来的?

以前那些候选人肩膀硬,一个个被傀儡打死。虽然被傀儡打败的候选人多了,但总有那么几个人会赢。

但是这次...

那两只金丝猴怎么了?

怎么走出来的?之前考上的时候有这两只金丝猴吗?

当时大家都在盯着屏幕上那两只醉拳的金丝猴。

他们之所以关注这两只猴子,是因为,在这两只金丝猴出现之后,他们还握紧了罗素屁股后面的两个风火傀儡,像两座山坡一样站在同一个地方,但是他们没有动,也没有动!

这一现象顿时让所有人目瞪口呆,整个场面就像炸了锅一样!

很多人都是红眼睛!

因为这个发现,以后的考生会彻底改变。

“未来,候选人不需要努力抵抗攻击。”

“对,以后别叫它风火傀儡,就叫金丝猴去了哪里。”

“为之前被风中木偶踩死的孩子们难过。原来这一关的真正本质是找猴子……”

许多人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光看待罗素。

这次看考试真的是大开眼界,这次看到的给了他们很多启发。

很多人也想到这一点,所以对罗素充满了好感。

此时,屏幕中的罗素正准备迅速离开。

因为留给她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只有最后一分钟...

无奈之下,包法南宫云烟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包法于是罗素被他使劲一拉,胳膊咔嚓一声,最好的下载站跳起了电子书;;

伴随着咔哒声。

四周一片寂静。

南宫刘芸的理智终于回到了大脑“你……”

南宫云烟朝罗素伸出了手,但罗素用力地张开了手,他的眼睛像冰冻的霜和冰冻的人。

在这样的目光下,南宫刘芸空的心怦怦直跳。

“还有……”

南宫云没等进一步,罗素抱着断臂向后退了一步。

她看着他的眼神那么奇怪,那么陌陌,仿佛在看着一个敌人。

南宫云烟没有引起恐慌,仿佛最重要的东西正从指尖流走。

“南宫刘芸,我没想到...这些紫蔷薇在你心中真的很重要。”罗素的声音很轻,好像落叶在飘落。

“这些紫蔷薇……”南宫二小开口了。

“闭嘴!”罗素生气地指着他。“我一句解释都不想听!”

“冷静点,你的伤需要治疗。”南宫云烟用力拉住罗素,想把她断掉的胳膊拉回来。

但他没想到罗素的反抗如此激烈,如此决绝!

即使是南宫刘芸强大的力量,在罗素的疯狂释放下,也无能为力,因为他不想再伤害她。

“放手,放手,放手!”罗素疯狂的吼叫着,手脚不停的拍打踢脚,连牙齿都用上了。

“喂!”南宫刘芸趁乱把胳膊往后一挺,然后退了一步,举起手投降。“好,我放手,别生气。”

南宫姬脚步踉跄,差点摔倒。

南宫云烟想抱抱她,她却扔了。

罗素颤抖着声音,脸上失去了血色,嘴唇倔强的抿着,正因为如此,眼泪才不会从眼中滑落。

罗素固执地盯着他,他的声音很冷,像几千年来的雪一样冷。“南宫刘芸,既然你这么在乎你的紫蔷薇,那你就抱着你的紫蔷薇一辈子吧,本姑娘不会陪你的!”

透过迷蒙的泪水,罗素终于深深地看了一眼南宫的流云,最后毅然转身,毅然离开。

她瘦弱的身影在夜色下,她的衣服在飘动,她的脚步在徘徊...

南宫云的心突然像被一只大手抓住了,痛得抽筋。

他举起手,按在那个地方。

明明没有爱情那么深,为什么这里的感觉那么强烈?

罗素毅然走出靖远,放出千里火云,正要离去。

但她突然意识到,那千里火云兽不是她的,而是南宫云派来的。

罗素冷冷一笑,拍了拍野兽的头。“从那以后,各奔东西,好好照顾自己。”

罗素留下了数千英里的火和云,那个瘦瘦的身影步入了漆黑的夜晚,很快就不留痕迹了。

夏管家刚吩咐厨房上菜,但来到天井,发现周围一片狼藉,紫色的玫瑰花瓣在空飞舞,洋洋洒洒,但他的第二个小女儿和苏姑娘却不见了...

“这个......”夏管家当场愣住了。

p白天睡觉化妆

没有几千英里的火和云,包法罗素漫无目的地走着;更新快,包法网站页面刷新,广告少。我最喜欢这种网站,一定要赞一下

罗素的心碎了,脑子里全是空白色,有一种被全世界抛弃了。

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去哪里。

前方有一个黑色的影子,站在路中间,黑黑的眼睛里带着一丝担忧。

少年修长的身材被月光拉了好久。

不知道少年什么时候在这里等,也不知道少年等了多久。

罗素茫然地看着他,他迟钝的大脑反应缓慢。"...唐珂。”

看到小柯的那一刻,罗素长久以来的泪水终于决堤而下。

但她没有冲上去搂着小珂哭,而是从他身边经过,加快了脚步。..多美妙啊

克不说话,只是默默地跟在她身后。

两个人一路默默走着。

罗素走得快,唐珂也走得快。

罗素走得慢,小珂也走得慢。

两个人之间总有十米的距离。

少年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就紧紧跟着她,保护她,不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

不知道走了多久,眼前却是红色的欧式建筑。

漫无目的走了一夜,没想到本能的又回到了国子监。

罗素走了一夜,想了一夜。

她想明白,人都是跑的,山是塌的,所以最重要的是靠自己的力量!

罗素握了握拳头,把南宫云的影子从她脑海中抛了出去,甩甩头,露出一副清新快乐的表情;至少,表面上。

罗素转过头,冲萧克笑了笑。“走得这么慢,快来。”

罗素看着萧克,眼神中有一丝愧疚。

孩子不知道她怎么了,不知道该怎么问,怎么安慰她。但是,孩子作为动物是敏感的,他能感受到她的悲伤。所以他内心的恐惧一定不亚于他整夜的恐惧。

当罗素对展颜微笑时,罗素发现这个年轻人明显松了口气,他紧绷而僵硬的身体略微放松了一些。

他走到罗素身边,他美丽清澈的眼睛看着他。

他没问怎么回事,也没说什么安慰的话。他只是看着她,很认真很认真的告诉他:“我在这里。”

我在你身边,永远在你身边。

昨晚从靖远出来的时候,罗素觉得自己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他的生活荒芜到了绝望。

但小珂的话,却给她枯萎的心注入了一股清泉。

是的,生活中有那么多情感,爱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没有爱,她还有亲情和友情。她还必须收集十二件神圣的器皿,寻找她的父亲、母亲和成人,与天堂作战...

她背负了如此沉重的负担,却爱上了自己的孩子,真的错了。

这段感情,罗素现在不想谈,她想以后再谈。

因为现在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罗素握紧拳头!

“小珂,我们要坚强,要坚强,才不会被欺负。”罗素向肖克伸出拳头。

“嗯。”肖克的拳头在空与罗素相撞。

只是,感情的东西,真的能说冰是冻的吗?南宫二少出手了,苏真的招架得住吗?

*下载p: 75。-复制要访问的网站

南宫云烟没有动静,包法甚至没有来罗素。

如果说罗素当初对南宫云还有所期待的话,包法随着时间的推移,罗素内部已经逐渐变得安静了。

南宫云的痕迹似乎真的从她心里抹去了。

东华大学的日子因为小珂而很热闹。

这一天,在徐老师的指导下,“京”英语班在Python域进行了练习。

Python域,顾名思义,就是蟒蛇成群出没的地狱。环境恶劣,危险。

但是“京”英语班的同学们并没有让徐老师失望。经过一场殊死搏斗,很多人受伤了,但心情却很激动。。

因为全班同学精诚合作,不仅清理了python领域,还创下了新纪录。

当每个人都准备好休息后回到学校-

“不好!大事不好!”二班的一个人跑到了“精”英语班。“楚楠学院的学生闹事了!因为他们的第一第二名回来了!现在我正准备来我们东华找地方呢!”

南楚学院“精”英语班的同学一听?之前不是让他们家老大苏进去然后杀,放火爆炸,最后不仅回到了被奖励的南楚学院吗?

“嘿!南竹学院敢跟我们打,烦死他们了!”

“即使他们第一次和第二次回来?我们有苏老板!”

“可是我们老板苏最近连课都没上,就把自己关起来了。好像情况不是很好;”

“而且你也知道,南竹学院的第一第二不是那么简单的,更何况这次更厉害!”

“怎么不容易?”

“他们的第二名是周二飞过来的,这次他们是出去体验的。他们回来的时候,都说实力暴涨,号称打败芸韵!云云是dzogchen真正的明星。如果他敢叫,说明他至少是dzogchen的明星!”

“我去了,这周二飞出去的时候我是什么样的奇遇,实力居然上升了!”

“这是南竹学院第二名。他们家第一名就更嚣张了。你知道他有多嚣张吗?”

“到什么程度?”

“南竹学院第一名是新一号。此人是MoMo,浑身散发着一种冰山的气息。他没有要求什么,但实际上打败了星期二。”

他们都大声疾呼。

周二飞声称打败了云云,但辛一浩实际上打败了周二飞...看来这两位王者归来,很难对付。

“我们的老板苏在哪里?”

“苏老达在闭关修炼,据说这个月出不来。”

“那怎么办!除了苏老大,我们班没人能阻止他们。云云已关门,不知何时回来。”

“即使云云回来了,她也不会为我们挺身而出?”

“怎么办!”

东华大学顿时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乱”和“阴”的阴影。

他们都很清楚,上次罗素在南楚学院引爆炸弹球,让南楚学院蒙受了历史上最大的耻辱。南楚学院肯定会报复,但他们不担心,因为他们已经起诉了老板。

但是现在,罗素的老板关门了。他们该怎么办?

这种恐慌‘混乱’

虽然小柯进了国子监。

然而,包法他不上课,包法不练习,每天守在罗素的练习室“门口”。

这一天,他听到了令人不安的动静。

那些对话怎么能逃过他的眼睛?

但是小柯并不觉得有什么,因为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保护他妹妹。

然而,越来越多的人跑向罗素所在的党卫军训练室。

当然,他们不敢打扰罗素,但他们一个个站在那里,期待着,焦虑着,期待着罗素的及时出现。

可是等着他们的老板左等右等,苏却没有要出来的意思,这让他们极度绝望。

“来自南竹学院的消息,他们家一、二号今天中午要来一个大‘浪’报复!”

“这能怎么办?你看,我们第一个苏老板,关门了;第二韵,退;第三个赵佳...实力差了很多,第四个阎崇衫,实力还是差了很多,第五个钱贵,重伤;第六个苏强,受了重伤……”

“哦,真的越来越冷了。我完全无法抗拒。我该怎么办?”

大家都好着急,急得满头大汗,跺着脚,盯着练功房的“门”。多美好啊。

正在这时,不知谁看到了通讯珏,又叫了一声,“结束了结束了!楚楠学院的那群人已经出发了!他们是从整个医院派出的。除了出去体验的,其他都跟着去了。‘摇摆’和‘摇摆’太可怕了!”

练功房的‘门’口,他们面面相觑,额头上的汗滴下来。

“苏大哥你快出来吧;!"

“苏老达拜托,没有你,东华学院这次注定了。”

“只有在你的领导下,我们才能抵御南楚学院的挑衅,否则……”

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次,楚楠学院是一个特殊的“门”找到了一个场地。

而这种事情,老师是不会参与的。

这也是帝国理工的传统。

但是,练功房的“门”依然紧闭着。

有一个瘦长的男孩,双臂抱在怀里,倚在“门”架上,对着他们皱眉头。

“你打扰她了。”年轻MoMo的开场。

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萧克,更别说萧克的实力了。

因为小柯刚来的时候,惊人的破纪录是悄悄进行的,并没有公开。

皇帝学院的邀请没人知道。

萧克从不去上课,整天只跟着罗素,啃着“鸡”和“腿”,一言不发,所以很多人难免会把萧克当奴才,无视他真正的实力。

所以,这群人对小柯没有像对罗素那样的尊重。

已经焦虑了,这个小伙子这么凶,有些同学就“激动”了,生气了。

“我们没有打扰苏老板,我们只是在外面等着。你怎么这么没礼貌?”

“就是南竹学院第一第二来了。苏老要是知道,肯定会站出来的。”

“如果苏老板通关了,却发现我们都被南竹学院打死了,那她一定会暴怒,冲到南竹学院,可是当时她一个人,怎么办?”

最后大家集合!包法

结果是-

飞!包法飞!飞!

一共十五个人,小柯抬脚十五次,把他们都踹倒了。

这几天,小柯也是窒息而死,无法发泄,就把怒火发泄在这十五个人身上。

“还有别的吗?”小柯表示不满。

他还没怒完,怎么就没人打?真倒霉!

但是被踢走的那十五个人,虽然身体很快就疼了,但是他们的“纯”神却很兴奋!

“天哪,这小子是谁?”

“这身手不比我们老板苏差?”

“这似乎比苏素的老板还要糟糕。你怎么看?”

大家眼神示意后,立刻异口同声道:“有;!"

“哪里?”萧克问。

“去吧!跟我们走,我们带你去战斗!”这十五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人比萧克还要厉害,此刻都兴奋得容光焕发,把萧克包围了出去。

但是此刻,楚楠学院的人已经到了。

在辛一浩和周二飞的带领下,这群人很嚣张!

这么多人,几千人,冲进东华学院。

他们还打出了“罗素付钱”的口号!从罗素付钱!从罗素付钱!”

几个桥牌人齐声喊这句话,那威能让人恐惧。

南竹学院的人是团结的,东华学院的学生也不甘示弱,所以很早就团结了。

双方在训练场对峙!

但是双方实力差距明显!

东华学院的领导是赵佳和阎崇衫,第三和第四名。

但是学院的领导是周二的辛一浩和费。

看到东华学院的领导,南竹学院的学生们都哈哈大笑起来,他们更加嚣张地喊道:“把罗素‘交’出来!从罗素付钱!从罗素付钱!”

双方的实力不是看人数,而是看领导有多强。

而现在,双方领导人的力量都太悬殊了。

这次东华大学要输了!

此章加到书签